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厛裡,安清月帶著麪紗很有禮貌,甚至用討好都不爲過的和一位穿宮人服飾的人說話。

安心的到來像是有些破壞剛好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