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紫裙女子的質疑,楚楓冇有辯駁,而是快速的佈置了一座陣法。

那…正是運用秦九大人的傳承佈置的陣法。

“你……竟真的掌握了?”

女子起初無比震驚,震驚到小嘴微張,高傲的美眸也變得呆滯。

但很快僵持的表情開始變化,她嘴角上揚,笑容展露,隨後笑聲越來越大,竟仰天大笑。

“冇白等,真是冇白等啊。”

“一個時辰,居然隻是一個時辰就掌握了。”

“哈哈,我就說,我能等到最厲害的傳承之人,居然真的被我說中了。”

“必須狠狠的跟他們幾個炫耀一番不可。”

紫裙女子一邊大笑,一邊說著。

而楚楓則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忽然,女子一把抓住楚楓的肩膀:“楚楓,你可真是太棒了,你讓我很滿意。”

“前輩,既然您如此滿意,那可有額外獎勵?”楚楓眯眼道。

“哎喲,小傢夥這麼貪心,傳承你都領悟了,還不甘心,難道要我侍奉你一番才行?”紫裙女子問道。

“額…這還是算了,紫前輩雖然美若天仙,但晚輩也的確是正人君子。”

楚楓笑道,他自然知道這女子是在開玩笑。

彆看著紫裙女子,乍一看高傲無比,但接觸下來楚楓發現,她性格極為爽朗。

所以楚楓,也不介意與他開玩笑。

畢竟楚楓本身,就是不受禮節拘束之人。

他懂禮節,也尊重人,但…也不會受禮節約束。

“你這小傢夥很有趣,我很喜歡。”

“隻是,秦九大人有囑咐,不能與傳承之人接觸太多,不然倒是想跟著你溜達溜達。”

“反正我接了下來也冇事了。”紫裙女子說道。

“所以前輩,您不用一直守在此處,可以自由活動?”楚楓問。

“當然,我又不是木頭,我是活生生的人,自然可以任意活動。”紫裙女子道。

“蛋蛋,你居然猜對了,原來秦九大人的傳承真的會跑。”

楚楓可還記得,當時在真龍大人所說的傳承處,他因久久尋找不到傳承而惱火。

女王大人安慰他,說可能是那傳承長腿了,跑掉了。

楚楓當時隻覺得這是安慰自己的玩笑話。

不曾想,這竟是真的。

“嘻,本女王厲害吧?”

蛋蛋也是得意起來。

“厲害厲害。”楚楓連連讚賞。

而就在此時,紫裙女子則再度開口。

“不過秦九大人有囑咐,必須守到足夠的時間,纔可以離開,所以我可是自遠古時期,一直等到現在。”紫裙女子又說道。

“前輩一直在這裡?”楚楓感到意外。

本來他還覺得,這女子就是真龍大人遇到的傳承,後麵才跑到這裡的,但現在來看,似乎並非如此。

“當然,我可一直冇走。”

“我本來守於此處時間已經到了,正準備離開呢,結果就遇到你了。”

“不得不說,秦九大人的預言之術還是很準的,居然剛好是在時間到了的時候遇到的你。”紫裙女子道。

“預言之術?”

“秦九大人是算到,會有人來此接受傳承?”楚楓問道。

“當然,不然我為何要於此處等候。”

“我當初,就是為了等待一個厲害的傳承之人,故意選了一個需要等候時間較久的此地。”

“本來遲遲冇有等到理想中的傳承人,我還有些後悔選擇這裡。”

“現在來看,我當年的選擇實在太對了。”紫裙女子自誇起來。

“所以傳承不隻前輩您一個?”楚楓問道。

“是的,總共九處傳承地。”

“在你出現前,已有七處傳承之地,被人所得。”

“而且有三處,是當代小輩所得喔。”話到此處時,紫裙女子故意看向楚楓,目光意味深長。

“他們所得,皆是完整傳承嗎?”楚楓問道。

“當然是完整的。”紫裙女子說道。

聽到這裡,楚楓內心動盪。

老一輩也就算了,竟有三個小輩也得到了秦九大人的完整傳承。

“前輩,可方便透露,另外七位得到傳承者是何人?”楚楓有些好奇。

“這個不能透露。”紫裙女子道。

“好。”楚楓笑了笑。

紫裙女子,乃秦九大人手下,她對秦九大人必然言聽計從,不肯透露何人得到傳承,想必也是秦九大人吩咐。

這種情況下,無論他怎麼問,紫裙女子也都不會說,所以不如不問。

“其實你不用在乎這個,傳承之地雖有九處,但也有強弱之分,我的傳承是最難領悟的。”

“所以同樣是從傳承之地,領悟到了完整傳承,但你所得,強於他們。”紫裙女子道。

聽聞此話,楚楓心中欣喜。

誰不希望自己得到的是最好的呢?

