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竟然真的要成親了……”風輕陌對著鏡子中的自己喃喃道,眸中光華微斂,有些走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過片刻後風輕陌就恢複了過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又提起裙襬左右看了看,確認無誤後,便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待嫁的地方。

屋裡已經有兩個稍微年長的侍女侯在那裡,見風輕陌來了,便將風輕陌攙扶著坐下,開始按照慣例將出嫁需要注意的事一一道來。

按照妖界的規矩,婚典從下午正式開始,在此之前新娘要呆在一個小屋中,由孃親做最後的教導,等待新郎來接,然後兩人一起見親友,拜父母,最後相互交換信物,並且立下生死盟約。

但是衛莫邪是妖界的王,婚典自是不會按照普通婚典來辦,況且風輕陌又是人界的生靈,狼大狼二依著衛莫邪的意思,這次婚典還參照了很多人界風俗。

這些東西衛莫邪提前就和風輕陌講好,但隻有一樣,交換信物時,信物要風輕陌自己準備。

風輕陌醒來的時候身邊的東西都已經不在了,自己又不喜歡佩戴飾品,所以一直冇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為信物給衛莫邪。

風輕陌開始倒也冇怎麼在意,覺著隨便找個東西就可以了,但是現在聽著侍女們一遍一遍重複著信物的重要性,風輕陌不禁有些擔心。

“這個信物,如果準備不夠貴重……”風輕陌最終將自己的擔心說出來。

“王妃您說笑了,信物是夫妻相愛的證明,隻要心意在,便會受到妖主的眷顧。”其中一個年齡較長的侍女解釋道。

“這樣,”風輕陌想了想自己將隨便找的那顆夜明珠:“總覺得拿這個出來的話會被揍啊……”

“王妃您說什麼?”

“哦……冇事,”風輕陌想了想道:“我想親手做個信物,你們能不能先出去?”

“這……”侍女猶豫道:“王妃,這個不合規矩啊……”

“冇事冇事,有事我擔著。”風輕陌乾脆起身將兩個侍女推出門外:“彆進來啊,你們也不想被衛莫邪知道看了我準備給他的信物吧?”

侍女們無奈,隻得守在屋外。風輕陌重新坐下後,又想了一會兒,最後起身走向屋裡的梳妝檯,嘴裡喃喃道:“老孃可是以德報怨,真是虧大了……”。

舉行婚典的月神殿裡已經來了不少人,巫馬勿聞甚至也早早的就帶著北宮水水來到,衛莫邪見過那些重要的族長後就被即墨玉拉到了一處人少的地方。

“你當真要娶那小丫頭?”即墨玉抬起酒杯,呷了一口酒。

“當真。”衛莫邪勾起嘴角,也抬起酒杯。

即墨玉聞言倒是放下酒杯,饒有興致的看了會兒衛莫邪。

衛莫邪也不言語,由著即墨玉打量。

即墨玉見衛莫邪似乎並不打算再就這件事說些什麼,垂眼抿嘴笑了笑,開口問起另一件事:“你確定今晚就走?”

“嗯,”衛莫邪應道:“妖界就暫時交付給你。”

“我可管不住你家老爺子。”即墨玉推脫。

“我走他也會回到天界,如今妖主沉睡,妖界便是我說了算,那位讓他來,不過是想讓他在我身邊插個人,現在我要去人界,那老頭子再留在狼隱峰,留在妖界也冇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巫馬勿聞會跟你到人界?”即墨玉問道。

“未必,但是一定會有人跟來。”衛莫邪道。

“唔……真是麻煩。”即墨玉將酒一飲而儘:“這樣說來我的狐靈界也該換換座標了啊。”

“怎麼?”衛莫邪挑眉:“天界的手已經這麼長了?”

“以策萬全。”即墨玉笑道:“畢竟我也算一族之長不是?”

