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休息過後,狼大狼二便離開了赤炎山,但是具體去了哪裡,風輕陌並不知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原本狼大狼二準備離開時,風輕陌也打算準備準備去那座赤炎山的殿中,但是衛莫邪居然說自己冇有休息夠,硬拉著風輕陌繼續睡覺。

風輕陌無奈,但卻並不排斥,在妖界時處處提防小心,確實還冇有很好的休息過,於是也躺下繼續睡。

此時的天空已經泛白,初秋的節氣讓清晨的空氣有些微微的發涼。

睡夢中的風輕陌不由的蜷縮起來取暖,但是還冇等自己把自己暖起來,風輕陌就感覺到自己被挪到了一個溫熱的懷抱。

熱熱的氣息吹到脖子上,風輕陌感覺癢癢的,但是卻不像之前那麼陌生和牴觸,反而有些安心。

風輕陌迷迷糊糊的想著,漸漸的又陷入的沉睡。

衛莫邪一直冇有說話,等到風輕陌放鬆身體又入睡時,才脫下衣袍蓋在了風輕陌的身上,自己則走了破廟。

走出破廟的衛莫邪站在破廟的廟門外,目光放在極遠的天際,墨青的眸底沉沉似淵,涼風拂起他的墨發和衣襬,卻吹不動天地間那道筆直的身影。

許久,衛莫邪才微微垂了頭,蹋著涼風向著一處走去。

風輕陌在衛莫邪走後不久就醒了過來。

起初還迷迷糊糊的風輕陌在發現衛莫邪不見了之後就徹底清醒了過來,有些慌亂的四處看了看,但是在注意到自己蓋著衛莫邪的外袍時,風輕陌又安定了下來。

風輕陌抓著外袍看了看,依稀想起來昨晚覺著冷,然後有一個溫暖的懷抱抱著自己。

“居然已經習慣了?”風輕陌喃喃,又看了看手裡的外袍,想起自己剛剛的慌亂,突然有些氣急敗壞的把外袍扔到一邊。

但是將外袍扔到一邊的風輕陌又安靜了下來,垂頭不知想了些什麼,再抬頭時,靈動的眸中已經是通透的笑。

“怎麼自己也變得喜歡胡思亂想起來了……我還有那麼多的事冇有做,況且…..”風輕陌笑著把外袍撿了起來,拍了拍上麵的塵土,然後來到院子裡:“在我冇有價值之後,他會不會留著我還是個問題呐。”語氣有些微微的落寞。

風輕陌捏著手裡的衣服,站了一會之後突然跨下肩膀:“他姥爺的,以後要怎麼活命可真是個問題,看來我得抓緊了……”

初秋的天氣微涼,微風徐徐送來怡人的清爽,風輕陌皺緊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取出果子吃了起來。

衛莫邪雖然不知去了哪裡,但是應該很快就會回來。自己離開人界在妖界待了小半個月,人界卻已經由盛夏到了初秋。

風輕陌邊吃果子邊盤算著之後的事。

衛莫邪來人界是來鑽空子的,現在第一步已經做到了,但是卻不知道第二步是什麼。

而自己既然已經回到了人界,那麼追查十年前滅門案的事就不能再繼續耽擱,也是時候回去看看了……

風輕陌慢慢想著,看著天際的幾朵白雲優哉遊哉的等著衛莫邪回來。

因為實在是太舒服,風輕陌想著想著就又睡了過去。導致衛莫邪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一幅畫麵。

風輕陌坐在廟門的門檻上,懷裡抱著衛莫邪的外袍,手裡還拿著咬了幾口的果子,門檻的四周散落了幾個果核,陽光落在風輕陌白皙的臉上,照的風輕陌臉色微紅。

衛莫邪看著,慢慢的勾起一個淺淺的笑,竟是連自己都冇有察覺到的溫暖明亮。

似是有感應一般,風輕陌的睫毛顫了顫,慢慢睜開眼睛。

因為陽光的原因,風輕陌不能完全的睜開眼睛,隻是眯著眼睛看向前方,卻見頎長的黑色身影緩步而來,彷彿帶起了一片微涼的風。

“你回來了?”風輕陌揉了揉眼睛,慢慢站起來:“去哪兒了?”

衛莫邪已經來道風輕陌的身邊,從風輕陌的手中接過外袍,回答道:“去見了見故人。”

“故人?”風輕陌詫異道:“你在人界竟然會有故人?”

“怎麼,我就不可以有故人麼?”衛莫邪又恢覆成的從前的樣子,伸手勾住風輕陌的肩,垂頭靠在風輕陌的耳邊:“倒是你,抱著我的衣服睡覺,這算是邀請嗎?”

言罷,居然咬了風輕陌的耳垂一下。

風輕陌慌亂的彆過頭,臉上的紅暈一直染到了耳邊,煞是可愛。

“你……你亂說什麼,”風輕陌穩了穩心神,掙開衛莫邪的手臂坐到一邊。

“你不要轉移話題,什麼故人?”風輕陌一離開衛莫邪就恢複過來,腦子也轉了起來。

“既然你這麼在意……”衛莫邪勾唇:“我偏不告訴你。”

說罷,留風輕陌一人在那裡目瞪口呆,自己抬腳向廟裡走去。

直到衛莫邪走進廟裡,身後才傳來風輕陌的喊聲:“你也忒小氣了吧?”

“想知道就進來。”衛莫邪同樣喊道。

話音剛落,就見風輕陌坐到了身邊。

“你就這麼好奇?”衛莫邪問道。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快說。”風輕陌催促道。

衛莫邪瞄了瞄風輕陌,開口道:“之前還欠你一個故事,今天一併告訴你吧。”

“故事?你什麼時候欠我故事了?”風輕陌問道,在腦海中思索了一圈兒,但是冇有想起來衛莫邪什麼時候欠了自己故事。

衛莫邪見風輕陌忘記問過自己為什麼姓衛不姓巫馬,也不提醒隻是開始講故事,風輕陌於是乖乖的聽起來。

“狼族上一代狼主巫馬青陽生性桀驁不馴崇尚自由,在做了狼隱峰狼主之後,曾到人間遊曆,與一名女子相戀,並將女子帶回妖界。”

“後來這名女子在生孩子的時候力竭而亡。”

“此後巫馬青陽便帶著獨子生活,但是由於巫馬青陽思念亡妻,對於狼族的事逐漸放鬆起來,並且一如既往的不聽其父巫馬勿聞的話。”

衛莫邪說到這裡頓了頓,接著又道。

“而他的父親早就最這個不聽話的兒子不滿意,所以巫馬青陽在妻子離世三年時候,被他的手下破醜奪取妖丹衰老而亡。”

“破醜在殺了巫馬青陽之後還想對他的兒子下手,是巫馬青陽的老仆拚死將小孩兒送到山下,並以封妖鎖鎮其妖力。”

“男孩兒長到七歲時,被同鄉的小孩子掙下封妖鎖,妖力橫衝狂化屠村。”

“等到男孩清醒過來時,村子已經血流成河,包括收養男孩的衛姓人家。”

“男孩在村中待了三天三夜,後被遊曆的道修木易帶走,並拜其為師。”

“等到師父仙去後,男孩修煉至兩百歲,回家奪位血洗背叛者,並帶領其他族人來到狼隱峰。”

衛莫邪說完,轉頭看向風輕陌:“這就是我為什麼姓衛不姓巫馬,也是我在人界會有故人的來由。”

“那衛姓人家,同全村三百多口人,還有我的師傅,都葬在赤炎山。”

可以使用鍵盤

17/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