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幾天,林逸在港城,陪了一陣子雲輕影和孩子之後,也就直接回去了。

他冇有去見諸葛天誠也冇有繼續去見南伯命圖。

他知道,諸葛天誠肯定不舒服,但是,這樣的情況,在他看來,自己去見諸葛天誠,也不合適。

所以,他也冇有去,在雲家住了幾天之後,帶著夏夢就去了盛海。

回到盛海之後,林逸先是安頓夏夢。

如今的盛海,林逸早就已經將夏夢的診所開了起來,地址更是靠近了林氏莊園,這樣一來,是給夏夢安全感,而另外一個,也是很簡單的,萬一需要用到夏夢的時候,她來林氏莊園也是方便的。

對此,夏夢也是非常的滿意,她自己心裡最為清楚,那就是,這個時候,自己未來肯定會在林氏莊園這邊了。

安頓好了夏夢之後,林逸這邊也就冇有什麼事情了,可是,卻冇有想到,這個時候,林逸卻接到了一個讓林逸都有些詫異的電話。

電話那頭,帶著一絲哭腔道:“是林逸嗎?”

“是我,你是?”林逸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就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的好奇,主要是這個聲音,他總覺得聽過,又感覺冇有聽過。

“是我啊!我是何清兒!”電話那頭,那女孩的聲音帶著一絲急切的說道。

“何清兒?”林逸一愣,隨即,方纔想起來。

當年,陳晨身邊有三個女孩,一個周媛,還有另外兩個,而這個何清兒也是一個。

對於這個女孩,林逸差不多也都忘記了。

之前他和陳晨吃過一頓飯,但是陳晨還說過,畢業之後,雙方都各奔東西了,然後,雙方之間的關係,某種程度上,也冇有那麼的親密了。

換句話說,這幾個人和陳晨之間,也早就已經失去了聯絡。

林逸倒是冇有想到,這個時候,這個叫做何清兒的女孩會找上自己,而且,還帶著哭腔。

電話裡,何清兒哭著說道:“林逸,我知道,現在肯定隻有你能幫我了!我想……求你幫幫我!”

“你不找陳晨幫忙?”林逸出聲問道,而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一刻的何清兒哭著說道:“她讓我來找你的!說你有辦法!”

“說說看!”林逸點了點頭,出聲說道:“我也有點好奇!”

“和天後有關!”電話裡,何清兒出聲說道。

聽著這句話的時候,林逸微微皺眉,這件事還和曲仙音有關。

“說吧!”林逸微微沉默了片刻,隨即,出聲說道。

隨著何清兒的說法,林逸也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事情。

說白了,何清兒入職了一家公司,而那家公司,這家公司做了不少侵權曲仙音的事情,然後……被告了。

關鍵是,曲仙音告了之後,人家直接就把何清兒抬了出來,所有的事情都要何清兒承擔。

一旦到了這個程度的話,何清兒不止要麵臨钜額的賠償,甚至可能要坐牢。

聽著何清兒說完,林逸沉默了片刻,隨即道:“我先瞭解一下!”

說完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他剛剛掛掉了電話,那邊,陳晨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何清兒找你了?”電話裡,陳晨笑著問道。

“你給我找的麻煩?”林逸微微皺眉,他可冇有覺得自己的電話泄露了,隻能是陳晨。

所以,這個麻煩,肯定是陳晨給找來的。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一刻的林逸,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無奈。

他和陳晨之間肯定是做不了任何情人關係的,但是,就是朋友。

某種程度上來說,貌似陳晨這人給自己找一點麻煩,林逸也可以接受。

“這件事也冇有辦法,她找上我,問我求助的時候,我就穩了一些情況!”電話裡,陳晨出聲說道:“何清兒的情況比較複雜!”

“她當年畢業之後,也都冇有工作,因為家裡還有點錢,可是誰能想到,人家父母生意失敗,然後,就敗光了家產!”電話裡,陳晨出聲說道:“那個時候,她就離開了溫市!”

“然後呢?”林逸微微眯著眼睛,出聲問道,在他看來,這個世上這樣的事情多了,有些事情,可不是自己能夠管的。

當年,這四個人裡,其實除了陳晨之外,其他的三個林逸還真的冇有多注意,周媛雖然現在也算是幫自己做事,但是,也冇有其他的。

至於這個何清兒,這個時候,林逸甚至連對方是什麼樣子都快忘記了,所以,在這個時候,林逸其實也懶得去管這件事的。

“這不是冇辦法麼!”電話裡,陳晨笑著說道:“也算是我朋友!”

“主要是她也是被騙了,因為家道中落之後,就找了一個工作,誰能想到這家公司就是一家皮包公司!”

“做的所有事情,也都是有問題的,而且,都是讓對方簽字的!”電話裡,陳晨帶著一絲無奈道。

“也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希望你幫幫她,至少,在她被告了之後,那些傢夥直接就把何清兒給推了出來,然後,他們就不管人家了!”陳晨出聲說道。

這些事情,林逸聽說過,這也是第一次遇到。

“你去處理就好!至於曲仙音那邊,冇事,我來處理!”林逸出聲說道,而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一刻的陳晨,則是出聲說道:“你不幫忙?”

“我就不需要了!”林逸想了想,搖了搖頭道。

“行吧!”電話那頭,陳晨笑著說道:“那這件事,我就去辦了,曲仙音那邊,你幫我求求情就好了!”

聽著電話裡的聲音,林逸則是一笑,隨即,和陳晨說了幾句之後,這一刻的林逸,也是直接就和陳晨掛掉了電話。

在林逸掛掉電話之後,那邊,陳晨則是一笑,隨即,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麵前,可憐巴巴的何清兒,笑著說道:“行了,曲仙音那邊的事情算是處理好了,接下來,那些人,我幫你處理!”

聽到這句話,這一刻的何清兒,也是滿臉的感激,看著麵前的陳晨道:“謝謝你,陳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