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天手!”

“禪陰神宮!”

“無相神決!”

“天心指!”

“遮天掌!”

一時間,隨著陳玄不斷的觀看各種靈魂玉簡裡麵記載的功法武學後,這裡麵的東西已經全部都被陳玄記載了腦海中。

浮屠古族記載的武學功法自然不是太玄觀的藏寶閣所能比的,兩者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麵!

轉眼一晃,陳玄已經在武學宮待了半天時間,這裡麵記載的武學功法起碼有上萬套,而且還全都是浮屠古族精挑細選出來的。

雖然以陳玄的實力想完全記住這些武學功法並不難,不過也依舊讓他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三千浮屠!”

這時,隨著頂部凹槽中一塊靈魂玉簡落入陳玄手中後,他的眼睛一亮。

對於拓跋齋施展的三千浮屠陳玄還是十分感興趣的,他之所以來到這青年營,有一半的目的就是為了這三千浮屠。

旋即,陳玄仔細觀看了起來,將這三千浮屠的修煉方式牢牢的記在了腦海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陳玄才起身離開武學宮,來到青年營的目的他已經達成了,浮屠古族精挑細選的上萬套武學功法全部都存在了陳玄的腦海中。

雖然這其中很多武學招式陳玄用不上,但是陳王族的人可以用。

這時,就在陳玄準備離開青年營的時候,不遠處廣場上的鬨鬧聲引起了陳玄的注意。

“哼,拓跋燕,初入青年營,看來你是不知道這裡的規矩了,我告訴你,每一個進入青年營的人都會貢獻出上億上品靈石,你也不例外,這是青年營的規矩。”

“拓跋成,你休想!”拓跋燕一臉倔強,其嘴角還有著一抹血跡。

周圍的天纔對著兩人指指點點。

“嗬嗬,這拓跋燕仗著自己的父親是春華古帝看樣子很傲啊!”

“這種事情咱們這些曾經進入青年營的人誰冇經曆過?這可是少主定下的規矩,誰都得遵守,更何況春華古帝又如何?拓跋成的父親可是問真古帝,他在咱們浮屠古族的地位可是一點都不比春華古帝低。”

見到這一幕,陳玄的臉色一沉,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是在自己的家裡。

“哼,拓跋燕,看樣子你的苦頭還冇吃夠了,好,今日我拓跋成就好好教一教你在青年營該如何遵守規矩。”拓跋成冷哼一聲,其瞬間朝著拓跋燕攻擊了過去。

“哼,欺負我的女兒,小子,你好大的狗膽!”這時,一道猶如炸雷般的聲音傳來,隻見拓跋成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口吐鮮血。

“是春華古帝,他怎麼來了!”見到來人,眾人一驚。

“父親!”拓跋燕猶如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來到陳玄的身邊,抱著他抽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