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待衛莫邪離開巫馬勿聞的宮殿後,北宮水水才收回貪戀的目光。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爺爺,你為什麼不讓我殺了那個賤人?”北宮水水彎下腰為巫馬勿聞捶腿,眼中凶光畢露。

“傻丫頭,你以為有邪兒在,你傷的了她?”巫馬勿聞聲色慈祥,隻是眸底的和藹之色卻漸漸退去。

“那……那就真的讓莫哥哥娶那個賤人嗎?水水不願意!”北宮水水撒嬌道。

“他們既然已經結成血契,隻要一方不死,另一方就一定不能再嫁娶其他人,這是我們狼族的傳統,但是若是一方死亡,那血契就做不得數了。”巫馬勿聞說道,垂下眼瞼看向手中的扳指,並將它拿了下來。

北宮水水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爺爺的意思是……”

“切記不可在狼隱峰動手,否則爺爺也保不住你。”說罷,將扳指放在幾上,飄身離去。

“放心吧爺爺,水水知道怎麼做。”北宮水水道,看著幾上代表巫馬勿聞信物的扳指,眼底光芒閃爍。

衛莫邪帶著風輕陌離開巫馬勿聞的宮殿後,便直接抱起風輕陌幾個閃身來到自己的寢宮。

“喂,這是哪裡?”風輕陌揉著被北宮水水擰的發紫的胳膊,四處打量著這座宮殿。

“以後無論在哪裡都喊我莫邪,”衛莫邪道:“你也不想被識破小命不保吧。”

“你還冇說這裡是哪裡。”風輕陌走到圓桌前,給自己倒了杯茶水。

“我的寢宮,你用的杯子正是我最喜歡用的那個。”衛莫邪道。

“噗!”風輕陌嘴裡的一口水全吐了出來:“寢宮?你的杯子?!”

“不必興奮至此。”衛莫邪也坐到圓桌旁。

“興奮你奶奶個球兒!我要回去睡!”風輕陌起身就走,可是剛抬腳走出一步就走不動了。

“怎麼不走了?”衛莫邪繼續喝著自己的茶水,似乎篤定風輕陌不會走。

“要是你能保證你家的老頭子和水水今晚能安生我打死也不再這兒……”

“想留在這裡就直說,哪來那麼多理由。”衛莫邪放下手中的茶杯,瞬間來到風輕陌的身後抱住她:“我最是疼愛你,哪裡捨得你受半分委屈。”

低低的聲音吹在風輕陌的耳邊,彷彿情人間的私語。

風輕陌見衛莫邪的口氣突然變了,心中瞭然,配合的低著頭,彷彿在羞澀的迴應著:“喂,他們動作可真夠快的,那些眼線不會一晚上都在這裡吧?”

衛莫邪聞言突然咬住風輕陌的脖子,尖尖的犬牙甚至紮到皮肉裡一點,滲出點點血跡。

“莫……莫邪!你這個小氣鬼,不就是叫錯一次麼!”風輕陌改口,握住衛莫邪的環抱著自己的手:“行了彆舔了,你是狗嗎?”

“這是你犯錯的懲罰,下次直接咬斷你的喉管。”衛莫邪示威般的咬了一下,然後突然用力,將風輕陌抱起來扔到了床上。

風輕陌措手不及驚呼一聲,然後就被衛莫邪捂住嘴。

“配合點,”衛莫邪附身在風輕陌耳邊低聲道,鬆開手撐在風輕陌身邊:“你想辦法讓人離開,不然我就來真的了……”

風輕陌瞪眼看著正壞笑著的衛莫邪,看了一會兒見他真要低頭吻自己,忙推住衛莫邪的肩膀,最後一閉眼,喊道:“啊……討厭啦……莫邪好壞哦…。。”

“再嫵媚一點!”衛莫邪指揮。

“哎呀……不要那個樣子啦 ̄”風輕陌的臉紅的彷彿要滴出血來,臉兩隻耳朵都通紅。

衛莫邪看著風輕陌閉眼紅著臉,目光掃到風輕陌之前被北宮水水捏自的胳膊上,便伸手握住風輕陌的胳膊,風輕陌瞬間睜開眼睛,卻見衛莫邪隻是在為自己療傷。

“你……你竟然這麼好心,你們的法術也太厲害了吧”風輕陌眼見著胳膊上的淤青退去,不可思議的道。

“繼續!”衛莫邪見風輕陌隻顧著看胳膊,伸手在風輕陌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你!”

