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生,門口冇人出殯,卻有人鋪上紅毯,扛著燒豬,敲鑼打鼓,舞龍舞獅呀。”女助手,端進來一杯水,表情古怪地道:“一大幫人,風風火火的,遞上名片邀請您。“

劉培吉表情一愣,接過水杯,來不及喝下:“那是哪家新店開業?”

“還是哪位街坊南洋淘金,做生意,回來光宗耀祖?”

幾十年前,香江有許多人前往新加坡,大馬做生意淘金,偶有發財的回來大擺酒席,宴請街坊,會出現敲鑼打鼓,舞龍舞獅的場景。

劉培吉下意思如此認為。

“是有位叫李成豪的先生遞上名貼,說要請您出山做事,特意擺的排場。”女助手穿著黑色小西裝,包臀裙,搭配肉色絲襪,高跟鞋,雙手遞上一張印著“和義海”字號的正式名帖。

劉培吉接過名帖,臉龐露出仿了鬼般的神情,連忙放下手中軟皮尺,踩著皮鞋快速繞出工作台,站在工作室門前往外望去。

隻見工作室門口鋪著一條紅毯,兩名穿著白色襯衫的年輕馬仔,雙肩挑著一整頭燒豬。

一輛平治轎車橫停在門口前,

車門打開,

正對著他。

五十幾名穿著夾克,襯衫,麵色不善,渾身戾氣,但卻老老實實的古惑仔們聚攏在紅毯兩邊,後麵則是敲鑼打鼓,醒獅表演的兩班人馬。

一位穿著白色西裝,戴著鑲鑽名錶,自以為打扮得體,但每一處細節都出賣身份的江湖大佬正站店門前,啪的抱拳,九指緊扣,左手大拇指單豎,鞠躬行禮,大聲喝道:“和義海油尖旺,四一五白紙扇李成豪,奉堂主張國賓之命,特來請劉先生出山!”

“風凰生來四頭齊,五湖四海儘歸依。有仁有義同禍福,脫去毛衣換紫衣!”

“和記,義海!”

“藏龍!”李成豪唸完斬鳳詩,報上字號名,啪的單膝跪地,背後兩名馬仔立即將燒豬扛進店內,穩穩放下,二十幾名馬仔二話不說,全部抱拳行禮,單膝跪地。

劉培吉望瞭望眼前的燒豬,又看了看李成豪,目光再掠過門外的社團馬仔,顫顫巍巍的舉起手中一張名帖。

“和義海?”

一個在他出國留學前,記憶消失已久的名號,猛然間跳入腦海。

咚咚咚的鑼鼓聲將劉培吉喚醒,他嚥了口唾沫,望著李成豪道:“這位先生,我從來跟江湖社團冇有關係,你會不會認錯人了?”

“劉先生,不好意思,我絕對不會認錯。”大波豪站起身,露出張自以為和善的笑臉,出聲道:“我們大佬特意叫我一定要請到你!”

劉培吉驚的混身一顫,差點抓不住名片,又連忙用手抓緊,他很想笑,但真的笑不出來。

“請我,請我做乜?”

十年前,一個街坊欠下賭場,被和義海的人馬請走,也是一個請字,事後卻橫屍街頭,掛在竹竿上等差佬洗地。

七年前,一個街坊拜入社團,被和義海的人,也是一個請字,不到三個月就倒在一場血泊當中。

劉培吉一點一點都不想被江湖社團請走啊

“不好意思,李先生,我覺得做服裝挺好”

“好!”

“當然好!”李成豪瞪大眼睛,大吼道:“劉先生設計服裝能不好嗎!”

“您可是我們大佬親自點名要請的人!”

“我大佬,張國賓!”李成豪再度拱手一吼。

劉培吉嚇得不輕不過驚慌之餘卻琢磨出意思,小心謹慎的詢問道:“李先生,李先生,您是要請我去設計衣服?”

“糾正一下,是我大佬!不是我的!”李成豪覺得大佬的名號,能比自己更能體現出尊重,當即喊道:“請劉先生到油麻地打聽打聽,我大佬太子賓的名號有多威!”

“今天,是他派我來請你!”

“嗬嗬”劉培吉給李成豪奉上一杯水,請李成豪坐下,緊張的臉色舒緩下來:“豪哥,你竟然是找我設計衣服的話那就可以,我現在就答應簽約您的工廠設計服裝,多謝,多謝。”

“隻是費用上……”

“多謝劉先生給麵!”李成豪麵露感激,表情激動的道:“費用”

“八折,我隻收我應拿的!”劉培吉迅速答道。

李成豪心裡猛的一跳,低頭喝一口水,心裡有些不好意思,默默把“你不用擔心!我大佬一定給夠數”咽回嗓子裡,改口講道:“多謝劉先生!”

該給大佬省一點的,還是要給大佬省一點。

李成豪昂起腦袋,挺起胸膛,鼓出爆炸的胸肌,出言感謝卻有給劉培基嚇一大跳,連忙擺手:“不用,不用,真不用。”

“劉先生真是個好人。”李成豪擠出笑容,心中暗想:“賓哥說的冇真錯,請人就要尊重,尊重再尊重。”

“劉先生點解這麼好講話?”

“就是因為我尊重他呀。”

不過,李成豪敏銳的意識到,剛剛劉培吉有些驚慌,仔細一想,他已經做的非常用心,完全按照社團坐館請先生的禮節,擺開排場來請劉先生。

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社團坐館有龍頭棍,能報山門詩,他並非社團坐館,有些信物拿不出手。

這可是大佬親自交代要請的人,接下來還有兩位先生要請,禮數禮數有冇做到的地方,現在得請教好。

那兩位先生一定要更加尊重!

“劉先生,我們是不是有禮數不周的地方?做的不好,請多指教。”李成豪端著水杯問道。

“NONONO,李先生的禮數已經非常周到,做的非常好了。”劉培吉連忙擺擺手:“隻是我一輩子冇見過這麼大的陣仗,有些失敗,唔好意思啊,李先生。”

“劉先生,你可不要懵我!”李成豪皺起眉頭,現在懵他,他就做不好事,做不好事,就要耽誤大佬的事,耽誤大佬的事,那可就是大事。

李成豪很懂人情事故,誠懇的道:“劉先生,我看你對我有意見,有意見就直說,我跟兄弟們一定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是吧?”

“兄弟們?”他回頭一問。

五十幾號社團馬仔,表情冷峻,殺氣騰騰。

李成豪再回首露出一個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