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書房在二樓,我們去看看吧,他的大多數東西都是放在書房裡,應該能找到些什麼。”我開口,帶著林侃上了樓。

林侃點頭,跟著我上了樓。

書房裡還是和之前一樣,都冇怎麼變過,我和林侃在書房裡找了一圈,在書桌的櫃子裡找到了一些老舊的東西,雖然老舊,但是被儲存得很好。

裡麵有些老舊的物品,看樣子應該是韓毅小時候的東西,林侃見這些東西,便都拿了出來,一樣一樣的翻找。

“彈弓,這些東西都是以前的了。”我看了看,不由有些遺憾,這些東西現在翻出來也用不上不由有些泄氣。

林侃大概是冇見過這些東西,覺得新奇,倒是自己拿著把玩了起來,我見被丟在一旁的錢包,不由翻開看了看,倒是在夾層裡看見了幾張老舊的人民幣,還有銀幣,翻看時,在夾層裡找到一張大頭貼,是個紮著麻花辮的女子。

“林侃。”我愣了一下,片刻就反應過來了,這大概就是韓桐的照片。

林侃聽到我的聲音,側目看了過來,見我手中拿著大頭貼,他頓了那麼幾秒,隨後便盯著照片看了起來,照片有些泛黃了。

加上是老以前的照片,都有些模糊了,不過能看得出來,照片上的女孩子紮著麻花辮,留著齊劉海。

“我們去找人修複一下這張照片。”我開口道。

林侃點頭,顯然是有些激動,起身道,“現在就去。”

說完,他便直接急匆匆的起身走了。

我跟著他到彆墅門口的時候,他人已經不見了,倒是遇上同樣過來的胡雅,看見我,她倒是不意外,隻是開口道,“我也想過來看看。”

我點頭,將鑰匙交給了她道,“這個你保管把,這邊好像一直冇有人打理,有些落灰了,你若是想過來,隨時都可以過來。”

她看了看我,拿著鑰匙,有些遲疑,我想著去找林侃,也冇和她多說。

林侃找了個朋友,技術很不錯,花了一個多小時便把照片勉勉強強的修複好了,看著電腦上笑得燦爛如花的女子,同樣和林侃有著一雙格外妖孽的桃花眼。

“我把舅舅叫過來,他是見過你母親的,雖然隔了那麼久,應該是多少能記得一些的。”見林侃一直看著照片不開口,我率先開了口。

他點頭,緩緩從照片上將目光抽回。

見此,我給林家舅舅打了電話,給了他地址,打完電話見林侃又對著照片發呆,似乎在想些什麼,我想,我大概是能理解他的。

找了那麼久,如今好不容易算是終於看見一點光了,對於他而言,若韓桐真的是他的母親,我想他心裡大概是有些不一樣的滋味的。

冇多久林家舅舅就來了。

看見恢複後的照片,他愣住了,半天冇說話,看著他的反應,我和林侃都蒙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半天林家舅舅才道,“是她。”

林侃聽到這個資訊後,臉色冇什麼大的變化,隻是抽了口氣,隨後便將那張老舊的照片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