“還是想我親自動手?”

“……”

於是,第二天狼隱峰就流傳起了狼老大“性致”極好的傳聞,害的王妃喊了大半個晚上。

而確實喊了大半個晚上的風輕陌此時正窩在衛莫邪的大床上補覺,睡了一晚上的衛莫邪則神清氣爽的將佈置婚禮的任務派給了狼大和狼二。

狼隱峰的婚禮本不該由狼大狼二這樣的小嘍囉負責,但畢竟風輕陌是狼大和狼二最先發現的,如果不是狼大和狼二,也許風輕陌堅持不到衛莫邪來救她。

並且,雖然這兩個傢夥智商不足,但對於衛莫邪的忠心,那絕對是狼隱峰上能排的上名號的。

“老大,您的意思是按照人界的方法辦婚禮嗎?”狼大搖著尾巴道。

“不必照搬,隻是喜服要紅色的,人界以紅色代表喜慶。”衛莫邪道:“其他的你們安排就是,三日後我們便舉行婚典。”言罷隨風而去。

“老大的意思是,除了喜服,其他的咱們兩個做主安排?”狼二雙眼冒光,吐著舌頭興奮異常。

“哎呀,多大點兒事兒,看把你樂的……嘿嘿嘿……”狼大說了一句,也禁不住彎起狼眼笑了起來。

“咱們得把這件事做好,”狼大樂了一會兒回過神,拍了一爪子還在樂的狼二:“行了彆笑了!今晚就去查人界的曆史去。”

“嗯嗯,好好。”狼二眼睛還是笑的發彎,點著頭跟著狼二出門,結果冇注意腳下,被門檻絆倒啪的貼到了地上。

狼大踢了狼二一腳:“真冇出息!”

然後馱著狼二跑向狼隱峰放人界史的地方。

時值下午,風輕陌才清醒過來,衛莫邪不知去了哪裡,風輕陌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發現自己竟然睡了六個多時辰。

怎麼最近這麼嗜睡?風輕陌疑惑,自從來到狼隱峰,風輕陌就發現自己特彆容易暈倒,並且越來越嗜睡。但是運功又冇有發現自己的異常之處,難道是妖界水土不服?

不過如果是妖界的話,自己又是怎麼來到妖界的…正當風輕陌疑惑,一個侍女在外通報:“王妃,主上讓我們為您送些日常的衣物。”

“哦,進來吧。”風輕陌道。

於是侍女們魚貫而入,不一會兒屋裡便堆了一小堆衣服。然後又是朱釵首飾,件件價值不菲。

待到侍女們都離開後,風輕陌才仔細看了看這些衣物,也不知是什麼料子做的,摸起來輕薄而柔順,比自己身上這套衣服輕便的多。

風輕陌於是挑了件素色羅裙,換下了身上那套正裝。送來的朱釵裡風輕陌也隻挑了一件杏花羊脂玉的髮簪,將頭髮挽住,便不再修飾。雖不著脂粉,但看起來更多了分清新自然,墨眉杏眸,桃腮櫻唇,靈動仿若墮入凡間的仙子。

衛莫邪進屋的時候,風輕陌正收拾好,坐在梳妝鏡前一轉臉倒是讓衛莫邪小小的驚豔了一番。

清新中帶著那一回眸的嫵媚,彆有一番滋味。

可以使用鍵盤

9/50可以使用鍵盤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