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是夜,零散的幾點星子掛在天角,一輪圓月朦朦朧朧,躲在烏雲之後時隱時現。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赤炎山腳下的小村莊稀稀拉拉的亮起幾點燈火,又漸漸歸於黑暗。

靜謐的夜空下涼風漸起,卻吹不散越聚越濃的陰雲。圓月徹底隱於雲後,零散的幾點星子也不見蹤影。正是天地無光之時,卻見赤炎山頂紅光一閃,同時電閃雷鳴,瓢潑的大雨頃刻而下。

轟隆的雷聲伴著嘩嘩雨聲,壓的連村中的狼狗們也瑟瑟發抖。

然而在這傾盆大雨中,卻有五個黑影在迅速挪動。雷雨聲遮掩了他們的聲音,大雨之下又掩蓋了他們的氣味。五個黑影彷彿鬼魅一般,悄無聲息的在夜雨中潛行。

“老大,你確定他們會來這種地方?”五個黑影中身形最小的一個摸了把順著頭頂留下來的雨水,壓著嗓子問道。

“嗯。”被稱作老大的黑影肯定的回道,聲音在夜雨中顯的有些低沉,雌雄莫辨。但被雨打濕了的夜行衣卻將其玲瓏的身姿儘數勾勒出來。

是個女人。

剛剛發問的黑影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稱作老大的女人抬手止住。

那女人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身形一晃,躍到一顆樹上。其餘四人見狀也紛紛上樹,屏息凝神。

不過片刻,樹的左前方便傳來行走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幾聲抱怨。

“你說這冥尊也真是的,非要挑著這大半夜的叫我們來這種地方!”聲音裡透著濃濃的不滿。

“我說也是,千裡迢迢的跑到這種窮山溝兒,又碰上這破天氣……”另一個聲音接道,但被打斷。

“行了都彆說了,冥尊既吩咐我們過來,必有他的用意,與其在這裡抱怨,不如趕緊趕過去看看究竟是何事。”

這人似乎在人群中頗有地位,他開口後,眾人都安靜了下來,隻繼續低頭趕路。

待人群走遠,樹上的五人才從翻落到地麵。被稱作老大的女人抬手摸了摸下巴,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望著人群遠去的方向不知在琢磨什麼。

片刻之後,女人開口:“桃夭,桃四,你們現在速速趕回花月閣,告訴流觴線索正確,順著這條線繼續追查。桃二桃三你們隨我來。”

說罷女人就要去追那群人,卻被稱作桃夭的拉住。

“桃大,咋又是俺去做這通風報信兒的事兒?”聽聲音,正是那身形最小的黑影。

女人一聽這傢夥連老大也不叫了,便知這桃夭兒是早就心有不滿,但此時又是非常時期,容不得胡鬨,於是女人便板起臉:“你這小幺兒,人最小心挺大,就你那毛脾氣,壞了我的事兒算誰的?”

桃夭一聽女人又拿他脾氣說話,當下撅起嘴不樂意了,但是瞬間又發現自己這表現正中了女人下懷,窘的連桃四也冇喊,一蹬腳便原路往回跑。

桃四見桃夭一眨眼跑出去幾十步,對著女人略一點頭轉身追去。

桃二桃三見狀,紛紛歎氣:“輕陌,桃夭兒這脾氣就是你給慣的,他這樣可怎麼做殺手。”

女人卻隻是笑笑,淡聲道:“走吧。”

三人施展輕功,瞬間便追上了之前的人群,為保安全,卻隻是遠遠的吊在人群尾巴處。

人群一路蜿蜒曲折著走,於子夜時分總算來到赤炎山半山腰的一處建在密林裡的庭院。

這處庭院占地極廣,卻因建在密林裡,借山石草木掩蓋,在山腳下竟無人能發現。

風輕陌心中暗驚,還好碰上了這群人,否則憑自己還真不一定能找到這裡。

夜雨依舊,天空中的烏雲卻漸漸散開,極淡的天光灑落大地,讓眼前的庭院更顯幽深恐怖。

風輕陌揮手招呼桃二桃三,一路飛簷走壁,如貓兒般靈活的來到人群聚集的大廳屋頂。

廳內人員眾多,卻聽不見一絲嘈雜之聲。桃二桃三就要揭開瓦片,風輕陌伸手阻止,桃二疑惑的眨眨眼。

風輕陌也吃不準心中的感覺,隻覺得屋內有股若隱若無的氣息,這股氣息讓她很不安穩,於是決定自己親自上馬。風輕陌壓了壓手,示意桃二桃三不要輕舉妄動,隨後用秘法收斂全身氣息,單腳勾住飛簷,便翻身來到廊簷之上。

廊簷之上有橫木,風輕陌如壁虎一般貼在橫木上,頭部緊靠著窗子上方,伸手從懷中取出一瓶藥水,向著窗戶紙滴了一滴,那窗戶紙便暈開一小片透明,廳內的景象就出現在的風輕陌眼中。

一個頭戴鬥笠,臉帶黑色麵具的人坐在正中間的椅子上,他似乎受了傷,深灰色的衣服上有大塊的血跡,不知是他的還是旁人的。黑麪具旁邊坐著兩個黑衣人,也帶著鬥笠,但是罩著黑紗,看不大清楚是誰,但從衣著來看,似乎是魔教的人。

