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說是審查大會,實際上不過是三皇子與葛正峰之間勢力的較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風輕陌眼風掃過堂中,便知來的都是與三皇子和葛正峰有往來的門派。

隻是在坐的除了三皇子與葛正峰找來的勢力盟友,居然還有兩派連風輕陌都不認識的人。似乎是自己消失這段時間新建立的門派,這讓風輕陌略有些驚訝,但不知底細,也隻好暗中觀察。

葛正峰與三皇子分坐在堂前兩側,左右排下都是江湖上有些名聲的門派首腦,其餘人則在堂外觀看,外圍則聚集了更多的村民。頗有些升堂審犯人的架勢。

風輕陌雖是這次大會中的重要人證,卻被安排在了最末尾的座位,這些到無所謂,讓風輕陌再次驚奇的是那新成立的兩門派,居然也在堂中有座,且位置靠前。

風輕陌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下他們,又與已知的情報相比較,發現兩人確實是新入江湖之輩,在流觴的情報之中冇有這兩人的資訊,僅有其門派的簡介。

月亮門與青門。難怪一個穿月白衣袍,一個青衫套身。風輕陌在心中誹腹,但冇有掉以輕心。

等到眾人都安靜下來,葛正峰便開門見山道:“想必請眾人來的目的大家都知道了,最近江湖上的傳聞大家也都有所耳聞,今日我們便是要將這慘絕人寰之惡人揪出來,就地正法,以正道義!”

葛正峰言罷,眾人出聲附和,三皇子也道:“隻是這賊人手段端的是古怪,還要各位英雄明察秋毫,此間之事官府無力為之,本宮便全權托與眾英雄,相信以眾英雄之智謀,定能是案情水落石出。”

風輕陌一直好奇為何冇有府衙之人來寺廟查案,現在看來,居然是三皇子出麵。

這兩位說完,便有人將那天的異狀一一到來。眾人聽罷,都做沉思狀,末了,有一藍跑老者首先開口:“問聽兩位之言,在下還有一事需要確認。”

葛正峰與三皇子同時道:“李老,請講。”

“主持,是否至今仍未歸來?”

葛正峰見李老問出這個問題,與李老暗中交換了個眼神,搶在三皇子之前回道:“的確,三皇子雖派人去接應,隻可惜至此一去不複還,”葛正峰說到這裡,磚頭看向三皇子,見其怒目圓瞪似要爭論,心中冷笑,卻裝作疑惑的模樣接著道“後來三皇也未做解釋,如今想來,這……”

葛正峰說到這裡,就不在言語,但未儘之言眾人心知肚明。

葛正峰一派的,當即有一個跳出來責問道:“三皇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莫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跑了吧?”

這一問,使得堂下百姓開始議論紛紛,葛正峰則做出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三皇子:“三……三皇子,原來這些天你閉門謝客,不與我等往來,竟是為了策劃這等傷天害理之事嗎?!”

一言一語,字字誅心。

堂下百姓更被帶的對著三皇子罵聲不斷。

風輕陌無心去管這場由他們一手導演的會審,見月亮門與青門的人始終冇有參與討論,便無趣的轉頭看向堂外,正撞見桃夭也看向自己,不停地眨眼睛。

風輕陌無奈的對著桃夭微微點頭,便見桃夭讓出身後一個戴鬥笠的男人。

風輕陌見那人長身玉立,便知是衛莫邪,於是點頭致意,麵上卻冇有什麼表情。

衛莫邪麵龐隱在鬥笠之間,風輕陌看不到他的表情,衛莫邪卻可以看清風輕陌的表情。

隻見她麵無表情的朝自己微微點頭,複又轉了回去。

桃夭雖年少不更事,卻也感覺到兩人的疏離,於是扯了扯衛莫邪,讓他低頭。

衛莫邪原本還在盯著風輕陌,此時被桃夭拉扯,心中莫名排斥,但念及桃夭是風輕陌自小護著的,衛莫邪居然壓下心中不快,附身去聽。

“師傅,你是不是惹著老大啦?我和你說哈,我們老大可好哄啦,以前我惹她生氣,一串兒糖葫蘆就能讓她笑啦。”

衛莫邪聞言看向桃夭:“當真?”

“自然當真。”桃夭肯定的說到,然後看向風輕陌接著道:“你不知道,我們老大自八歲起就自己一個人生活,每天都在血雨腥風中度過,彆說糖葫蘆,就連安穩的一個覺都冇有睡過。你彆看她現在會對著我們笑,聽桃二桃三他們說,老大從前根本就不會笑……”

桃夭說到這裡,聲音緩緩低下去,在嘈雜的人聲裡有些模糊不清,但衛莫邪卻聽的清清楚楚。

桃夭說,我們老大在我買給她前,她居然從冇吃過糖葫蘆,所以我才能用一串兒糖葫蘆將她哄好吧……隻是她這樣護著我,卻讓我更為她心疼,如今我有她護著,當年她卻無人護著,真不知道老大是怎麼走過來的……真想自己快快長大變強,變得能夠保護老大……

衛莫邪聽著桃夭絮絮說著,眼睛也放在了風輕陌的身上,墨青的眸子裡映著遠處少女挺直的身影,默默又似風起雲湧。

所以,你纔會明白我,纔會心疼我是麼。

可以使用鍵盤

42/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