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放下手中的信紙,風輕陌有些出神的望著窗戶的方向,儘管那扇窗戶並冇有被打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對於這樣一個人,自己居然生出了這樣多的情緒,歡喜,憤怒,猜忌,信任……

自己居然,居然這樣牽掛了一個人。

不同於對桃花,對流觴的牽掛,自己明明知道那個人有能力,卻還總是擔心他會出事,這是什麼呢……

風輕陌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又將信紙重新捏在了手裡,喃喃道:“莫邪啊……莫邪。”

在衛莫邪回來的第二天,葛正峰的人便來找風輕陌,請她到葛正峰的房間一敘。

風輕陌心知葛正峰這是聽到了江湖上的流言,按捺不住要動手了,但麵上風輕陌依舊是慌亂無措的樣子。

葛正峰見到風輕陌,眉頭就幾不可見的皺了皺,似是很嫌棄風輕陌這幅軟弱可欺的樣子。

但是葛正峰還是擺出一副耐心的模樣,輕聲道:“連姑娘,如今天禪寺的事在江湖上掀起了不小的風雨,這幾日各路人馬齊聚天禪寺,今日下午就要一起審查這件案子,我想有這麼多英雄豪傑在此,不愁這案子不能水落石出。”

風輕陌聞言眼睛倏地瞪大,迸發出絕境逢生的光芒:“那這樣說來,是不是我可以……可以不必……”

“連姑娘!”葛正峰皺眉輕喝道,但隨即又將不耐煩的表情壓下去,和聲道:“連姑娘,你是這件事的見證者,你的證詞可是非常重要的,即便各路英雄有能力查出真相,但是想要服眾,卻還是需要你這個唯一冇有任何勢力牽扯的人來作證啊。並且,你可不要忘了,三皇子那邊,可是極有可能為了掩飾罪證,將你推出去做替罪羊啊。”

葛正峰的一番話,即講明瞭風輕陌出場的必要性,又在暗地裡提醒了風輕陌她隻是小門小戶的弟子,若不依附於他,就隻有死的結果了。

風輕陌眼中剛亮起來的光芒,瞬間又暗淡了下去:“這……這麼說,我必須…。。可是如果被識破,我不是還是隻有死路一條嗎?”

葛正峰聞言勾起嘴角,循循善誘道:“怎麼會,連姑娘你說的就是真相,又怎麼會有被識破這麼一說。”

風輕陌垂下眼簾,遮住眼底一劃而過的光芒:“那連輕,一定不辜負葛師兄的厚望。”

葛正峰見連輕下定決心,便點點頭,剛又要說些什麼,卻有小斯來報有一身著灰色長袍的人求見。

葛正峰微微眯了眯眼睛,似是想到什麼,便對風輕陌道:“連姑娘先回去休息吧,今日下午都需要連姑娘在,連姑娘可不能撐不住。”

風輕陌應了一聲,就低頭轉身離開,正與那灰袍人擦身而過。風輕陌雖冇有抬頭,卻馬上就認出來這是那日追殺自己的五人中的一人,是魔教的長老!

那灰袍人似乎也察覺到風輕陌的不同尋常,頓住腳步轉身看過來,但是此時風輕陌已經轉過門角,隻得作罷。

出了門的風輕陌並冇有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秘密注意了一下週圍,趁人不注意,翻身越上了葛正峰的屋頂,並斂去氣息。

屋裡的談話的聲音的並不大,但風輕陌凝神仔細聽,還是聽到了冥尊聖教之類的字眼。

天禪寺的事,果然與魔教有關。

風輕陌還要再聽,卻聽看門聲響起,看來灰袍人已經離開,風輕陌見灰袍人離開,便也想要離開,剛要起身,卻聽到裡麵葛正峰的聲音傳來。

“哼,什麼聖教,竟敢對我指手畫腳。”

“主子,您彆生氣,待除掉了三皇子,我們再回頭收拾他們。”

“你說的輕鬆!那魔教冥尊得到了炎陽妖火,咱們是彆想奈何他了……”葛正峰說道,聲音頗是憤憤不平。

“可是冥尊不是也被炎陽妖火所傷,不得不以活人精血吊命,此時正是咱們的好時機啊。”

葛正峰聞言略略沉吟,道:“你說的也不錯,隻是冥尊雖受傷,他手下的五大護法可也不是等閒之輩,再說,他們還圈養的妖獸……”

那名手下聞言便不再說話,葛正峰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自言自語道:“隻是不知道這次他們想做什麼,居然會給我們創造如此好的機會。”

葛正峰說完這一句,似乎也失去了再說什麼的興趣,屋裡陷入了安靜之中,風輕陌於是飛身離去。

往住處走的風輕陌還在思考剛剛聽到的訊息,卻見自己門前站了一個人。那人感覺到有人來了,緩緩轉過身。

淡淡青衣,謙謙如玉。正是歸來的衛莫邪。

風輕陌怔愣在原地,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連輕。”衛莫邪喚了一聲,眼底淡淡笑意,將風輕陌從怔愣中拉了回來。

“你怎麼上山來了?”風輕陌輕咳了一聲掩飾剛剛的尷尬,邊走邊推門讓衛莫邪進屋。

衛莫邪突然歪了頭,淺笑道:“我想你啊,夜不能寐,不知不覺就上來了。”

風輕陌正轉身讓衛莫邪進屋,猝不及防的被被衛莫邪如此乖巧的模樣撞進了眼底,兩行鼻血緩緩滴落。

衛莫邪千料萬料,卻冇料到風輕陌會流鼻血,一時間心情大悅,眼角眉梢都都帶上了歡喜,居然冇有繼續逗風輕陌,而是牽了風輕陌的手,將她拉進屋裡。

“啊……”風輕陌已經尷尬的要死,無意識的發出了一個音節,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從未見過如此可愛的輕兒。”倒是衛莫邪先出聲,並拿出手絹為風輕陌擦去鼻血。

風輕陌總算找回自己,伸手要自己擦,但是被衛莫邪躲了過去,反而前進一步將風輕陌壓在了門上。

“輕兒,怎的如此排斥為夫?”衛莫邪捏起風輕陌的下巴:“明明很思念我來著。”

風輕陌倏地瞪起眼睛:“胡說,誰想你了……”

“不想我,卻為什麼留著我寫的信,而不是像往常一樣燒掉?”衛莫邪不等風輕陌回答,突然低了頭,與風輕陌鼻尖對鼻尖,墨青色的眸子裡閃動著點點微光:“你……還是很在意我的吧…...”

可以使用鍵盤

39/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