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月十號。

經過一番討論,《a計劃》製作陣容正式敲定。

導演:程龍,主演:程龍,洪金賓,元奎,朱寶藝。

製作方:寰球夢工廠。

製作班底:寰球夢工廠,程家班,洪家班。

無論是演員還是導演,班底,大部分都是跟原作相同,以此保證《a計劃》的出品水準。

同時,寰球夢工廠全額出資,成為電影票房的大東主,占淨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五,剩下百分之十五由程家班、洪家班劃分,其中程家班占百分之十,洪家班占百分之五,另寰球夢工廠旗下猛龍特技隊參與製作,朱寶藝擔任《a計劃》唯一有戲份的女角色。

大老闆拍戲安排身邊的妞作女主演,灑灑水啦,影壇大佬的基本操作,反正《a計劃》是一部男人為主的警察戲,女演員戲份本身就少,安排就安排了。

何況,朱寶藝現在也是香江知名女影星,有一定粉絲簇擁。

朱寶藝在《英雄本色》、《開心鬼》中的戲份都很出彩,已經被影迷們冠以神仙姐姐的稱號,她的參演也能令《a計劃》增色不少。

程龍,洪金寶等人都對此持支援態度。

大佬的麵子很重要。

大佬的妞必須捧!

《a計劃》的日程則訂在正月十五之後,起碼等兄弟們的春節假放完,再開開心心的一起來拍戲……

揾錢嘛,

哪有過大年重要,

張國賓則在私下聚會裡跟黎大偉透過口風,年假結束以後,支援他單獨拍攝一部電影,班底就用寰球夢工廠的簽約藝人。

如任達樺,梁潮偉,李麗珍,

還能再發掘,邀請一些新藝人。

張國賓拍攝完《開心鬼》、《省港旗兵》之後,揾到一大筆水,化身大水喉,眼下《開心鬼》的票房分成已經入賬,《省港旗兵》上畫期未結束,還要等一個月。

他身上的鈔票不僅夠拍大卡司作品《a計劃》,還有餘力再支援夢工廠的演員、導演開工。

大老闆不能專門想著一個人發財,

要讓員工,下屬們一起發財,

公司才能齊心,

事業纔會旺。

張國賓從來冇有吝嗇的習慣,一邊投資《a計劃》,一邊答應黎大偉獨立拍攝電影,就是要讓公司藝人對新年有個盼頭…

同時,《靚妹仔》非常適合哪去左派院線上畫。

張國賓打起黎大偉跟恩師麥當熊合作的佳作。

黎大偉,任達樺,梁潮偉在席間聽見大老闆的許諾,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連連舉杯朝大老闆邀酒…

張國賓想起答應一定要把任達樺捧紅的許諾,而現在任達樺還冇有梁潮偉紅,心裡有些過意不去,碰著杯飲下酒,當場許諾道:“明年夢工廠至少獨立製作五部以上的電影,全部都用夢工廠的班底。”

一場小酒席,

便是一次戰略會議。

張老闆一字千金!

而夢工廠的班底…

現在夢工廠藝人班底攏共就四個,明年再加幾個也無所謂,人人都有望當主演啊。

任達樺,梁潮偉,李麗珍等人臉上都流露出激動,

張國賓眼神掃過梁潮偉,李麗珍,

最終停在任達樺臉上,與任達樺對視片刻,任達樺彷彿讀懂什麼,立即眼神放光,一口將手中杯酒飲儘。

張國賓在請夢工廠的班底吃完新年宴,接下來,便要跟社團兄弟們一起過新年…

“賓哥。”

“新年好。”

“賓哥!”

“新年快樂……”

馬欄,賭檔,夜總會,桑拿,店鋪,通菜街。

他每巡一個場子,

每有一個社團兄弟站定,鞠躬喊人,講吉祥話,他便會接過一個紅包,轉手遞給馬仔,麵帶微笑答覆道:“新年快樂,一份小心意。”

“謝謝賓哥。”

“多謝大佬!”

兄弟們接到紅包,手指搓搓兩下,一個個表情驚喜,連忙再度鞠躬道謝。

好大佬!

好大佬啊!

江湖上哪兒個大佬會親自巡場,專門給每一個上工的馬仔發紅包?要知道,賓哥在春節前已經把堂口賬目進行過一波分紅,少的兄弟一兩萬,多的兄弟兩三萬,光是給堂口兄弟們撒錢就撒下去一千多萬。

這一千多萬裡有堂口賭檔,馬欄,桑拿等灰色行業盈利,也有店鋪,工廠,波鞋訂單的盈利,總之都是社團堂口賬目上的錢,每一筆錢都不那麼乾淨。

張國賓要這麼多不乾淨的錢做乜野?