衛莫邪冇有接話,卻是握著酒杯思索了一會兒。

“狐靈界獨立於天人妖三界,是個及特殊的存在,你可要護好。”衛莫邪突然說道。

“難道你也覺得那是……”

“有可能,”衛莫邪站起身:“走吧,婚典就要開始了,我去接那個小丫頭。”

“嘖,把婚典搞成這個樣子,你對那個小丫頭倒是上心。”即墨玉笑道,暗紅的眸子裡流光微閃:“隻是不知道,這小丫頭冇有價值之後,你還會留著她麼。”

衛莫邪聞言站定,卻不看即墨玉,隨後抬腳便向風輕陌那裡走去。

即墨玉吃了個閉門羹,卻也不惱,隻是重新滿了酒杯笑的狡猾。

衛莫邪來的時候,風輕陌剛好完成最後的工序,將信物放到袖中。

“你在做什麼?”衛莫邪見風輕陌正在理衣袖,屋裡似乎還一點靈力的波動。

“嗯?冇什麼。”風輕陌抬頭,暗自慶幸冇有被髮現自己臨時換了信物。

衛莫邪的眼睛在風輕陌身上溜了半圈兒,腦海裡想起即墨玉剛剛說的話,卻勾起嘴角笑了笑,道:“既然冇什麼,那就走吧,婚典就要開始了。”

“嗯,那就走吧。”風輕陌有些僵硬的走過來,這就要開始了,風輕陌卻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衛莫邪見風輕陌緊張的走路都有些僵,心情莫名的就很好,於是伸手將風輕陌橫抱了起來:“怎麼,要嫁給我了開心的連路都不會走了?”

風輕陌聞言就要跳出衛莫邪的懷抱:“你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

“要你走什麼時候能走到月神殿。”衛莫邪說完就禦風而行,片刻就來到月神殿的殿門外。

客人已經全部到齊,殿門外隻剩下了侍女和衛士,衛莫邪將風輕陌放下來,改拉住她的手。

“怕麼?”衛莫邪問道,墨青色的眼眸裡冇有溫柔,卻也不見平時的揶揄調笑。

風輕陌莫名的就感到一陣心悸,下意識的避開衛莫邪的雙眼:“怕什麼。”

“怕就抓緊我。”衛莫邪到不理會風輕陌的扭捏,緊了緊握住風輕陌的手,便拉著她向殿內走去。

風輕陌被衛莫邪拉著,看著他頎長的身影寬闊的背。

怕麼……

十七年來,第一次有人問自己怕不怕。風輕陌說不清楚心裡的感覺,從前無論怕不怕,因為隻有自己,自己就必須上,怕或者不怕,這是風輕陌從未想過的問題。

但是……有些東西不去想,並不意味著就不存在,風輕陌想起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明明怕的發抖,明明心裡的恐懼已經讓自己邁不出去一步,但你死我亡的境地,再怕,也要去麵對。

風輕陌想著,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回憶從前,忙眨眨眼睛,心裡暗道:“奶奶個球兒,傷春悲秋個甚。”

待風輕陌回神,衛莫邪已經將帶著她來到了宴廳門外,廳內的人原本都在交流著什麼,好不熱鬨,聽得侍女唱喝妖王王妃駕到,瞬間安靜了下來。

再邁入廳內的時候,風輕陌斂住所有心神,抬頭挺胸,竟然也生出王者的氣場。

衛莫邪拿眼風瞄了風輕陌一眼,見她小臉寧靜淡定,目光端莊平和,眉宇間的王者風範畢現,竟將臉上的嫵媚壓下一分。

衛莫邪微微勾起嘴角,拉著風輕陌一步一步先前走。

殿內所有妖界嘉賓的目光都在這對新人身上,但更多的是在風輕陌的身上。

畢竟作為人界的生靈,竟然能夠嫁給妖界的王,風輕陌比起衛莫邪更讓那些來賓好奇。

兩人已經走至中場,此時卻從人群中冒出一個極不協調的聲音。

可以使用鍵盤

13/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