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氏倒也說話算話,第二天就把玲瓏閣收拾出來了,所謂的玲瓏閣就真的是一個三層的小閣樓,就在花園的中間,這閣樓原本就是賞花台,如今收拾出來給她住,就是要羞辱她。

可是安心覺得甚好,風景獨好,位置不錯,四処的地方都在眼皮子底下,起碼好過之前的小木屋,也算吳氏誤打誤撞做了件好事。

是夜――

正打算就寢,突然感受到一股陌生氣息,而且帶著很強的侵略性!

難道,吳氏這麽著急下手?

安心身躰緊繃,做好隨時戰鬭準備,閉目,假裝睡覺。

黑暗中一個身形似男子的人探進屋裡,警惕的看著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