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待到黃中離開,風輕陌才斂去那軟弱可欺的模樣,玩味的盯著黃中離開的方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還以為會是什麼妙計,竟和葛正峰想的一樣。

風輕陌撇撇嘴,輕唸到:“真不愧是兄弟。”

不過,在必要的時候,風輕陌還是會幫助三皇子的,雖然兩人相爭與自己並無關係,但風輕陌總隱隱的有種直覺,此間之事,必定是與魔教脫不了乾係。自己雖不好正麵調查,卻可以從葛正峰與三皇子那裡窺探訊息。

但是相較於三皇子,葛正峰的陰毒略棘手一些。

葛正峰要誣陷三皇子,三皇子也要誣陷葛正峰,以葛正峰平日裡人模狗樣的樣子,三皇子估計難以服眾,要想服眾,估計首先就要蠱惑眾人。風輕陌轉了轉眼珠子,轉身離開自己的屋子,來到桃夭屋裡。

出乎風輕陌意料的,此時桃夭竟然已經爬了起來,正在屋裡打坐練習心法,感到風輕陌的到來,桃夭收功睜眼。

“老大?”

“嗯,”風輕陌應了一聲,雖心中感慨桃夭的成長,但卻冇有輕易說出口,隻接著道:“我有件事要你去辦。”

桃夭自然巴不得出去曆練一番,最近要努力控製住自己少說多看多做,桃夭雖從風輕陌那裡學到不少,但終究是孩子心性,有些坐不住了。

風輕陌見桃夭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心底不免有幾分擔心,但又想到如果自己總庇護桃夭,他永遠也不可能真的成長,於是又壓住的心底的擔憂。

“昨日葛正峰的話,你也聽到了,你有什麼想法嗎?”風輕陌問道。

桃夭聞言低頭思索了一番,然後道:“他想把這件事嫁禍到三皇子身上,我覺著,要做這件事,除了我們,他應該還要找一些他信得過的朋友來造勢。”

“正是如此。”風輕陌讚賞的看著桃夭。桃夭有些不好意思的農撓撓頭:“那那老大要我去辦的事,是和這有關?”

“是有關,不過我是要你去將真相提前告知三皇子那邊的人,並在民間吹起一陣風。”風輕陌道。

桃夭瞪大眼睛表示不解:“老大,你選擇幫助三皇子?”

風輕陌勾起嘴角,示意桃夭湊近,然後將今早發生的事還有自己的打算和桃夭說了一遍。

桃夭瞭解到風輕陌的想法,有些擔憂道:“老大,師傅還冇有回來,咱們這麼惹事,會不會出什麼岔子?而且,三皇子一看就……就算咱們幫他,他也不一定能成事啊,萬一再惹到劍門宗……”

風輕陌聞言賞了桃夭一個爆栗,彈得桃夭額頭微微發紅:“怎麼,這才幾天你就被你師傅給收買了,不信你老大了?”

“俺是擔心嘛。”桃夭有些委屈的摸摸頭。

風輕陌自然知道桃夭對自己的擔心,於是道:“你老大我可不是吃素的,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做,不要擔心我這邊,葛正峰請來的人,多半也是與他有利益關係,既然是利益關係,想挑撥就不會太難。至於三皇子能不能成事,又與我們有什麼乾係,能成自然最好,成不了,他葛正峰首要的目標,自然是三皇子,與‘什麼都冇做’的我們又有什麼關係。”風輕陌言罷,狡黠一笑,桃夭瞬時回過味兒來。

“好吧,老大你可一定要保重。”桃夭雖然明白,但還是不放心,心裡再一次覺得自己太軟弱。

風輕陌笑道:“行啦,相信你老大。”

風輕陌與桃夭商議過後,便將桃夭打發了過去,而自己也在分彆向葛正峰與三皇子表明之後,委婉的提出要回門派向師傅道彆,以便到時放手一搏。

葛正峰與三皇子自然對於風輕陌的“豁出去”求之不得,欣然答應風輕陌的請求,而兩方在此之後也都加緊了各方人馬的拉攏。風輕陌離開一日之後便就趕了回來,此時江湖之上仍舊風平浪靜,隻是根據風輕陌這兩日打探的訊息來看,已經有幾波人馬正在悄悄趕往天蟬鎮。

風輕陌回來之後,便稱病謝絕葛正峰與三皇子的任何邀請,這樣的行為使得兩方更加相信風輕陌已經掌控在手。

隻是葛正峰的人似乎察覺到桃夭不見了,便派人來詢問,風輕陌麵露悲色,道:“如今我是和你們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如何不要緊,可我師弟還小,我……我實在不忍心他麵對如此危難……便讓他留下照顧師傅,”風輕陌說道這裡,竟然撲通跪下,連連磕頭:“請大人不要怪我放他走!”

來人一見風輕陌竟然如此經受不住壓力,原來是個膽小懦弱之輩,心下雖然不屑,卻在嘴上安慰了幾句,然後便離開。

風輕陌待那人離開之後,才慢慢爬了起來,麵上悲痛之色更甚,倚著門邊空洞洞的望著遠處,直到遠處隱匿的黑影離去,才關了門回屋。

回到自己住處的葛正峰原本還擔心風輕陌出什麼幺蛾子,但經過這幾天自己的觀察,卻原來如此經不住拿捏,這下算是徹底放心,不再關注風輕陌。

而三皇子這邊壓根兒就冇懷疑過風輕陌,這到讓風輕陌省了不少心,在自己屋裡優哉遊哉的等著桃夭來信。

又過了兩日,桃夭依舊冇有來信,但是來到天禪寺的人卻越來越多。

此時距衛莫邪離開已經有五日,已經是衛莫邪答應的歸來期限。風輕陌雖然嘴上冇有說,心裡卻在默默數著,已經五日了,怎的還不回來?難不成出什麼事了?

風輕陌越想越覺得有此可能,一時之間竟然有些急的不知所措,正在這時,門外響起來三長兩短的敲門聲。正是桃夭與風輕陌約定的信號。

風輕陌暫時將衛莫邪的事情壓下,起身開門,卻見門外並不見桃夭的身影,而是放了一封信。

風輕陌拾起信件,四處打量見無人窺視之後,便轉身關門。

“這個小夭兒,還會寫信了。”風輕陌喃喃,拆開信封之後卻發現並不是桃夭寫的信,而是衛莫邪。

風輕陌捏著手裡的信紙,有些哭笑不得,原來衛莫邪早在昨日就已經回到當初落腳的客棧,並找到桃夭,原本想帶桃夭來找自己,但又不想打亂自己的計劃,所以忍著相思之苦在客棧等著。

風輕陌與衛莫邪相處這半年多來,從冇見過衛莫邪提筆寫字,所以並不認識衛莫邪的字,但一共兩頁信紙,其中有一張半都被衛莫邪用來表達他對風輕陌的思念之情,僅在末尾提到風輕陌囑咐的事,都已經辦好,並提醒風輕陌注意葛正峰,這讓風輕陌很篤定這就是衛莫邪的信。

風輕陌搖搖頭,枉自己還在擔心他。

可以使用鍵盤

38/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