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談話更像是一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錯覺,要將暮年心底所有的秘密都挖掘出來。

誰著皇甫珹的話說出口後,暮年這個人也愣住,一臉錯愕的望著他。

“我的確是想要讓你死後取而代之,可是一想到是這樣的結局我又無法承受,所以就想到要給你賠命。”

說完他臉上已經佈滿淚珠,隨後擦拭掉又說:“現在你所有想知道的一切我都說出來,接下來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皇甫珹蹭一下站起來,神情凝重眼神中充滿憤怒,讓蘇六月有些擔心他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

這是他們兄弟之間的恩怨她此刻不適宜插手,就看皇甫珹要怎麼來處理。

隻見他走到暮年麵前,對方也是閉著眼隨便他處置。

皇甫珹揮起一拳頭朝他打過去,蘇六月擔憂的捂住嘴。

“暮年你著,從現在開始,過去的一切都一筆勾銷,今後坦蕩做人,我依舊是你大哥不會改變。”

暮年睜開一雙淚眼,激動看向他:“你...你不怪我。”

“當然怪,所以剛纔打了你一拳,已經解氣,今後讓配合六月治療,我相信你可以比之前更好。”

蘇六月也感動起身,麵對微笑說道:“暮年你也聽到了,從今往後你就是全新的自己,不要再去想過去的事,我們會陪著你。”

暮年身子微微有些顫抖,看著兩人眼中充滿感激,喉嚨哽咽,想要說的話也說不出口。

皇甫珹拍著他肩膀:“我讓高馳送你回去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皇甫珹親自把人送上車才安心,回頭見蘇六月臉上的笑意,他抬起手,和她十指相扣。

“阿珅你這樣做的是對的,我還擔心會影響到暮年的心境,隻有把心裡隱藏的所有事情都說出來,才能重新生活。”

“現在都成過去式,相信他會變好。”

蘇六月篤定頷首:“我看得出來他深受感動,等明天院長醒來之後,我們會正式為他指定治療方案,幫助他早些好起來。”

“如果有需要我這邊幫忙,我也全力配合。”

蘇六月點頭,總算是了卻一門心事。

翌日~

快到年關天氣寒冷,早上起來天空飄著小學,孩子們已經放假不需要早起上學,蘇六月索性讓他們多睡會。

醫院依舊忙碌,加上今天還需要給暮年指定治療方案,蘇六月早早便去了醫院。

院長已經醒來,還拖著虛弱的身子坐在床上檢視檔案。

“院長你也太拚,好歹受了傷應該躺著。”

“我這不是能動就閒不下來,現在你們都清楚暮年的情況,今後大家還能一起為他治療,我過去的隱藏治療根本冇有起到多少用處。”

“院長你已經為暮年做了很多,我們都知道。”

院長笑了笑:“我相信有你們的加入,對他更有幫助。”

蘇六月堅定表示:“我們都有這個信心。”

院長已經在電腦上做了簡單的方案,給蘇六月看過之後,兩人再商討一番,經過上午的討論,終於是得出了最合適的方案。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在配合治療,而暮年也真的說道做到,再也冇有其他人格出現的情況。

三天後薛梅情況好轉,需要重新帶回監獄,在得知暮年現在重新治療,她再三懇求要見他一麵,隻是被暮年拒絕。

薛梅在病房不肯走,苦苦哀求獄警讓她見暮年一麵,皇甫珹考慮過後把暮年叫來辦公室。

“去見她吧!你不肯見她,其實也是一種逃避,隻有勇敢麵對過去的一切,你才能坦然過今後的日子。”

蘇六月也讚同:“暮年,很多事情隻有當麵說清楚才能釋懷。”

感受到兩人的好意,暮年這才肯去見薛梅。

暮年來到病房看到薛梅時,感覺她整個人和過去都有些不同,身上再也冇有半點的囂張,反而感覺是弱勢。

那個記憶裡總是凶神惡煞又很壞的母親彷彿已經不複存在。

“暮年,你肯來見我真好,我這幾天想了很多,我罪孽深重不敢懇求你的原諒,隻希望你今後能夠過正常人的生活,真的對不起!”

說完薛梅深深鞠躬表達自己的歉意,暮年也隻是漠然看著她一言不發。

“暮年你是那麼優秀的人,我相信你今後一定會過得很精彩,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再受過去的事情影響。”

薛梅誠心誠意,隻想用自己的餘生來為他期待,還他一個正常生活。

等她說完後暮年開了口:“好!”隻是簡單一個字告彆過去,瀟灑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