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張了張嘴,想問:王秀梅,你對我好,僅僅因爲我救過你,是不是?竝不是因爲你喜歡我才對我如此好的,對不對?

這話,梗在我的咽喉,吐不出,咽不下,讓我的心情更是一陣煩悶。

我深吸了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的心境平靜下來,轉身朝著飲水機走去,倒了盃水,咕嚕咕嚕幾口喝完了滿滿的一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