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眼神暗了暗。

爲她而來?打的什麽鬼主意?

安清月臉都要氣綠了,剛才故作姿態的拿帕子,如今這帕子被自己扯得不成樣子。

安清影察覺她的異樣,趕緊提醒她,奈何她實在太氣憤了,盯著安心得眼睛都要噴火了。

無奈,安清影輕輕推她一下,不料安清月生氣的廻過頭瞪著她,那眼神像是要喫了她一樣,安清影嚇得不敢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