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說,太子賓要揾我談什麼生意?”陸耀明叼著支菸,踩著皮鞋,一步跳下床,謹慎的問道:“那傢夥的打什麼鬼主意?”

“耀哥,我們勝和跟義海關係很不錯啊,太子賓現在生意做那麼大,要關照我們,有得賺啊。”鯧魚麵露賤笑:“會不會太子賓也想拍三級片?”

“太子賓場子裡的馬子,喔不,電影公司裡的女明星,人氣可是很旺的。”

“長的也很靚。”

鯧魚仔搓搓手,激動道:“要是拉朱寶藝,李麗珍來拍三級片,嘿嘿,耀哥。”

鯧魚仔語氣一頓,略帶羞澀地問道:“那能不能讓我上場啊?”

“丟!”陸耀明上前兩步,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抽著煙道:“腦子裡裝的都是魚籽啊!成天隻懂在海鮮檔收帳,點解會有這種好事情找上門?”

“我們做古惑仔的,要懂得食腦!”陸耀明指指腦袋,喝聲道:“有這種好事還輪得上你?”

“老子當男主角還差不多。”

“你也不想想,跟太子賓談過生意的兩個人,到底是什麼下場!”菸灰落在鯧魚仔臉上,鯧魚仔卻不覺得有所謂,嬉笑著道:“可太子賓真的很會揾錢呀。”

“是啊!”

“你看看道友輝,高利王,揾到手多少錢了!”陸耀明冷笑著點頭:“元寶紙錢揾到滿屋,點解,你要我燒給你?”

“那兩個傢夥都跟你一樣,金錢蒙了心,豬油蒙了智,全給太子賓坑死了。”陸耀明自通道:“可我就不一樣,我是一個聰明的古惑仔,他要真有門路一起揾水,也並非不能合作。”

“要是想坑我。”

“老子掀了他的公司!”

原來自從和勝坐館去新加坡治病之後,和勝社團便由和勝七星在港支撐,其中,七星當中以陸耀明的勢力最強。

陸耀明已經逐步掌控和勝字號下的一些公司,開始侵吞坐館錐頭徐的勢力,加上陸耀明合縱連橫,讓渡利益,有些手段,眼下陸耀明掌握著和勝一半的話事權。

張國賓瞭解到陸耀明、和勝眼下的狀況,立即知道陸耀是本錢張狂的,難怪敢威脅趙雅之拍三級片。

先前道上瘋傳,釣學生妹,逼人妻拍片的公司,便是逐鹿電影,以張國賓的勢力,要跟陸耀明硬拚,真拚不過,開打可以,但損失很大,生死未卜,為了幫周閏發擺平一件麻煩,冇必要。

阿發是朋友,兄弟是兄弟,兄弟的命,更值錢!

大不了讓他們去找邵生嘛…

張國賓收到陸耀明晚上約他飲茶的訊息,決定先聊聊再說,要是能和和氣氣地擺平,便和和氣氣,和氣生財嘛…

張國賓已經有其它正行生意,不必抓死影壇利益,該鬆手便鬆手,平安揾錢贏道理。

當然,張國賓不覺得陸耀明有什麼難對付,越張狂的人死越快。

傍晚,張國賓帶著東莞苗,大波豪幾人離開電影公司,剛抵達電影公司樓下,還未上車,一個梳著油頭,穿著夾克,神情疲憊的男人,便帶著一位身著藍裙,紮著頭花,長相靚麗的小姐上前。

“張生。”周閏發雙手提著兩盒禮物,表情恭順,快步迎上前打招呼道:“我帶了一盒元朗老婆餅,還有一箱尖沙咀的兩頭鮑,寶藝跟我話過你平時愛食鮑魚,一點點小心意,彆在意。”

張國賓意外地止住腳步,扭頭看他:“阿發,你搞乜鬼?”

“張先生,應該的,彆介意啊。”周閏發連忙遞上禮物,希望張國賓接下,張國賓目光掃過他,再掃向趙雅之,瞳孔微微有點變化,輕輕點頭,東莞苗才上前接過禮物,打開車尾廂,將禮物放進尾廂內。

張國賓答應給周閏發幫忙以後,嘴裡一直冇提什麼條件,他便是想看看用社團勢力換商業人情的路子在香江能不能行通。

阿發真是如此識趣,白天一放工,傍晚便主動上門,果然,人情世故是每一個江湖的準則,並非你懂人情世故便能通吃,但不懂人情世故,一定撲街!

手腕手腕,並非硬拳頭。

張國賓笑著講道:“朋友之間,互相幫手,天經地義,下一次彆再提東西了。”

“幸好未帶錢,否則我送你進馬欄,讓蓮妹來撈你。”

“嗬嗬。”周閏發輕笑兩聲,心裡暗道:“果然冇帶錢是對的。”

這時,張國賓收下禮物,周閏發,趙雅之表情也好看些,周閏發真的很懂做人,扭頭朝趙雅之使一個眼色,趙雅之緊張的上前,小心的稱呼道:“張生,多謝你。”

“不用。”

張國賓笑笑。

周閏發搶聲道:“阿之明年想把片約轉到夢工廠,不知張先生同意嗎?”

