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麽廻事?

不僅台下的聽客們,就連被砸中的說書先生也是懵逼的。

安心站起,目光犀利的看著狼狽坐地上的說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