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風輕陌到冇有發現什麼其他的東西,但是正因為什麼都冇發現,這更讓風輕陌疑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風輕陌曾在機緣巧合之下得知了一種可以延長人壽命的秘法,這種秘法就是以人的生魄為引,抽取活人精血延壽。

被做藥引的人因為被下了一種叫做夢蠱的蠱蟲,所以死後會血液清香麵帶微笑。

隻是,那種秘法並不會造成人的外傷,如今這些人身上卻有抓傷,難道是為了掩飾?

隻是掩飾又何必去找凶獸留下痕跡這樣麻煩,直接毀屍滅跡不是更好?

風輕陌雖有疑惑,但還是搖搖頭,並冇有將心中的想法告訴葛正峰與三皇子。

葛正峰見冇有什麼其他的收穫,雖有些失望,但卻不泄氣,隻得道:“看來隻能等方丈大師回來再做打算了。”

風輕陌此時突然想起來那守門的和尚似乎說過今日方丈就會回來,隻是一大早就發上這樣的事情到讓風輕陌忘了。

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分,方丈卻還不見蹤影,看來方丈今日是回不來了,隻是卻不知道要到何日才能回來。

那三皇子似乎也知道方丈今日會回來,此時想起來,略微有些沉不住氣了:“那小和尚不是說方丈今日就回來嗎?怎的還不見人?”

葛正峰聞言皺起眉頭,他顯然也想起來引領和尚的話。

在葛正峰與三皇子來之前,他們就已經派人來通報了,方丈既然說今日會回來,應當不會食言,如今卻遲遲未歸,多半是遇上什麼事了。

隻是,天禪寺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方丈又遲遲不歸,這會是巧合嗎?

葛正峰的思量風輕陌自然明白,劍門宗不說,便是三皇子這樣的身份,方丈既然說要見,應當不會故意拖延時間,隻是,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風輕陌微微轉了轉眼珠,麵上卻仍舊一派純良無害。

“應當是路上有什麼事吧。”葛正峰道:“方丈不是輕易食言之人,我們就在寺裡等候便是。忙了一天,我讓師弟們去做些吃食,咱們還是先回住處休息。”

從早上吃了點粥到現在眾人是滴水未進,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便紛紛點頭同意,隻留了幾個人再次守著。

三皇子早巴不得離開這裡,轉身當先離開,葛正峰眼中的不屑之色更甚,隻是卻被他掩飾的很好。

相比於三皇子的不成器,葛正峰對風輕陌這個小門派的徒弟印象確實不錯,於是對著風輕陌與桃夭微微一笑,示意風輕陌先行。

風輕陌自然報以微笑,然後帶著桃夭離開。

三方休息之後,葛正峰便與三皇子風輕陌談論起今日的事,隻是風輕陌裝作一派純良,一問三不知,而三皇子在葛正峰眼中儼然已經是個草包,更是說不出什麼建設性的意見。

葛正峰於是輕歎了一口氣,讓眾人還是先休息,明日再探查一下寺廟其他地方看看有冇有什麼線索。

儼然已經是三人中主心骨的做派。

三皇子雖冇有什麼本事,但畢竟過慣了前蔟後擁人人為他馬首是瞻的日子,因此對於葛正峰吩咐的口氣相當不滿,但不知礙於什麼,隻是冷哼了一聲,麵色不善的離開。

葛正峰見此隻是冷笑,卻見風輕陌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便道:“連輕姑娘可能不清楚,這是三皇子,為了權位之爭來拉攏我劍門宗,我原本以為他如傳聞中那般可當一方之主,隻是如今看來…。。”

風輕陌見葛正峰竟毫不掩飾三皇子與自己的關係,眼底輕視之色明顯,看來是不打算與三皇子合作了。

隻是,葛正峰為什麼會與自己解釋這些?

顯然,像自己這樣的“小門派”裡的人物是不值得拉攏合作的,但即便不值得拉攏合作,難道就可以因此而得知像劍門宗三皇子這樣勢力之間的秘密?

這更不可能。

風輕陌思緒轉了幾圈兒,故意表現的卻十分震驚:“什麼?!那竟然是三皇子嗎?”

風輕陌做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難怪我總覺得那人……哦不,是三皇子,貴氣逼人,不可靠近。”

“嗬嗬,什麼三皇子,不過是皇帝春風一度留下的孽種。”葛正峰眯起雙眼,原本清雅的麵容上逐漸泛起陰厲,不過瞬間又恢複了正常,看向風輕陌:“連輕姑娘,天禪寺異案如不能查個水落石出,我們必定不能全身而退,所以……如屆時葛某需要幫助,希望你不要拒絕。”

“這是自然。”風輕陌想都不想直接應下。

這倒讓葛正峰有些愕然,他提醒道:“姑娘可要記得今日所言,他日可不要因為口舌之誤連累師門”

風輕陌怔住,似是明白了什麼,但似乎又不太明白,但又似想起什麼,下意識的將桃夭待到身後,麵帶決意道:“隻要不波及師門,連輕願聽葛大哥調遣。”

葛正峰對風輕陌的表現很是滿意,點點頭道:“先回去吧。”

風輕陌低頭退出,心中卻是心思迴轉。

看來這葛正峰同皇室應當還有什麼牽連,不然也不會似對三皇子有怨,要除之而後快。

風輕陌不想與皇室扯上關係,雖麵上裝作不堪威脅答應了與葛正峰一起汙衊三皇子,但她不打算這麼做。

想拿她當槍使?門兒都冇有。

風輕陌拉著桃夭離開葛正峰的屋子,並冇有回到自己房間,而是讓桃夭先回去,自己則繞了個圈兒,來到三皇子門前。

隻是還冇有等風輕陌靠近,便聽到三皇子屋裡傳來瓷器摔碎的聲音。

風輕陌挑眉,翻身跳到房頂,偷偷揭開一片瓦,便聽到三皇子有壓抑暴躁的聲音。

“他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父皇養在外麵的一條狗,竟然敢不將我放在眼裡!”三皇抬手又要砸東西,卻被身邊一個隨從攔住。

“殿下,您聽我說,”那隨從拉住暴躁的三皇子,道:“如今皇上病重,所有皇子都盯著那個位置,您現在可不能與十四皇子撕破臉,他雖一直外養,但卻得到了劍門宗的重視,劍門宗的下一任掌門,說不定就是他啊!”

“那難道我就要忍氣吞聲看他的臉色?!”三皇子甩開隨從的手,質問道。

“那倒也不是,隻是您稍稍忍這一時,我們……”那隨從剩下的話是貼在三皇子耳邊說,因此風輕陌冇有聽清。

隻是看那三皇子與隨從陰桀的笑,也能猜到不是什麼好主意。

可以使用鍵盤

36/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