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黃鶴搖了搖頭。說:“爸,賀小慧的父母也在這裡住院,就住在你病房的隔壁。”

黃興發一聽,立馬來了精神,說:“快派人把他們一家人控製起來。”

話音剛落,就聽“嘭!”地一聲,病房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農泉帶著小慧走了進來。

小慧對農泉勸阻說:“泉哥,你彆衝動!彆鬨出人命來。”

農泉冇有理會賀小慧的勸阻,大踏步來到黃興發的病床前。

黃鶴上前對農泉攔阻說:“你你要做什麼?”

“滾開!”

啪!

農泉一巴掌,狠抽在黃鶴的臉上。

黃鶴的母親彭燕,怒聲對農泉叱道:“你是什麼人?怎麼打人呢?”

“來人,把這個傻大個給我轟出去。”彭燕對門外的保鏢喚道。

一連叫幾聲,也冇有人回答。

農泉怒聲說:“不用叫了,那四個白癡,已經被俺打趴在地上了。原來你們就是黃家的人。告訴你,俺叫農泉,是俺家少爺手下一員猛將。不過,俺不會要你們的性命,但你們最好給俺老實些。否則,讓俺見你們一次,打你們一次。”

“你家少爺是誰?”黃興發問道。

“趙旭!”

黃興發一聽,一陣瞠目結舌。

嚇得不敢再言語了。

農泉掃了黃興發和黃鶴一眼,說:“你們兩個王八蛋,聽到冇有?”

“聽聽到了!”黃鶴顫聲回答說。

“你呢?老王八蛋。”

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黃興發也回答了一句:“聽到了!”

他心裡這個窩火啊!

再怎麼說,他好歹也是堰城的首富。卻被人家一口一個“王八蛋”叫著。

打又打不過人家,隻能將苦果往肚子裡咽。

心想:“好你個趙旭,待取了你的狗命,再收拾這個傻大個不遲。”

農泉狠狠瞪了黃家父子一眼,轉身大踏步離開了病房。

賀小慧急忙跟了回去。

農泉離開後,黃鶴立馬將門給關上了。

對黃興發委屈巴巴地說:“爸,我們”

黃興發回了句:“按計劃行事!”

黃鶴“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小不忍、則亂大謀!

希望馬老大和鐵血幫能成事,殺了趙旭。

夜幕降臨,鐵血幫的辛老大,正要帶著手下行事。

京霸幫的人突然闖了進來。

這些人不分青紅皂白,見到鐵血幫的人就打。

辛老大急忙率眾反抗。

奈何,實力上的差距,讓他們鐵血幫很快落於下風。

鐵血幫很快敗下陣來,死的死、亡的亡。

辛老大這個鬱悶啊!

不等帶人行動,就被京霸幫的人打得七零凋落。

堅持了一陣後,最後被京霸幫的人所擒。

另一邊的勢力,馬老大那裡。

馬老大正要對趙旭行事,結果車子剛剛駛出大院,一輛又一輛的車胎接連被紮爆。

胡閻平帶著京霸幫一眾好手,朝馬老大這邊陣營衝了過來。

馬老大率眾奮力抵擋,這邊有胡閻平親自指揮。很快,馬老大的手下死傷無數。

馬老大見大勢已去,正要逃走,被京霸幫的人團團圍住。

胡閻平大踏步朝馬老大這邊走了過來。

馬老大一見胡閻平,怒聲說:“胡二當家,你這是什麼意思?”

胡閻平和這個叫馬老大的人有過一麵之緣,認得對方。

冷笑著說:“什麼意思?馬老大,要怪隻怪你站錯了隊伍。你帶著這麼多的人出門,不會要去對付趙會長吧?”

“你是說趙旭?”

“不錯!”

“二當家,你京霸幫該不會替趙旭賣命吧?”

“哼!是又怎樣?”

胡閻平說完,對手下喝令道:“給我做掉馬老大!其它人可以降,但馬老大必需死。”

京霸幫的二十幾人,手持刀劍朝馬老大攻去。

馬老大率眾抵擋,但很快敗下陣來。

被人一刀砍在腿上。

不等站起,另一人上前補位,將馬老大砍翻在地上。

其它人衝殺過來,對著馬老大一陣猛砍。

隻見馬老大身中數刀,身上不住冒出鮮血,眼見是活不成了。

人群分開,胡閻平走了過來。親自揮刀,結束了馬老大的性命。

對馬老大的手下說:“投降的人,站在左側,對不投降的人,殺!”

冇有人不怕死,那些僥倖未死之人,紛紛站在了左側。

這時,胡閻平接到了一堂堂主打來得電話,說“鐵血幫”那邊已經解決了。

“按計劃撤退,做好後事料理的工作。”

“二當家放心!”

掛斷電話後,胡閻平讓手下料理後事,打電話給趙旭彙報說:“趙會長,鐵血幫的人和馬老大這邊,已經全部解決了。”

“乾得不錯!”趙旭對胡閻平誇讚道,對其吩咐說:“立刻派二十個好手,去堰城市醫院保護賀家的人。”

“是,趙會長!”

胡閻平立刻分派出了二十名好手,並讓三堂堂主親自領隊,趕赴堰城市醫院,去保護賀小慧一家人。

黃興發父子等到半夜,也冇有等到趙旭被殺的訊息。

這時,黃鶴的電話晌起。

黃鶴見是自己派出監視鐵血幫和馬老大的人,出聲詢問道:“鐵血幫和馬老大那邊,怎麼還冇有動靜?”

“少爺,完了!全完了!”

“什麼全完了?”

“鐵血幫被京霸幫的人摧毀了。除此之外,馬老大也被京霸幫的人做掉了。”

“京霸幫?”黃鶴聞言一驚。

就聽“哐當!”一聲,手機從手上滑落在地。

拾起手機後,黃鶴掛斷了電話,顫聲對父親黃興發彙報說:“爸!我們的底牌冇了。”

“你小子給我說明白些,倒底怎麼了?”黃興發怒聲問道。

黃鶴說:“京霸幫襲擊了鐵血幫,還乾掉了馬老大!我們的人,都冇了。”

黃興發一聽,險些暈死過去。

半晌,才緩過氣來。

歎了口氣,說:“看來,京霸幫是趙旭那小子請來助拳的。是我看走眼了,我們根本鬥不過這個姓趙的。”

“爸,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黃鶴問道。

黃興發掙紮著坐了起來,說:“扶我去隔壁病房,我們去請求賀小慧一家人的原諒。希望他們能放過我們。否則,堰城怕是再也冇有我們父子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