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嶸猛地打了個噴嚏。

他現在是鎮守永昌府,永昌府之前那些被苗人控製的將領和官員,如今查明瞭有罪的都已經關押起來,上上下下都等著人手用,人簡直都忙不過來,他便乾脆一個人做了好幾個人的事兒。

鎮守著永昌府之餘,他也幫忙處置一些清理田地,

給百姓退還宅地之事。

正忙著查對文書,他便聽見外麵傳來何超燕的笑聲:“哎呀,伯爺這是怎麼了?這是打了勝仗了,京中有人掛念著了吧?不然怎麼打個不停的噴嚏?”

因為兩人之前有一起去到北鎮的經曆,之後又一起鎮守永昌府,所以兩人關係如今已經處的非常不錯了,

聽見何超燕開玩笑,蘇嶸也不生氣,同樣笑著反問:“這又怎麼了?是不是你光棍一條,

嫉妒我家裡有嬌妻掛唸啊?”

混熟了之後就知道彼此的脾氣,再加上軍中說話向來冇有那麼多忌諱,文縐縐的反而格格不入,果然,何超燕一聽這話就罵了一聲:“去你的,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知道我是個光棍兒,還來撩撥我1

兩人笑鬨過了,何超燕才說起了正事:“怎麼樣?來要回祖產的人多嗎?”

永昌府之前被離薑寨控製,實際上的田地住宅這些東西都不是百姓的,而是那些苗人的。

現在要把這些東西還給百姓,也是一件很難的事,

因為太過於久遠了,

很多人拿不出證明,無法證明田地這些東西是他們的。

這個時候,便需要官府存檔了。

但是官府之前一直都被苗人把持,

官府這邊的存檔其實也是有十分的大的漏洞的。

蘇嶸這差事辦的十分的費精力,

現在聽見何超燕問,

便忍不住歎了聲氣搖頭:“你說起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我隻能說太亂了,亂的叫人頭痛。這都已經這麼久了,但是真正覈實了的隻怕是還不到千分之一,這樣下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何超燕倒是冇覺得有什麼奇怪的,畢竟他是一直全程經曆了的。

他皺了皺眉:“這件事確實有些麻煩,畢竟說句難聽的,許多事都是死無對證,根本冇有法子弄清楚,都是一些爛賬了。但是,這事兒若是不處置好了,也麻煩,那些百姓這些年被壓榨的太狠了,為什麼人家現在是向著朝廷啊?就是因為朝廷說了,帶他們過好日子,

給他們活路。若是不給他們田地,他們肯定會覺得我們也跟那些苗人一樣言而無信。”

蘇嶸放下手裡的公文靠在椅背上長長地出了口氣:“是啊,說起來,這件事我還想著得去跟殿下商量商量。”

何超燕也讚同:“等殿下回來,還是跟殿下好好商量拿出個對策來吧。他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蕭恒是去黑花苗寨了。

黑花苗寨那邊如今已經圍著一圈又一圈的人。

倒不是朝廷的人和他們自己的人,來這裡的,都是其他苗寨的人。

之前這些苗寨都是跟著離薑寨的,但是現在離薑寨已經完了,他們的那些之前令人害怕和壓製其餘苗寨的老妖怪也死了,剩餘的這些苗寨當然得給自己找個出路。

現在黑花苗寨儼然是已經靠上了朝廷,大家都想來黑花苗寨探探情況。

看著底下那麼多的人,阿倫有些詫異,跟黑花婆婆商量起來:“該怎麼打發他們?”

黑婆婆之前去了一趟離薑寨之後就元氣大傷,一直都在臥床修養,也是最近這幾天才能重新走動,聽了阿倫這麼說,她站在山頂的吊腳樓看著底下那些人,淡淡的說:“打發他們做什麼?讓他們都進來,從前他們都是跟著離薑寨,害人的事兒冇少做,以後,就不能如此了。也該讓他們知道知道新的規矩。”

阿倫有些猶疑的看了一眼黑婆婆:“您的意思是?”

黑婆婆麵色依舊鎮定:“我就是這個意思,這些苗寨以後全都歸我們管束了,他們也該知道這個訊息了。”

這也是之前蘇邀讓白雪和她改變主意的條件。

正如蘇邀所說,當一個有名無實的皇妃有什麼用?隔得天高皇帝遠,便是想要照顧苗寨,以後怎麼能照顧的到?但是若是換一個方式就不同了,隻要把離薑寨拿下,那麼朝廷答應,以後承認黑花苗寨的身份,單獨給黑花苗寨一座城,當然,他們仍舊是得上供,也是大周的領地,大周也會派官員來治理。但是不同的是,苗寨的地位相當於大周的藩王,對於這座城池也擁有類似封地的權力。

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條件,裡麵也有許多細緻的條條框框。

但是的確是說服了黑婆婆。

畢竟,這是一個古往今來都不曾有過的先例,聽起來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阿倫果然欣喜的雙眼都發亮,他之前已經隱約知道苗寨跟朝廷談的條件,但是冇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條件。

以後黑花苗寨隻要不跟離薑寨一般自尋死路,那麼子孫的前程就都有了,不僅如此,自家的傳承也都保住了。

他看著底下黑壓壓的人,嘴角抑製不住的上翹,笑著道:“是,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跟他們說一聲1

黑婆婆咳嗽了一聲,半響才止住了咳嗽:“去吧。”

她看著阿倫下山,麵色始終未變,直到身上多了一件披風,才轉頭道:“你回來啦?”

白雪輕聲應了一聲,問她:“婆婆,您好點了嗎?”

黑婆婆語氣淡淡的,十分平靜:“你放心,我一定活的久一些,等到看著你能獨當一麵了,才捨得死。”

白雪一下子便攥緊了她的手,有些難過:“婆婆1

黑婆婆看著她,忍不住笑了:“這是怎麼了?人活著,哪裡有不生病不死的?便是那個老頭子,仗著一府的人,害了那麼多人的性命,不過也才活了一百九十歲嗎?我如今已經靠著自己活了八十一了,算是長壽了,有什麼好看不開的?再說,我且還得再活十年呢1

(https:///biquge/6262032/c730500139.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