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大祭司留下的傳承看似很簡單,但真要完全接受顯然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被越來越多的古文字包裹著,風輕陌意識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不屬於自己的資訊。

從占卜之術到祭祀術法,從天界密聞再到妖界軼事,竟然包羅萬象無所不有。

接受這一切的風輕陌顯然被第一任大祭司的大手筆驚到了。

這就是所謂傳承?如果可以,風輕陌此刻真的很想揪住第一任大祭司的衣領。

偷窺妖主洗澡也就罷了,為什麼連妖主與什麼人風流一度的詳細經過也要留下來?!

風輕陌無語問蒼天。感情自己偶爾不著調,源頭竟是遺傳的……

看似神聖的傳承持續了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那些有用的冇用的東西就全部被風輕陌記住。

衛莫邪見傳承終於停下,正要去看風輕陌,卻見風輕陌雙手抱頭,神情……端的的是奇妙。

而此刻的風輕陌也確實處在一種奇妙的情感之下。

原因無他,隻怪自己的祖宗情報能力著實出眾,連妖主嬰兒時期尿床的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妖主?

抱頭的風輕陌忽然擺正的臉色,意識到事情的蹊蹺。

雖說大祭司的傳承無所不有,但是在情報一類,關於妖主的事情也未免太多了些。

如果不是大祭司心悅妖主,那麼可能隻有一個。

萬年前的三界混戰,妖主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一定非同小可。

意識到這一層的風輕陌轉頭看向衛莫邪。

作為現任妖主,衛莫邪應當知道些什麼吧?

衛莫邪正看著風輕陌,見其臉色不定,忽然又看向自己,於是彎唇一笑。

美色在前,風輕陌再一次不爭氣的慫了。

栽了,真的栽了,這下可是真的栽了就爬不出來了。

風輕陌再次仰頭淚流,隻是嘴角卻不自覺的翹了起來。

衛莫邪雖不知道風輕陌為什麼要邊流淚邊笑,隻是剛纔風輕陌為他臉紅的樣子讓衛莫邪很高興。

兩人的關係,似乎是又進了一步,真正的進了一步。

風輕陌雖然偶爾不著調,但到底還是靠譜的,在得了傳承之後就已經知道這裡應該如何出去了。

衛莫邪挑眉。

風輕陌於是解釋道。

我們現在雖然冇有太高的武力值,但是我祖宗的傳承中提到,這裡有密道。

密道?

風輕陌對上衛莫邪懷疑的眼光,也不由的覺著這聽起來確實不靠譜。但是自己的祖宗總不至於坑自己吧?

於是也不再解釋,按照傳承中的方法,開始圍著冥樹畫陣。

衛莫邪見風輕陌似乎是有把握,又想起妖界典籍中對千代家族第一任大祭司的麵描述。

也許,這裡真的會有一個密道。

風輕陌的陣式很簡單,來回畫幾次就已經畫好,完成陣式,風輕陌再一次咬破手指,在陣眼的地方分彆點上自己的血。

看著陣法圖旋轉,風輕陌無語的甩甩已經咬破了兩個指頭的手。

第一任大祭司好像特彆喜歡以血為引的東西?

旋轉中的陣法緩緩啟動,陣法中的冥樹不斷縮小,最後變成了一把金燦燦的匕首。

而冥樹所在的位置則出現了一道光門。

風輕陌看看自己手中的匕首,又看看光門,抬腳就要做實驗品。

衛莫邪自然不可能讓風輕陌冒險,在風輕陌抬腳的同時,在背後環抱住風輕陌,與她一起走進光門。

在兩人離開之後,光門緩緩的消失,最終消失不見。安靜的山洞中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可以使用鍵盤

54/54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