-

“不過隻是一個時間限製。”

“一旦他們突破了限製,那個時候,我們族人纔是大災的開始”

“現在我隻有將希望放在那小子身上。”

希望?

拓跋月似是想到了什麼:“族長,難道你是想讓我找到那個混蛋,再帶他去禁域深淵?”

拓跋月美眸瞪大,雙眸之內,滿是錯愕。

不僅是她。

現場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瞪大了雙眸。

禁域深淵!

那是什麼?

神聖墓穴!

也是代表著神聖傳承?

寒衣言。

眾人驚。

古逸震撼;“族長如果那傢夥是一個小人?是天神殿的間諜?難道也要讓他去得到神聖傳承?”

古逸求情!

整個莫寒族人其他強者,也是紛紛相求:“族長三思啊。”

楚寒衣搖頭,眸內堅定:“如果他真是心思不正之人,那麼他絕對冇有能力得到神聖傳承,並且方纔他在密林之內,已到生死關頭,擁有十足把握,能將月兒擊殺。”

“他依然冇這麼做。”

“如此一看,最起碼他良知不壞。”

楚寒衣再次沉吟:“而且,想打開神聖墓,那麼月兒就必須前往,以月兒之血,才能啟用神聖墓穴,並且在傳承之時。”

“月兒死!”

“傳承斷!”

楚寒衣口吐驚人之語,現場眾人徹底大驚,拓跋月也驚呆了,撲閃著美眸呆傻的看著楚寒衣,麵對拓跋月的眼神,楚寒衣輕笑:“丫頭,你是害怕了麼?”

害怕?

拓跋月搖頭:“我不怕,隻要先祖傳承,不落在惡人手中,隻要能和族人在一起,月兒什麼都不怕。”

拓跋月美眸紅撲撲的,攥緊了小拳頭,她冇問這都是為什麼,她隻記住了楚寒衣的話,如果淩天是十惡不赦之人,那麼自行了斷。

傳承中斷!

楚寒衣重重的拍了一下拓跋月的肩頭:“丫頭,你很勇敢。”

一聲讚賞。

一瞬轉身,雙眸一掃古逸:“開始吧。”

三字一落,楚寒衣周身登起寒芒逸散,寒冰劍更是陡然而起,古逸雖有擔憂,卻是不得不為,低聲一歎,全身修為大爆。

神念逸散開來。

兩大神念融彙之時,一道光柱沖天擴散而起,現場登時出現了一股堪比神聖強者的神念,陡然逸散開去。

沖天光柱起。

禁域密林顫。

三方群雄驚!

各自冷芒起。

密林深處,淩天亦是轉身,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那沖天光柱:“難道是楚寒衣突破到神聖強者了?”

“不對!”

淩天察覺不對勁,剛想逃離,卻感靈魂一顫,隨即一道恐怖巨力,碾壓靈魂而下,淩天登時感覺到身子如陷泥濘,難以動彈。

“好恐怖的壓迫感覺。”

淩天心中一驚,來不及多想,就聽狂言炸響靈魂深處:“ 吾, 找到你了。”

楚寒衣!

淩天皺眉:“該死,絕不能落在他們手中。”

未有遲疑!

淩天一運黑龍之力。

吼吼吼!

黑龍爆吼,竟是緩解了靈魂壓製,得到一瞬機會,淩天冇有任何遲疑:“跑!”

雖一步踏出,卻是不知,黑龍升空,群雄齊動!

紫炎!

慕容蝶!

兩大準聖瞬鎖黑龍淩空之姿,幾乎是同一時間,兩大強者下令:“殺!”

高原城內!

高原準聖,更是一瞬衝上了城門,雙眸一眯,目光穿透了層層迷障,一鎖黑龍之影:“是黑龍!”

“時隔千年!”

“九龍傳人終於出現了,而且是出現在了莫寒族人的領地之內?”

“難道是巧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