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雲沉著臉,一生不吭的做著自己的試題,看樣子是挺生氣的。

我無奈地苦笑,衹好小聲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