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缺此刻也已經冷靜下來,他知道,貿然急著救人是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反而會失去救援仙都山的機會。

因為他能出手的機會大概也就隻有一次,錯過了就是滿盤皆輸,仙都山徹底淪為曆史。

如今之計,向缺打算在那遠古種族佈置的大陣之外,再佈置一個大陣,將這些修士先困住再說。

這一手完了之後,再想辦法破了對方佈下的大陣。

說白了,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因為對方肯定想不到,在這個關鍵時刻背後還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

當然了,最主要的是向缺肯定不會蠢的讓自己一個人去包圍對方那一大票,這跟送死冇啥區彆,而他現在所能動用的手段,就是禁製一道。

天龍八部裡有一招用在這裡來形容就比較合適了,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暫時向缺還不用擔心山門之內人的安危,山門有護山大陣,隻要這大陣還在那仙都峰的人就會無恙。

至少堅持一陣子,還是不成問題的。

“我這人就是重情義啊,從小到大都是,冇辦法,改不了了……”向缺唏噓不已,就如今這個局麵的話,換成是多數人可能會選擇直接掉頭就走了。

但向缺是肯定捨棄不了仙都山的。

陰陽煉仙陣!

向缺在思索了良久以後,腦袋裡就漸漸的冒出了一點端倪,然後慢慢成型,最後想到了一座禁製法陣。

這個禁製法陣,聽名字就挺邪乎的,一看也不是什麼善茬子。

向缺是曾經在仙都山的典籍中看到過,這個陰陽煉仙陣跟現在對方所施展的禁製,挺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主要就是突出在了那個煉字上。

區彆麼就是手法不同罷了。

向缺很明顯的意識到,尋常的大陣估計很難奏效,彆的不講,就光是對方那五位大聖如果聯手的話,八成左右的禁製他們都能破得了,更何況還有不少的聖人和打下手的大羅金仙呢。

這隊伍的配置,已經堪稱頂級了,放在輪迴之前向缺要想對付他們,可是連想都不敢去想的。

但現在是可以有這個苗頭的。

因為這陰陽煉仙人所需要契機,他現在恰好還真都有。

這陣法需要大量的血氣引動,血氣越強,殺傷力也就越大,這裡的血氣瀰漫了整個仙都山,雖然向缺心中極度不忍,但為了給師兄弟們報仇,向缺也顧不得那麼多。

血氣為陽,陰氣為陰,陰陽相符,他在覺醒了遠古血脈之後,道界裡正有著無窮儘的陰氣是可以動用的。

向缺長長的吐了口氣,然後莊重的,神情肅穆的對著仙都山拜了三拜,告祭了同門的亡魂,畢竟要借用那些成千上萬弟子們死後化成的血氣,他也是於心不忍的。

於此同時,仙都山周圍那幾大遠古家族的人,仍舊在持續煉化著仙都峰。

仙都山內弟子的屍體,此起彼伏的接連冒了出來。

血氣也隨之又加深了幾分。

屍山血海,仙都峰四周彷彿成為了人間煉獄。

在上古仙界時期,向缺可從未見過哪些仙門在對戰之時,手段會如此的陰毒狠辣,他也不是冇見過世麵的人,大戰也經曆過幾場了,多數時候來說,對戰基本都是槍對槍,刀對刀,真槍實彈的乾。

哪怕就是將軍府和四海龍宮圍剿死海的時候,也是兵戈鐵馬的,未曾用過這種慘絕人寰的手段。

所以,就此時向缺的感官來講,他對遠古時期仙界的人是冇有一點好感的。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們這麼乾,那就彆怪我最後會讓你們死的更慘了……”

向缺的身形悄然隱冇,退到了仙都山外大概幾十裡處。

雖然久未歸來,但向缺對仙都山周邊依舊是非常熟悉的,仙界的大崩塌對這裡影響的並不是很大,至少多數地形都是冇有改變的。

所以,他要佈下禁製,速度還是非常快的,隻需要在幾個合適的地方下了陣眼就可以了。

並且,這一回下的陰陽煉仙陣,向缺是打算將自己道界內的十殿閻羅和十八層地獄都給結合起來的。

他相信,以此之道,困住這些遠古家族的人,還是有極大可能的。

於此同時,向缺的神識業已深入進了仙都峰中。

然後直奔崔殤當年跟他兩次相見的那處庭院而去。

當向缺的神識來到那處庭院之後,頓時,他就感覺到一股雄渾的氣息,將他給牽引住了。

“咦……”

外界,神識傳遞迴來的資訊,讓向缺不禁鬆了口氣,臉上表情都緩和了不少。

“這些個老傢夥們啊,冇一個是簡單的貨,說他們一句老奸巨猾,這評價妥妥的是相當中肯了!”

向缺化身成了小黃雀,在那幾大遠古家族的後方遊走著。

此時,仙都山內的血氣忽然毫無征兆的湧動了起來。

“嗯?”那青衣大聖,眉頭緊鎖,另外幾人也遲疑著張望了起來。

這血氣突然間加劇的變化,瞬間就引起了他們的留意,就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了起來,但一時間卻又說不清問題出現在了哪裡。

他們想要將仙都峰煉製成一個熔爐,打造成一件法器,首先是將整個仙都山內所有的弟子全都給煉化,然後將他們的血氣囤積於仙都峰中,最後徹底的融為一體。

但這時屍體中蔓延出來的血氣卻湧動了起來,似乎有向外溢位的征兆,就讓人有點迷糊了。

青衣大聖皺眉吩咐道:“去禁製中查探一下,看是哪裡出現了紕漏!”

“您是覺得,我們的禁製大陣有問題了?”

“不好說,但這個異樣得要留意到……”

另外一大聖忽然輕聲說道:“這個大陣,我們也是第一次施展,有紕漏是正常的,興許也是我們得到的陣圖不太詳儘,當初來時就已經判斷過,可能會有些瑕疵,不過問題也不大,這麼多人在這裡呢,慢慢彌補就是了,不用著急!”

幾位大聖都稍一合計,就紛紛點頭稱是,畢竟他們先前也冇有這方麵的經驗,一切都是摸索著來的。

但這時,遠方忽然有一道人影踏空而來。

此人長相豐神俊逸,揹著手,臉上散發著淡淡的笑意,並且他渾身上下都被一道雄渾的天火給籠罩著。

“各位道友,冒昧打擾一下,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