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幾天第一集團的網絡被攻擊,集團的人在對方攻擊的網絡線路上埋下了暗線網,順著暗線網定位,到有一個行為酷似七月的人就在江城。”

“隻不過可惜,冇能反跟蹤進行到最後一步,讓她發現了,自動切斷了連接的暗線網。”

聽到顧司州的解釋,餘詩青心下瞭然。

雖然知道上次的攻擊,第一集團的確有暗線這個事情,但親口聽他說,心裡還是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

幸好她當時發現的及時。

但還是讓汀舟內部遭受了不必要的攻擊。

“那之後盯上了嗎?”她問他。

“冇有,不過我們的人在彆的渠道安了暗網,隻要她還能上線就能立刻直接鎖定。”顧司州回答。

聞言,餘詩青心下一緊。

還有暗線?

不知顧司州是埋在了她在淺水彆墅的家,還是在汀舟內部?

她得聯絡露西,告訴她這個事情才行。

免得汀舟內部再遭受二次攻擊。

隻見顧司州迅速的在鍵盤上敲擊了著,隨即將密函令通過暗格網的渠道發送了出去。

通過暗格網發送可以防止被專業的黑客攔截。

這需要非常熟練代碼的人才能編輯出穩定的公式。

顧司州做完這一係列後關了電腦,“走吧,下樓用餐。”

他走在她前頭,長腿,走的比她快。

以往他都會放緩腳步,可今日卻並未。

餘詩青跟在他背後,幾乎是兩步並做一步的跟著。

“真記仇!”她在心裡默唸著。

顧司州走至樓梯口,倏然停下腳步。

餘詩青冇有注意,差點撞上去。

顧司州眼疾手快將人一把接住。

“走這麼著急做什麼?”低聲唸叨了她一句。

餘詩青抬眸,眸底帶著情緒,“分明是你走的快了,我是跟著你走才走快的。”

話落,一把甩開他的手,蹬蹬蹬徑直下了樓。

顧司州挑眉,低眸看了一眼兩人的腿長比例,抬手訕訕的摸了摸自己鼻尖。

……

餐後,餘詩青給三個孩子分蛋糕,充當下午的甜品。

“你要不要也來一塊?”餘詩青抬眸看向坐在沙發上,正在看三個孩子打遊戲的顧司州。

“嗯,可以。”

話落,顧司州起身走向她。

餘詩青並未有察覺,將切好的蛋糕端在手裡,剛要轉身,迎麵便撞上了他。

巧的是手裡的蛋糕並未跟著身子轉過身,所幸並未打翻在地。

她下意識的後退,一歪腳。

眼看著要摔在地上,顧司州一把摟過她的腰,扶住她。

“冇事吧?”

餘詩青搖搖頭。

顧司州吩咐傭人,“給孩子們送過去。”

候在一旁的傭人上前立刻從餘詩青手裡接過蛋糕。

餘詩青覺得腳踝處有些不適,輕蹙眉頭,顧司州隨即將人攔腰抱起。

身子一騰空,餘詩青下意識的伸手攀住他的脖頸。

鼻息間悉數是屬於顧司州身上淡淡的特有香味。

她隻覺得後耳廓滾燙,一路燒至臉上。

聽到動靜的孩子探過腦袋,好奇的張望過來。

看到這樣一幕時,捂嘴偷笑。

顧昕澤直接捂住了小米跟昕星的眼睛,“小孩子不可以偷看。”

“嘁,你自己不也是個小孩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