“咦?”

張國賓驚奇道:“趙小姐在tvb受邵先生力捧,有影視劇,有電影,轉到夢工廠冇好處的。”

“不用為了謝謝我,專程轉片約。”

“不是的,漢韋本身便反對阿之拍戲,阿之打算少接點片,留在tvb肯定是勞碌命,到夢工廠能照顧家庭。”

“對吧?”

“阿之。”周閏發給趙雅之使眼色,趙雅之點點頭:“冇錯的,張先生。”

張國賓怎麼覺得像是在講夢工廠冇片拍,來夢工廠養老啊?不過夢工廠怎麼都不可能有邵氏拍片多,趙雅之講的確實很合理,按照記憶裡的資料來看,情況確實是真實,對雙方都有利。

張國賓白撿一個大花旦,將來拍片不會缺大女主,而且記憶裡趙雅之會跟黃漢韋離婚,將來肯定還要拍片,何況,趙雅之的高光時刻並非現在,而是將來,求來的趙雅之意義不大,送上門的趙雅之,倒是個好禮物。

張國賓頷首道:“既然找小姐有意向到夢工廠發展,夢工廠肯定非常歡迎。”

“多謝張先生。”趙雅之輕輕歎氣。

對於她而言,能夠加入夢工廠,其實是最好的答案。

這也是周閏發跟趙雅之討論很久,討論出的結果。

周閏發在旁補充道:“如果張生還要揾我拍片,我願意免費出演三部電影。”

“不用。”張國賓搖搖頭:“你當我是邊個?我張國賓還未有吃白食的習慣,無論是趙小姐的片約,還是請你拍片,都是以後的事情,等我把事情辦好,通知你再說。”

“逼趙小姐拍片的人是勝和耀明,不好惹的,我現在要跟他去飲茶,搞掂喊你。”

東莞苗夾克外套,站在路邊。

“賓哥。”

拉開車門,喊道。

張國賓帶人走下幾個台階,彎腰邁入車內,十幾名堂口馬仔緊隨而後,坐上轎車,平治打頭,佳美跟隨,一行六輛車離開油麻地電影公司。

周閏發,趙雅之站在台階前,麵麵相覷。

“還是太急躁了。”

周閏發拍拍腦袋,有些懊惱。

跟大佬講話,不能太直,嘴上滿口金錢,心裡就少了感情。

幸好還做到及格線。

小馬被大佬河馬留在公司,望向眼前兩位大明星,小心翼翼的上前問道:“mark哥,馮馮姐,上樓飲茶?”

周閏發,趙雅之對視一眼。

“怎麼稱呼?”

阿發問道。

小馬答:“我叫小馬,河馬的頭馬,小馬。”

周閏發眼神大為詫異,連忙掏出一支菸,遞上前道:“小馬哥!冇想到,我有天還能見到電影原型,您在江湖上,不對,在張老闆公司一定很有名吧?”

小馬緊張兮兮的接過煙,搖搖頭:“mark哥…你錯了,我隻是河馬的頭馬,小馬!”

“對對對,我錯了。”周閏發更加緊張道。

……

“太子哥!晚上好!”尖沙咀,紅坊大海鮮,陸耀明帶著一行人,守在門口一盆招財樹旁,遠遠望見一支車隊駛來,當即便快步迎上前,拉開車門,將手放在耳朵旁,斜斜向上一甩,模仿阿sir敬了一個蹩腳軍禮,彎腰喊道:“觀影太子哥大駕光臨,承蒙太子哥賞臉,整個尖沙咀勝和都有光啊。”

張國賓穿著西裝下車,望見陸耀明乖張的神態動作,心裡暗生警惕,下車大笑著敞開懷抱,抱著陸耀明輕輕拍拍後背,大笑:“耀明哥啊!耀明哥!”

“我可是真是想死你了!”

“丟雷老母,老子就三年前見過你一麵,老子那時可就是紅棍大底!而你還是一個小四九,跟在你大佬背後吃屁!搞得跟我很熟一樣…”陸耀明心裡腹誹,表麵卻哈哈大笑,真同老友重逢一般,樓著張國賓肩膀,抬手請向裡請道:“太子哥生的好靚仔!平日晚上一定很忙吧?”

“來來來,裡麵請,海鮮配紅酒,鮑魚加生蠔,該有的都給太子哥準備好了。”

“請請請。”張國賓一樣抬手向前,二人歡笑的並肩入內,鯧魚仔,大波豪等人帶著小弟跟進排擋,坐進一間包廂內,剩下的馬仔則守在門口食工作餐。

張國賓看陸耀明剛剛貼上的臉,心裡嚇的一陣惡寒,坐下去飲兩杯紅酒,稍稍緩過神,吃飯聊天:“聽聞耀明哥最近發展的很好啊?”

“有冇有興趣一起搞點大的?”

陸耀明啃著一隻蟹爪,雙手油膩膩,陰笑著道:“太子哥不會要騙我賣白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