風輕陌暗暗記下,轉眼看向其他人,卻發現窗戶上有亮光閃爍,仔細一看,竟是無數極纖細的絲線,絲線隱於窗紙,一路延伸至風輕陌看不到的地方,料想尾端該連著警鈴之類的物件。風輕陌抬眼,發現屋頂的瓦片上同樣有亮光閃爍。

好個老狐狸,還好冇有讓桃二桃三去揭瓦片……

風輕陌暗暗想著,卻見那黑麪具站起身,似乎要說話。

風輕陌回神,正要凝神聽聽那黑麪具說什麼,隻見銀光閃過,人群中靠近黑麪具的十幾人紛紛倒地。鮮血噴湧而出。風輕陌眼神一暗,這才發現人群外圍的人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番情景,非但冇有受到驚嚇,反而迅速結成陣型,一起吟誦著什麼。

風輕陌擰眉,這顯然是什麼儀式,隻見那倒地幾人的血逐漸連成一個古怪的圖形,隱隱發出暗紅色的光,而那黑麪具此時割破自己的手腕,從他的手腕中溢位一團類似於火焰的東西。風輕陌瞪大眼睛,這是什麼?

正待風輕陌要仔細看清楚時,卻聽到屋頂傳來噗的一聲。聲音雖然極小,但在廳內這群高手耳朵裡,尤其風輕陌耳朵裡,卻如驚雷一般。

黑麪具迅速將那團東西收回體內,風輕陌暗道糟糕,準是桃二那小子壞事,也顧不得會不會被髮現了,翻身便上屋頂。

風輕陌腳剛落在屋頂上,便有青藍灰黑白五色衣著的人從廳內破屋頂而出,劍光如霜,直取桃二桃三性命。

風輕陌一看是剛纔陣型中最中心的五人,便知此五人不可小覷,桃二桃三未必招架的住,於是疾發暗器,將其中三人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這邊,並大喊道:“跑!”

桃三一人接了兩招,手臂被刺傷才堪堪避過,轉頭就要跑卻見桃二竟然在發呆。

黑白二人冷劍電至,桃三拚了背後捱上一刀一巴掌將桃二打醒:“你發什麼呆!跑!!”

桃二這纔回神,眼前情景卻將他嚇了一跳。也來不及多想,抬手接住白衣人疾來的第二劍,拉著桃三便跑。

黑白二人見桃二桃三逃跑,卻也不追,反身追向風輕陌那邊。

桃二桃三一直飛逃出赤炎山才漸漸停下來,事實上不停下來也不行了,桃三身中三劍,雖然已經將主要的經脈封住,但隻要一動就會血流不止,再不救治怕就要失血而亡。

“你他孃的怎麼回事?”桃三扶著桃二的肩膀問道:“那種時候你竟然他孃的還能放屁?!”

“我放了屁?”桃二驚道:“我不知道,那段時間我好像……不在自己身體裡了。”

桃三聞言皺眉,但也冇有多說什麼,桃二雖然平時不著調,但絕不是在大事上會掉鏈子的人:“走吧,趕快給老子找草藥止血,他媽的疼死老子了。”

“唔。”桃二悶聲應了聲:“也不知道輕陌怎麼樣了。”

“她既然會動用暗號”跑“,讓我們自己顧全自己,就應該有辦法脫身,我們得相信輕陌。”桃三擰眉道,失血過多讓他走路發飄,不得不把更多的身體重量壓在桃二身上。桃二有所感覺,也不再多話,趕緊扶住桃三向一個小破廟走去。

雖然桃二桃三相信風輕陌,但被五人追殺的風輕陌卻有些不相信自己。

怎麼就都朝著自己來了?

風輕陌疑惑,這五人雖然一路追殺,但卻並冇有下真正的殺手,看樣子是要生擒自己……

因失血過多而產生的眩暈感讓風輕陌皺了皺眉,不得不停止思考。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風輕陌努力集中精神,迅速掃視著周圍,發現自己一路邊打邊逃,竟然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此時雨已經漸漸停下,絲絲縷縷的雨絲落在風輕陌的臉上,臉上的蒙麵黑巾早已在打鬥中扯落,幾縷黑髮黏在風輕陌略顯蒼白的臉上。

風輕陌掃視四周,還冇有看仔細,便聽身後破空聲傳來。

風輕陌隻得拚儘全力調動體內真氣,又踉踉蹌蹌的向前飛奔的幾十步,突然發現前麵竟然是斷崖。風輕陌皺了皺眉,此時腳步聲已經追至身後。

“你還是束手就擒。”灰衣人道,聲音冰冷。

風輕陌轉身,後退幾步,嘴角勾起一個輕蔑的笑:“你做夢。”然後縱身一躍,跳下懸崖。

呼呼的風聲劃過耳際,風輕陌取下自己的腰帶,歎口氣:“有骨氣這種事情,果然不是好做的。”

有樹木枝杈從眼前劃過,風輕陌調動體內最後的真氣以腰帶為鞭卷向樹枝,樹枝承重不支,劈啪斷裂,但卻稍稍減緩風輕陌下墜的趨勢。風輕陌以此法捲了三四支樹枝後終於力竭暈過去,重重摔在了一個稍粗的枝杈上,將樹枝壓的將斷不斷。

1/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