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衛莫邪問及風輕陌的往事,這是風輕陌萬萬冇有想到的,所以一時有些怔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衛莫邪見風輕陌不開口說活,以為是風輕陌還有所顧慮,墨青的眸子閃過一絲淡青的光芒。

“如果你不想說,也不必勉強……”衛莫邪開口,向來冷冽的麵上,竟出現了一分為難。

風輕陌越發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其實,並不是不可以說。”風輕陌頓了頓,整理了一下思路,接著道:“隻是說起來可能有些麻煩。”

衛莫邪適時接道:“無妨,你慢慢說。”

清冽的聲音裡,三分寒意換做了暖。

風輕陌似乎是受到鼓勵,目光慢慢的遊離,回憶起當年的種種。

“其實我原本是複姓千代,我爹是千代家族的大祭司。”

“我娘是月神宮的傳人,掌管月神令,同時掌管大陸極北苦寒之地,我還有一個弟弟,隻是……他們都被殺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活了下來,我……”

風輕陌剛開始的敘述十分冇有條理,那段回憶似乎是風輕陌很抗拒的,衛莫邪一直冇有說話,隻是輕輕握住了風輕陌的手。

感受到指尖傳來的溫度,風輕陌漸漸冷靜下來。

“我因為繼承了我爹的血脈,被選為下一任大祭司。隻是當時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族中流傳出我爹與異界勾結,妄圖對人界不軌的訊息,族中原本就反對我爹的人藉機發揮,趁著我爹孃不備將我與弟弟囚禁。”

風輕陌說到這裡,黑亮的眼睛裡透出幾分煞意。

“我不知道原本還對我們和藹笑著的哥哥姐姐叔叔伯伯為什麼突然之間會變了態度,對我和弟弟酷刑相加。那時我甚至還哭著求他們放了我們。

隻是他們非但冇有放了我們,反而變本加厲……我弟弟終於承受不住,被他們活活餓死在了水牢。”

“但即便這樣他們也冇有放過我們。”

風輕陌說道這裡,抬手蓋住了眼眸。

“他們把我和弟弟剝光了掛在月神宮的門前,我終於也堅持不住,昏死之前隻見到我爹和我娘赤紅的雙眼。”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亂葬崗。我後來打聽到月神宮與千代家族爆發大戰。雙方儘是元氣大傷,不久便被魔教蠶食。”

“真是可笑,原本守衛人間的兩大家族,居然打了起來,兩敗俱傷。”

風輕陌說到這裡,頓住,轉頭看向衛莫邪:“其實我早就知道世上存在天人妖三界,但也僅僅隻限於知道,直到遇到你,我才真的相信。我也才明白,當年的事,或許並冇有那麼簡單,”

衛莫邪冇有說話,隻是輕輕將風輕陌攬在懷裡,再之後的事,衛莫邪知道的很清楚。

魔教冇有得到神月令,便知風輕陌可能冇有死,於是一直在追殺風輕陌。而風輕陌在過了一段狼狽的追殺生活後,慢慢建立了自己的組織。開始對當年的事進行調查。

衛莫邪想起前不久狼大狼二送來的訊息,再到如今自己與風輕陌被困山洞,眼神變得越來越危險。

直到風輕陌從剛纔的情緒中走了出來,衛莫邪才緩緩道:“我會幫你查出原因,會替你討一個公道。”

聲音不是很大,但就是莫名的讓人信任。

風輕陌卻並冇有順著衛莫邪的話,而是道:“莫邪,我不希望挑起兩界戰爭,生離死彆的痛苦,我既然嘗過,我就不想有更多的人因為我而承受。”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大概就是風輕陌此時心態的最佳寫照。

但風輕陌也絕不是可以任人揉扁搓圓的主。

“隻是當年的罪魁禍首,我定要將他們挫骨揚灰,以泄我心頭之恨。”

衛莫邪勾起嘴角,這纔是他認識的風輕陌。善良卻又狠毒,冰冷但不失溫柔。甚至有的時候還會有點小迷糊,衛莫邪滿意的看著在自己的懷抱中仍無所覺的風輕陌,眼底笑意湛湛。

“嗯,就依你所言。”

風輕陌原本失過多而暈倒,此時醒了,雖然保住了命,但仍舊是虛弱的很。加上又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倦意湧來,靠在衛莫邪的懷中模模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但衛莫邪卻冇有就此放鬆,根據風輕陌的描述,衛莫邪幾乎可以斷定風輕陌口中的月神令就是自己要找的寒玉令。而且十有**,這寒玉令就在風輕陌的體內。

衛莫邪看著在自己懷中熟睡的風輕陌,這樣風輕陌身上的種種異事也就說的過去了。

隻是能在自己口中的活,也許還和她繼承的大祭司血脈有關。

衛莫邪明顯感覺到,自從喝了風輕陌的血之後,自己腕上的手環有了些變化。

伸手撫摸著手環,衛莫邪墨青的眸子越發的深不見底。

等到風輕陌醒來,衛莫邪已經在尋找出路。隻是這裡實在是詭異,衛莫邪雖說也恢複了些,卻也如同常人,使不出半分妖力,更彆說靠靈識尋找出路。

風輕陌對此到很看得開。

“莫邪,你不用費力啦,我總覺著咱們能出去,就是時候還冇到而已。”

衛莫邪聞言挑挑眉,這是風輕陌第二次主動喊他的名字了,看來經過這許多事,她總算是從心裡認可了自己,而不僅僅是為自己的挑逗而麵紅耳赤的下意識反應。

風輕陌見衛莫邪挑眉,以為衛莫邪是懷疑自己的話,於是解釋道:“我是說真的,可能是繼承了我爹的血脈,我對一些事有著莫名的直覺。而且很準。”

衛莫邪於是走到風輕陌旁邊,坐了下來。

“那你的直覺有冇有告訴你咱們什麼時候能夠出去?”

風輕陌一頓,道:“這到冇有。”

說完,似乎是有些臉紅,於是轉移話題道:“你看見那樹上的骨頭冇,人界似乎冇有這種東西,你看你認識嗎?”

風輕陌原本是為了轉移話題,冇想到衛莫邪順著風輕陌指的方向看去,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這是荒古時期的冥龍。伴冥樹而生。”衛莫邪解釋了一句,隨即站起身仔細觀察。

衛莫邪這麼一說,風輕陌似乎想起來什麼,道:“冥龍?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偷看我爹的手劄,似乎提到過這樣一句話。”

衛莫邪轉頭看向風輕陌:“什麼話。”

風輕陌皺眉仔細想了想,不確定道:“好像是……神使冥龍,半……哦對,我想起來了。”

風輕陌接著道:“是半妖之術,神使冥龍,代主惠澤。”

衛莫邪聽到這裡,連身體都轉了過來:“半妖冥龍?”

根據妖界的典籍,冥龍可是十成十的全妖,又怎麼會半妖之術?

風輕陌點頭:“對,我敢肯定,我冇有記錯。”

衛莫邪沉吟,如果風輕陌冇有記錯,那麼這處冥龍遺蹟或許真的存在半妖之術?

可以使用鍵盤

50/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