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走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風輕陌轉頭。

“有件事我要告訴你。”衛莫邪道,嘴角似乎勾了起來,但是眼底卻看不出半分笑意。

“什麼事?”衛莫邪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總讓風輕陌覺著渾身起雞皮疙瘩。

“血契一旦結成,此生此世唯此一人。如果想解除血契,除非兩個人其中的一個死去。”衛莫邪閒閒道,頎長的身影彷彿要融進背後的黑暗裡:“而巫馬勿聞會來人界的原因,是因為他想撮合我和北宮家的小女兒,現在,北宮家的小女兒就在殿中。”

衛莫邪說完走到風輕陌身邊,伸出一隻手:“是依附我,還是繼續動你的小心思?”

衛莫邪雖然冇有明說,但是風輕陌十分明白衛莫邪的意思。巫馬勿聞並不是個好人,這衛莫邪之前就明示過,而自己同衛莫邪結成血契,不死不終,那麼巫馬勿聞為了讓北宮與衛莫邪結親,就極有可能出手抹除自己這個障礙。

是依附衛莫邪活下去以後再找機會離開還是馬上就麵臨死亡的威脅,這個選擇的答案很明確。

風輕陌擠出一個笑臉,伸手握住衛莫邪的手。

原本以為化成那個煞白臉庸俗模樣可以讓巫馬勿聞討厭自己而把自己趕走,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將妖仙之流想的太簡單,自己這是又被衛莫邪擺了一道,估計明天狼隱峰就會傳出王妃審美愛好獨特的傳聞吧……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姓衛不姓巫馬?”風輕陌問道,這個問題她早就想問,隻是苦於冇有機會開口。

“你想知道?”衛莫邪拉著風輕陌往前走:“陪我演好這場戲,我就告訴你。”

“故弄玄虛。”風輕陌皺起鼻子,惹的鼻子旁邊的一大塊粉噗了落下來,隱隱露出裡麵的膚色。

“誒,你不是會淨身術嗎?”風輕陌盯著鼻子上那塊基本裸露的地方,扯了扯拉著衛莫邪的手。

“想變乾淨?”衛莫邪惡笑:“求我。”

風輕陌斜過眼:“做夢!”

衛莫邪見風輕陌果真不求,也就真的不動手,一直拉著風輕陌走到正殿廳堂。

門外的侍女先看到衛莫邪,都恭敬的行禮,再轉眼看風輕陌時卻都瞪著眼不知說什麼,直到衛莫邪提醒才匆匆行了禮進去通報。

侍女才轉身進屋,衛莫邪就感到自己的手被輕輕扯了扯,轉過頭就看到風輕陌那張五彩斑斕東一個坑西一格坑的臉上,眼睛躲躲閃閃,欲言又止的模樣。

“求……求……”風輕陌吭哧了半天,愣是冇說出來那兩個字。

衛莫邪見風輕陌的脖子都憋得通紅,轉眼又掃到侍女已經出來,手指微動,風輕陌的臉就恢複的原樣。

正好這一幕被出來的侍女見到,於是她們又一次目瞪口呆。

這次衛莫邪到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拉著風輕陌走進的大廳。

廳內正前方的主位上已經坐上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看起來倒是慈眉善目,正微微笑著。老者的旁邊侍奉著一位少女,少女身著綵衣,頭飾釵環,在燈下端的是光鮮亮麗,尤其那雙看向衛莫邪的鳳眼,目含春色眼波流轉,讓人看了忍不住好好憐愛。

風輕陌捏捏衛莫邪的手示意道:“這就是巫馬勿聞和北宮家小女兒?”

衛莫邪回捏風輕陌的手以示正確。

正待風輕陌還要再同衛莫邪示意你為什麼不開口說話時,一道陰冷的目光掃過來,看得風輕陌不禁一個激靈。

風輕陌迎著目光看回去,正見那北宮家的小女兒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那樣子彷彿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了似的。

風輕陌做出害怕的樣子,故意向著衛莫邪又靠近了幾分,而衛莫邪也配合伸出一隻手攬住風輕陌的腰,氣的北宮家的小女兒雙眼彷彿要噴出火來。

“咳咳。”巫馬勿聞按住就要發作的北宮,對著衛莫邪慈祥笑道:“邪兒,你不介紹這位朋友給我和水水認識認識嗎?”

“她是本王結成血契的髮妻,風輕陌,並非什麼朋友。”衛莫邪道,並將手上的梵花花紋漏出來給巫馬勿聞看。

巫馬勿聞本來還算慈祥和藹的麵孔在看到衛莫邪手臂上的梵花花紋後有一瞬間的破裂但隨即又恢複了過來,又笑眯眯的看向風輕陌。

“這位姑娘,人妖殊途,你可想好了?”

風輕陌見巫馬勿聞問自己,便放開衛莫邪的手,恭敬但又不卑不吭的施了個禮道:“爺爺,我和莫邪是真心相愛,我愛他,甚至願意為他付出生命,無論他是人是妖。”

風輕陌說著,又緊緊握住衛莫邪的手。

“賤人!”不等巫馬勿聞說話,北宮水水卻先衝到了風輕陌的身邊,抬手就要打:“你憑什麼能站在莫哥哥身邊!不過區區一個凡人,你以為莫哥哥會真的喜歡你嗎?!”

巴掌在離風輕陌的臉還有三寸的地方,被劫住甩開,衛莫邪冷冷道:“她是和我結了血契的妻,你敢傷她?”涼薄的聲音裡不見半分邪氣,森森的寒意讓風輕陌感到一陣刺骨的冰寒。

“我不信!”北宮水水撲過來拉起風輕陌的衣袖,在看到風輕陌手臂上的梵花花紋後險些將風輕陌的胳膊擰斷。

“為什麼!莫哥哥我們纔是最般配的!!”北宮水水吼道:“是這個賤人勾引你對不對?一定是她勾引你的!莫哥哥我這就殺了她為你解除血契!”

這次北宮水水還未出手,就被一股力量控製著倒飛回巫馬勿聞的旁邊。

“水水!”

“爺爺……”北宮水水還想再說什麼,被巫馬勿聞一個眼神製止,隻能惡狠狠的盯著風輕陌。

“邪兒,你真的決定了?”巫馬勿聞問道,眼睛依舊笑眯眯的看向風輕陌:“凡人,可是很脆弱的。”

“我的妻子,我自會保護好。還有,近日我們就會完婚。”衛莫邪說完這些就拉著風輕陌離開,自始至終都不曾給巫馬勿聞行過禮。

可以使用鍵盤

8/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