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69 激勵製度

-

[]

張國賓在通菜街的三間服裝店,則分彆為“優衣庫時裝零售”,“賓坊高級定製”,“國潮服飾”,涵蓋時裝零售,高奢定製,年前潮流,覆蓋四十多歲的中年群體,二十多歲的職場人士,乃至十六七歲的學生仔……

其中“優衣庫時裝零售”是當前的主要盈利點,“賓坊高級定製”就是個賣羊頭,掛狗肉,幫劉培吉工作室接單的地方,國潮服飾銷售一般……

但相比於低價走量的時裝零售行業,高級定製盈利點不在眼下,而在將來……

二三十年以後,國內需要一個能跟LV、Dior、CHANEL搶市場的高級品牌。

國潮服飾則是定位跟nike、阿迪搶市場的品牌…

未來可以跟CB球鞋聯動,互相聯名,抬高身價,炒作潮流,主打年輕消費市場。

這些都是佈局,而佈局要展開,光靠通菜街三間店鋪肯定不夠,未來在全港、全國範圍內,都得不斷開設店鋪,推廣品牌,眼下,起步階段的服裝產業,有一批優秀設計師支援,帶來的效益已經非常可觀,喔,美姐、馬王幾人都在通菜街買店鋪了。

“服裝廠的盈利分紅給賭檔兄弟們,拿了他們的,加倍還給他們!”

“波鞋店則照上個月比例,繼續發給酒吧街的兄弟們,對了,那批出海做事的兄弟,按照承諾增加比例。”

“這就是以後為堂口辦事的規矩。”

張國賓合上賬目,閉上眼睛,手指輕輕敲著桌麵,出聲說道:“跟兄弟們話一句,我定的規矩,服,照規矩做,不服,也得服!”

“明白的,賓哥。”大波豪作為白紙扇,管著錢,收回賬目,認同的點頭答道:“兄弟們躺著拿錢,冇人會亂講話。”

“何況,一切生意都是賓哥您幫兄弟們打下來的,怎麼分,你說的算。”

“嗯。”張國賓微微頷首。

如果,每個店鋪的盈利劃爲一百分,那麼在增加其他兄弟的比例時,必然會縮減掉另一些兄弟們的分紅,

不過,為社團辦事,就該加錢!

這種製度下,平時領取分成點數為固定,可一旦有兄弟做事,分成點數就會浮動,

冇做事的兄弟跌,做過事的兄弟漲,

形成一根弦,

告訴油麻地堂口的所有兄弟,你替賓哥搏命,能拿更多,隻有替賓哥搏命的人,才能拿到更多!

雖然,張國賓立誌要把堂口生意洗白,帶兄弟們越過越好,最好脫離出社團,但是香江時局不太平,絕不能兄弟們養廢了。

給點激勵製度,

保住兄弟們心裡的狠勁,

這很有必要,

否則,他還冇上岸,船就給人掀嘍。

而賓哥定下規矩,彆說大波豪,就連兄弟們都覺得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社團兄弟不為社團做事做乜嘢啊?當初一起燒的黃紙,斬的雞頭,人人都得拿命博才能出位。

賓哥夠義氣賺錢帶上兄弟們,可兄弟們不能蹬鼻子上臉,否則辣薑便是下場。

而大波豪,狀師昌等人都覺得賓哥太大方!哪兒有把堂口收入全都分給小弟的道理,大佬起碼也要拿一半啊!

不過考慮到公司、產業、全都是登記大佬名下,各種賬目都是大佬說的算,分不分,分多少都是大佬一句話…

再加之大佬還有電影公司作產業,賺的鈔票大把,大波豪等人也就不說什麼…

權當跟對一個好大哥!

底下兄弟們偷笑吧!

不過,張國賓的做法其實是在掏空社團,不斷把社團公有的生意,化為個人名下的產業,隨之而來,便是小弟隻知大佬,不知阿公,隻認賓哥,不認坐館,誰給兄弟們發錢,發更多的錢,兄弟們便為誰效命。

最終,公司全是阿賓的,兄弟全是公司的,社團全是拿來背鍋用的……

這也是張國賓有意為之,當他把堂口掏空的差不多,社團坐館反應過來總要找麻煩吧…總要把他踢出去吧?

總不能…

看他兵強馬壯,有人有錢,

繼續捧他上位吧?

他隻是一個公司老闆來著……

張國賓扯扯領帶,挺直腰板,非常自信,

感覺自己的做法足夠撲街!

旋即,他講道:“你再通知兄弟們一聲,有無想拍戲的,有想法的登記報名,定一份名單給我。”

“知道了,大佬。”

“有什麼要求乜?”大波豪問道。

“心細喲。”張國賓抬起手指,點點他,怪笑道:“冇有什麼要求,斬過人,蹲過監,臉上扛著刀疤,照單全收!”

“唯一的要求…嗯…不要還揹著通緝令,也不要最近辦過事,差佬咬的緊的,我不想拍戲拍到一半差佬過來拉人啊!”

“對了,一心打打殺殺那種不行,被人斬半死,想要離開社團的那種最好。”

大波豪嘴角一扯,直接拒絕:“唔好意思啊,大佬,咱們社團冇有第三種人。”

“不過,堂口兄弟們要是知道能跟大佬有拍戲,肯定摩拳擦掌,踴躍報名,搶著上鏡啊。”大波豪笑著聊天,點起支菸,忽然曬笑:“大佬,有無我的戲份呀?”

“我報個名先。”

張國賓搖搖頭,麵帶微笑:“就你?”

“這部戲冇有,下部拍《鴨王》一定選你呀!”

“鴨王?”大波豪眉頭一挑:“老子要拍《炮王》!”

以大波豪的性格真不適合拍戲,如果他願意的話,給大波豪安排個角色也無所謂,不過他看樣子擺明就是說著玩。

當晚。

大波豪前去巡場,

把訊息散出去。

賓哥在要在兄弟們之間挑演員拍戲的事情,一夜之間就傳遍整個油麻地,第二天,大波豪拿著幾頁名單來到影視公司,將名單放在桌麵,點起一支菸:“大佬,一共一百二十七個兄弟報名,篩選掉十二個最近斬過人的,剩下一百一十五個,還有一個平時就愛跑龍套的呢,什麼時候有空去場子裡過過眼?”

“喲?還有這種人才!值得重點檢閱一下。”張國賓眉頭一挑,想起最近很久冇去巡場,乾脆直接點頭:“那晚上巡場,我陪你去。”

“看看最近的生意點樣,順便選一個角。”

晚上。

十點。

張國賓乘著平治虎頭車,前後三輛轎車同行,在二十多名兄弟們的保護下,先行進入莫妮卡酒吧…

新上任的看場頭目帶著三十多名兄弟,穿好西裝,打好領帶,整齊列隊,分在站道路兩邊。

平治車隊抵達酒吧門口,銀水挺挺胸膛,咳嗽兩聲,待到車輛泊穩,連忙搶先一步衝到大佬車旁。

“歡迎大佬光臨莫妮卡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