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風輕陌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四周依舊一片漆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不過這種黑同睜不開眼睛的黑不一樣,這是夜間裡獨有的黑。一切都朦朦朧朧,一切都那麼虛幻。

風輕陌有些迷糊,自己這是到了陰間了?陰間居然這麼……舒服……?蹭了蹭身下溫暖的褥子,風輕陌感覺說不出的舒泰。雖然意識裡知道自己應該先明確一下情況,但身體卻不允許風輕陌做出反應。

陣陣倦意襲來,風輕陌便又沉沉睡過去。

暗黑的屋子裡靜悄悄的,一雙墨綠的眼眸中,流光幾轉。

狼隱峰最近又炸開了鍋,狼老大同一個女子在同一間屋子裡待了三天三夜一步也冇有出來的訊息讓原本壓抑的氣氛變得詭異的興奮,眾狼表麵平靜但卻都在私下裡私語不休。

於是點兒背的狼大狼二又被即墨玉撞見。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母人就是咱們救回來的那個?”狼大捂著狼嘴悄聲道,眼睛還時不時四處瞄瞄。

“我聽那個侍女是這麼說的,破破爛爛的黑衣服,腐爛的味道……這不就是咱們救回來的那個母人嗎?”狼二同樣低聲道。

“嗯……”狼大沉吟:“……那她是咋爬到老大屋子裡的?咱們走的時候她明明就是要斷氣兒了的樣子……”

“不曉得,我還聽說……”狼二說到這裡,把聲音壓的更低,讓人幾乎聽不到。

“嘿!真有這這事兒?咱們老大也忒……!”狼大說到這裡急忙收了聲,隻興奮的翹了翹尾巴,狼眼冒綠光:“咱們發達的日子到啦哈哈哈哈哈!”

即墨玉斜躺在樹杈上,扇子有一搭冇一搭的扇著。剛剛狼二低聲說的話,他一字不拉的聽的清清楚楚。

“嘖,有意思,扒光那女娃子的衣服?”即墨玉想著,嘴角勾起一個痞痞的笑。

然而衛莫邪在屋裡可聽不到外麵的各種傳聞,他隻是一直看著風輕陌,這個小東西已經昏睡了整整三天三夜,隻在中途轉醒過一次,時間不長就又昏睡過去。

這很不正常,但是在給風輕陌療傷的時候卻又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之處。衛莫邪的目光中興趣又多了幾分,嘴角那絲若隱若無的笑怎麼看都像是遇到獵物時的笑容。

“叩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主上,午膳已經備好。”

“送進來。”衛莫邪道。

不一會,桌子上便擺滿食物,侍女們自覺的退下,通常這時候衛莫邪會親自給風輕陌餵飯,侍女們雖然很是好奇她們寒氣逼人的家主會如何給一個女子餵飯,但是相比之下還是小命要緊,所以即便衛莫邪不說,她們也不敢偷看一眼,畢竟,當初衛莫邪奪回家主位子時的血腥場麵,她們都是親眼看見的。

但是今天衛莫邪並冇有急著給風輕陌餵飯,因為他感受到了風輕陌體內不平靜的氣息。

而此刻的風輕陌正處在冰火兩重天的煎熬之中,身體忽冷忽熱,撕裂般的疼痛讓風輕陌眉頭緊皺。

這是怎麼回事?疼痛讓風輕陌恢複了意識,但卻無法控製身體。風輕陌明顯感受到體內有一股火熱的真氣和一股冰寒的真氣在廝殺,絞身體彷彿要炸裂開。

“唔……”風輕陌疼的呻吟出聲,臉上已經佈滿的汗水。

衛莫邪坐在床邊,看著風輕陌痛苦的皺著眉頭,汗水已經打濕她身上的薄被,他能感受到自己之前輸送給風輕陌的真氣在她體內狂暴了,卻不明白原因。

衛莫邪盯著風輕陌,發現自己似乎帶回來了一個了不得的小東西。

風輕陌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蒼白,甚至連呼吸都漸漸弱下去,衛莫邪見風輕陌撐不住了,便也不再探尋原因,將風輕陌扶著坐起來,緩緩將自己的真氣疏導出來。

備受煎熬的風輕陌忽然感覺到一陣溫熱的感覺,然後體內的火熱真氣開始順著溫熱的氣息緩緩消失,而隨著火熱真氣的消失,體內冰寒的真氣也漸漸歸於平靜,最後竟然消失不見,任憑風輕陌怎麼探尋都找不到。

不再受煎熬的風輕陌終於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試著睜開了眼睛,天光從窗子漏進來,風輕陌不適應的眯起眼睛,抬起胳膊遮擋刺目的天光。

“嗯?”風輕陌在稍稍適應光線後,差異的盯著自己纖白的胳膊,胳膊上的傷口已經痊癒,甚至連一點疤痕都冇有留下,但是,重點是,為什麼自己的胳膊感覺不到一點布料的限製!

風輕陌試著抬抬胳膊,又稍微往後動動,眼睛倏地瞪的老大。

因為……

已經完全找回了身體感覺的風輕陌明顯感受到了自己的後背正貼著一個溫暖的,在左上位置有著規律跳動的東西。

風輕陌的身體瞬間變得僵硬,用眼睛的餘光掃視了一下自己,發現自己竟然隻蓋了層薄被,連肚兜兒都冇有!而且因為自己抬著胳膊,薄被已經滑到了腰跡……

一道熾熱的呼吸吹在風輕陌的脖子上,讓她本來已經僵硬的身體變得更僵硬。風輕陌梗著脖子轉過頭,看到一雙深邃的帶著揶揄笑容的墨綠眼眸,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可以使用鍵盤

3/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