要是窮的叮噹響冇話講,偏偏在正行撈的風生水起。

這些钜額不明資產,他是一毛錢都懶得花,更懶的抽,拿出一個多月的收入,隨隨便便撒下去給兄弟們過個好年。

這筆錢平均到堂口每個兄弟手上都是筆不菲收入,談不上買樓買宅,但買部大哥大,換件新衫,或者解決下家裡財務問題,都是簡簡單單。

張國賓隻是想甩個包袱而已,讓兄弟們幫他花花錢,順便促進香江經濟發展,在兄弟們眼裡卻是大佬忠義無雙,時刻都惦記著兄弟。

當然,這筆錢隻有堂口兄弟能分,店鋪裡招聘員工,電影公司員工等都無,他們的紅包另有演算法,冇賣命的爛仔們多。

檔口,馬欄,桑拿,夜總會過年也要開工,要揾錢。

張國賓出於職場習慣,一邊巡場,一邊給開工的馬仔派紅包。

狀師昌跨著一個裝滿紅包的公文包,亦步亦趨跟在大佬身邊,一個接一個給大佬遞紅包,總之有碰到麵,有打招呼的馬仔一人一個!

錢不多,五百塊,卻很有心意。

彆的江湖大佬,頂多請兄弟食餐飯,哪兒有這麼實在…

張老闆最後準備的紅包冇派完,見到乖巧的兄弟,兩個三個的發,簡直闊氣十足,派到最後狀師昌都忍不住找大佬討了兩個紅包。

張國賓當然不會缺結拜兄弟的錢,年末分紅他們拿一大筆,討紅包隻是討個吉利。

江湖上,許多社團的頭目,馬仔,一個個都話太子賓是大水喉,不少人生出心思,想要過檔到太子賓手下。

張國賓在給兄弟們派完紅包之後,當晚便帶著堂口頭目們,前去有骨氣參加社團的開年酒席。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

社團開年酒席,按照習俗,要殺燒豬,拍長紅!

張國賓乘坐虎頭平治車抵達有骨氣樓底時,有骨氣酒樓大門前已經鋪上一條大長紅毯,正門上貼著吉星高照,門匾下掛著一顆青菜,街邊撒滿紅紙,兩條張牙舞爪,活靈活現的黃龍正在路邊盤旋,翻滾,宛若騰雲駕霧,在翻雲覆雨。

黑柴一身白色唐裝,右手捏著手杖,正在蘇爺,根叔等一群叔伯簇擁下,站在酒樓門口笑嗬嗬的望著舞龍。

義海十傑基本都已經到期,站在大門兩旁,陪著坐館,叔父們聊天。

今天,大家都換上新衫,打理乾淨頭髮,有人穿著夾克,有人穿著旗袍,也有人一身練功服,一整套黑西裝。

總之,打扮,形態各異,臉上卻都掛著笑意,逢佳節,要捧大佬場嘛…

不過當張國賓六輛車的車隊停穩,一名小弟搶先下車,快步幫大佬拉開車門,旋即,張國賓邁步下車,一身黑色西裝,梳著油頭,外貌英俊帥氣,眼角掛著笑意。

大波豪,狀師昌,東莞苗…

趴車威,鹹水,銀水等人緊隨大佬下車。

張國賓帶著一行堂口頭目,沿著紅毯走上,穿過兩頭獅子中間,踏步來到坐館黑柴麵前伸出手,挺胸抬頭,自信昂揚的跟坐館握手道:“阿公,新年快樂。”

“春節不好去打攪您闔家團聚,隻能送點薄利表達下心意,那些小東西三位大嫂跟侄子們都喜歡吧?”阿公是社團輩份,論人情世故,當然是喊大嫂啦。

哪兒能把女人喊老了。

其它就順著喊。

坐館黑柴一搭住張國賓手掌,適當用力握上,樂嗬嗬的扭頭跟蘇爺、根叔幾人解釋道:“太子真的好有心,大過年專門給我一個老骨頭送糖酒,大概是怕我過年無人陪。”

“哈哈哈。”

叔伯們鬨堂大笑。

“太子一個年輕人,能記得咱們老人,不容易啊……”蘇爺也感歎道。

張國賓專門給大佬送新春禮,哪有真送糖酒的?

其實,表麵上送的糖酒,水果,禮盒禮都有金有銀,克數不大,小表心意。

懂得人情世故的都懂,彆有事才拜佛,無事時多燒燒香,將來好處大大的。

火龍,美姐,元寶在旁卻看的暗翻白眼,人模狗樣,斯斯文文的,真tm是個馬屁精。

張國賓身後則站著十幾個堂口頭目,人強馬壯,氣勢十足,望得一乾堂口大底們暗生羨慕與嫉妒。

要知道,這還是張國賓挑選過一遍的原因,若是把全部頭目都帶來,起碼有五六十人。

油麻地堂口有錢,有人!

太子賓,

威得很!

“嗬嗬,蘇爺。”

“尊重長輩為中華孝道,我們做晚輩的逢年過節問候一下長輩,冇什麼的,都是應該做的,不要記在心裡。”張國賓又笑了一聲,扭頭掃過火龍,美姐等人嫉妒的瞳孔,意有所指的講道:“隻是一點心意罷了。”

可他說不要記在心裡,誰會不記在心裡?

一個人平時怎麼做的事,上麵,下麵都記著呢!

黑柴單手抓著手杖,笑嗬嗬朝前方擺擺手:“來,阿賓,站過來些。”

“獅子要開始采青了。”

“好啊,阿公。”張國賓笑著就站到坐館身邊,來的晚,站得前,就已經是坐館的左膀右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