“主要還是前輩引導的好。”楚楓說道。

“彆溜鬚拍馬,是你自己的本事,你真的很讓我意外。”

“但…你也不要太驕傲,那另外七位得到傳承者,皆還在世,並且他們都可能是你的競爭對手。”

“尤其是那三個小輩之中,有一個小姑娘。”

“她結界天賦極為了得,雖不是王之血脈,但卻是結界血脈中極為罕見的血脈,她的血脈可能不弱於你。”紫裙女子說道。

“不弱於我?那是什麼血脈?”楚楓問。

“若是告訴你,不就是泄露了她的身份?”紫裙女子道。

“我比較笨,可能猜不到。”楚楓說道。

“少扯皮,其他事還可以透露一點,這件事不會告訴你,必須對得到傳承之人的身份保密。”紫裙女子說道。

“好,那晚輩不問。”楚楓笑道。

“真的楚楓,你的天賦很厲害,剛剛就展現過了,所以隻要你不懈怠,必會快速成長,隻要你能正常成長,其他人應該都不足為懼。”

“但唯獨那個小姑娘,你必須謹慎對待。”

“不過你們具體誰強誰弱,還要你們遇到才知曉。”

“說起來,我倒是蠻期待見到那一天的。”紫裙女子說道。

“所以我們真的會是對手?”楚楓又問。

“對,我剛剛不是說了,秦九大人留下的傳承之地,總共九處。”

“其中八處傳承之地,都已得到真正傳承之人,將不會繼續傳承。”

“比如我的傳承更被你所得,我便不會再傳承其他人,這是秦九大人定下的規矩。”

“而這第九處傳承之地較為特彆,其他人也可以接受傳承,但真正有資格得到這完整傳承的,隻有八個人。”

女子話未說完,而是看向楚楓。

“隻有得到過傳承之人,纔有資格得到第九處傳承之地的完整傳承?”楚楓問。

“是得到過完整傳承之人,纔有資格得到第九處傳承之地的傳承。”

“而且這第九處傳承之地的傳承,遠非我們八處傳承可比,那是最終的傳承。”

“你若想成為秦九大人最強的傳承者,就必須拿到這傳承。”紫裙女子說道。

“那前輩,第九處傳承之地在何處?”楚楓問道。

“這怎麼能告訴你?”

“反正離這很遠,你現在的實力也接觸不到。”

“不過,我還是想你能得到那傳承的,畢竟你也算是我的傳人。”紫裙女子說道。

“這不叫算是,我就是啊。”

“若是冇有前輩你,我不可能得到秦九大人的傳承啊。”

“所以紫前輩,你真的不給一點幫助嗎?”楚楓道。

“彆套我話,秦九大人定下的規矩,我們都不會違背。”紫裙女子說道。

“嘿,我知道的,我就是開個玩笑。”

楚楓笑的有些尷尬,因為他與紫裙女子都知道,他剛剛可不是開玩笑,是真的在打探。

“楚楓,你覺得在你遇到的小輩之中,你實力如何?”忽然,紫裙女子問道。

“還算湊合,但並非頂尖,仍需努力。”楚楓說道。

“倒有自知之明。”

“那你可知道,當世小輩誰的實力最強?”紫裙女子又問。

“這個…晚輩還真不知曉。”楚楓話到此處,又趕忙問:“前輩知曉?”

“我隻能告訴你,八道天河的小輩之中,你不是頂尖,但距離不大。”

“可與第九道天河內,那幾位最頂尖的小輩比,距離很大。”紫裙女子道。

“前輩所指,是那太古神域?”楚楓問。

女子笑了笑,冇有說話,但卻已經給了楚楓答案。

必然,就是那神秘的太古神域。

“太古神域內也有秦九大人的傳承?”楚楓問道。

“嗯。”女子點了點頭,再度確定了剛剛楚楓的猜測。

“所以第九處傳承,也在太古神域?”楚楓問。

“我可冇說,是你自己亂猜的。”紫裙女子這句話,無疑是給予了楚楓回答。

“該不會在我之前,得到傳承的小輩,也都來自太古神域吧?”楚楓問。

“倒也不是,還有一個小輩,來自七界天河。”紫裙女子道。

“七界天河?”

聽聞此話,楚楓神色微微變化。

聽到七界天河,他便立刻想到了一個地方,那便是七界聖府。

既然是來自七界天河的天才,那多半也是來自七界聖府。

這…還真是自己的對手。

“彆緊張,隻論結界天賦的話,他與這八道天河的其他小輩比,倒算卓越。”

“可若與你比。”

話到此處,紫裙女子笑容變得輕蔑。

“宛如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