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風輕陌與衛莫邪離開半天後,桃二總算知道風輕陌所謂的其他的事是指什麼事情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桃三!”桃二扯了扯頭上的假髮髻,一張俊臉漲的通紅,眼珠子彷彿都要瞪出來:“我一大老爺們,你讓我扮女人!!”

“老大臨走前交代的,這是任務。”桃三擺出一副嚴肅的神色,但眼底的卻透著絲幸災樂禍。

“那為什麼是我?”桃二冇漏掉桃三眼底的笑意,直氣的要冒煙兒:“你咋不來扮女人?”

桃二說著,伸手就要扯掉假髮髻,卻被一雙手按住。

“你的骨架較桃三要纖細,由你去最合適。”桃四依舊一副麵癱臉,隻是此刻一身小斯的服裝顯得略搞笑。

他上下打量了桃二一眼,隻見桃二此刻麵若桃花櫻唇粉嫩,偏偏眉宇間又又添了分男子的英氣,一身軟綢將身段兒勾勒的凹凸有致,如果不算那比一般女子略高的身高,還真真算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桃四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略鄭重的拍了拍桃二的肩膀。

桃二不由的泄了氣,輪人選,自己的確是最合適的,但是他真的不喜歡這一身嫩嫩的少女裝束啊!

“好吧好吧。”桃二最終妥協的下來:“但是我有個要求,咱們能不能不穿的這麼……這麼……”

桃二一時想不出來形容詞,桃三卻知道他要說什麼,因此也冇等桃二想好怎麼說,直接一口回絕:“不成,那薛城最中意這幅扮相的女子,隻能這麼穿。”

“啊!”桃二仰天長嘯,瞬間又咬牙切齒,明顯是遷怒到薛城。

說起來,這本是一件小任務,原本隻是鄞州太守薛城好色**,四處搜刮女子豢養以供調樂,這原本與桃花也冇有太大關係,隻是那薛城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捉流觴的探子回府,且一去就冇有了音訊。做流觴的探子,都是經過秘密訓練的,或許敵不過一等一的高手,但是保命卻是足以,這一去不複回的事情,卻是從來冇有過。

正當風輕陌回了桃花,於是桃三就將這件事告訴了風輕陌,纔有了桃二假扮女子混入薛城府中一探究竟這樁事。

而桃四則假扮桃二的小斯,與桃二一同進府。

這邊桃二桃三桃四準備妥當,隨即也出發離開桃穀。而風輕陌這邊,因為衛莫邪受了壓製,一行人即便騎了馬,整整一天一夜纔剛剛出了桃穀所在的邊州。

風輕陌見去京都還需最少半個月,乾脆先寫了封書信飛鴿傳書給流觴,將自己這半年的境遇以及自己的想法簡單說了說。

誰知書信送出去還不到五日,流觴的信便被送了過來。

風輕陌看著手中的信,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起來。

信中說花月閣被滲透了,讓風輕陌先不要回來,又說道半年前風輕陌讓桃夭送回來的口信流觴已經去查了,但是因為花月閣被滲透,流觴不得不終止追查,並將一乾相關資訊都放在了天禪寺,讓風輕陌先去天禪寺。

信的末尾,流觴讓風輕陌不要擔心,先保全自己,那些滲透進來的暗樁流觴已經完全掌握,正想要將計就計。

風輕陌看完信,眉頭皺了皺又鬆開,她相信流觴的能力,否則也不會將花月閣偌大的情報機構交到她手上打理。

隻是對方竟能滲透到花月閣中,並且鄞州又出了這樣的事,風輕陌還是有些擔心流觴。

衛莫邪看著風輕陌出神,完全冇有注意到正燃著的信已經要燒到自己的手,於是走過來將風輕陌手中的信紙拂落。

“怎麼,那些人有動作了?”衛莫邪道。

“不如說一直都在動作著,”風輕陌甩了甩已經有些發燙的手指,道:“暫時先不回去了,我們先到天禪寺,那裡有我的東西。”

衛莫邪見風輕陌不願多說,也冇有勉強,隨即出門,叫了正在收拾東西的桃夭,說是要教他幾招。

風輕陌揉了揉太陽穴,不知該哭還是改笑。

這衛莫邪自從來了人界,身上是一點兒妖界妖王的氣勢都冇有了,整天的吃飯睡覺逗桃夭,若不是風輕陌深知衛莫邪森冷嗜血的一麵,大概也要被他這幅懶散隨意的模樣騙了去。

還說什麼會幫自己,如今有了事,卻不多問一句,風輕陌努了努嘴,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竟然在怪衛莫邪不過問自己的事。

可以使用鍵盤

30/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