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510 小島往事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事關重大,其實六位候選人都看出台島洪門參政事件,和義海有獨一無二的優勢,但每個人都寄希望於自身出位。

發揮優勢。

若非元首白,張華吳,球哥,大基都是實力派。

鬥魁也不會另辟蹊徑。

前往台島。

……

“鬥魁,堂內的理事們都看得出來,萬會長是在給張國賓開綠燈呀。”一位叔父歎氣:“此去台島隔著千裡之遙,很多事情支援你的叔父們都幫不上忙了。”

鬥魁相貌堂堂,身著中山裝,寸頭髮型。

他搖頭道:“元首白在集團內黨羽眾多,門生遍地,跟他拚財務案勝算不大,大基則一直同共合黨關係良好。”

“休斯頓則一直是共合黨的地盤,大基的優勢非常大,球哥除了錢多,北美政壇上卻少人脈。”

“其實大基已經勝券在握。”

“我唯一的機會就在台島了。”

他三十幾歲,能力不俗,獲得一批叔父,理事支援。

但論根基,羽翼卻還不夠豐滿。

必須冒險一搏。

“你說的對。”

“唉,萬會長一世英名,年老時怎麼開始犯糊塗,大公堂主的位置豈可輕易讓與外人?聽說張國賓是萬會長年輕時留在香江的私生子。”叔父說道。

一行人走出坨地,乘坐轎車。

郊區。

彆墅。

銀紙一身戎裝,帶著一百五十名緬北兄弟,立於花園草坪。

“啪!”

抬手敬禮。

“義海集團帕敢礦區保衛營上尉江世傑向長官報道!”

嘶聲呐喊。

“向長官報道!”

一百五十名兄弟敬禮大喝,吼聲傳遍山林,每一位兄弟都飽經風吹雨打,滿身肌肉,皮膚黝黑。

在緬北的日子除了訓練,就是訓練。

兩隻手掌滿手老繭。

全是扣扳機扣的!

張國賓身著中山裝,站在台階前,望向一行士兵。

“誰讓你們來的?”

銀紙挺胸大吼:“奉少校李成豪調令,特來北美保護長官,阿公奪取洪門山主之位。”

“第一加強連151人,實到151人!”

“願為長官衝鋒陷陣,赴湯蹈火!”

“願為長官衝鋒陷陣,赴湯蹈火!”

每一位義海兄弟眼裡都充滿狂熱。

洪門山主。

賓哥在就任義海龍頭之後,便給社團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社團人人的薪水厚了,福利好了,正行多了,偏門少了。

人人都可以抬頭挺胸的做人,為義海中人的身份感到驕傲。

若大佬可以做到洪門山主的位置,那又將為和義海帶來多大改變?

整個社團的兄弟人人紮豪車,住豪宅,不是夢啊!

光憑龍頭曾給他們的,他們就願為之拚命,為了龍頭未來能給他們,他們甘願付出一切。

因為堅信不疑,

所以所向披靡!

黑柴望見兄弟們眼裡的崇拜,癡狂,深深為之震撼。

他冇想到悄無聲息之間,短短幾年時間,阿賓就在境外成立了一支專業部隊。

原先社團裡欺行霸市,殺人越貨,走粉走器官的草鞋。

現在也是守衛一方,帶兵數百的軍隊上尉!

“好!”

“既要爭,就調兵爭。”

“這纔是洪門山主該有的氣魄!”

黑柴老懷欣慰。

蘇爺,飛麟還處在震撼之中,張國賓卻說道:“怎麼是加強連?”

銀紙大聲喊道:“營是加強營,連是加強連!”

“礦區保衛營於一週前獲得最新編製,已擴編至五個加強連,七百五十六人。”

“軍報已經送往香江,由李少校批準,正式完成擴建。”

實則是敏丹部近年來發展順利,打算擴大軍隊編製,同時把礦區保衛營給提了提。

從一個營擴充到加強營,實力增長一大截,但卻並非是什麼大變故。

李成豪全權處理。

張國賓點頭道:“好。”

“諸位兄弟舟車勞頓,解散休息!”

銀紙放低手,對準褲縫,挺胸道:“禮畢!”

“唰!”

第一加強連一百五十人全體禮畢。

銀紙向後轉,立正,喊道:“保持警戒!”

“散!”

“是!”

“長官!”

一百五十名士兵分成三組,一組五十人開始充沛彆墅防衛安全,兩組一百人打開行李箱,每人取出一個睡袋……

張國賓見一眾士兵把舊金山過了緬北的模樣,忍不住皺起眉頭招手道:“銀紙,進來一起飲茶!”

“是,長官!”銀紙立正敬禮,旋即摘下迷彩帽,同張國賓,黑柴,飛麟,蘇爺,東莞苗,打靶仔一起進入彆墅大廳。

張國賓來北美人數帶的不多,但礙於和義海勢力強盛,手頭可用兵馬實則不少。

加強連一百五十人就是正規軍,北美堂口又有兩千號兄弟,洪門理事縱然起小心思也不敢動他。

一班人坐在客廳茶幾旁,銀紙還是雙手扶膝,一本正經的軍人作風,東莞苗依舊帶著墨鏡,打靶仔還是一言不發,黑柴同以往一般泡著茶,蘇爺照舊一襲青衫。

張國賓接了茶杯,飲下口茶。

“阿公,麻煩幫兄弟們的食宿安排一下。”

黑柴暢快一笑:“冇問題。”

“飛麟,給兄弟備好車,配好槍,安排酒店住宿。”

“記住,配軍槍,按照作戰連隊配置。”

飛麟頷首:“是,阿公!”

張國賓麵色透著古怪,稍微解釋一句:“公司在緬北承包了三口玉礦,兄弟們帶槍乾的是安保工作……”

“我懂,我懂…”

黑柴揮手道:“你現在是和義海的話事人,要做什麼不用跟我一個老骨頭彙報,我看兄弟們都很精神嘛!”

“精神的跟特種部隊一樣,夠犀利!”

阿公甚至豎起大拇指。

張國賓麵露苦笑:“這隻是保安公司…”

“我懂,我懂……”

黑柴笑著飲茶。

他見多社團開的保安公司,到底是保安公司還是私軍,看不出來?

阿賓也真是的,明明滿腔壯誌,偏偏學人家低調。

其實,阿賓是膽小。

太苟了!

而當一百五十名職業軍人配備武器之後,舊金山彆墅的據點形同一座堡壘,加上提前設置好的監控,冇有一個營的兵力彆想拔下來。

競選洪門山主本就是合禮合規,派人暗殺剷除對手並非不可,但是必須做事隱秘,不被人捉住手尾。

派兵去拔候選人跟名譽副會長的窩,簡直是找死!

張國賓,黑柴一行人更不會刻意隱瞞訊息,和義海有一批職業軍人抵達舊金山的事情,很快就傳遍整個大公堂。

張國賓直至離開舊金山前,可謂是出入平安,萬事太平,有時兵力冇用上不見得是冇用,有些東西有了就足夠,用上反倒落了下乘。

一週後。

張國賓跟香江和義海打過招呼,正式宣佈了參選洪門山主之事,和義上下,乃至全港江湖一片沸騰。

港島江湖,藏龍臥虎,英雄輩出,可競選洪門山主者,僅張國賓一人。

張國賓明明尚未做成任何事,江湖地位卻拔高三級,聲望日隆,隱隱有成為港島江湖精神領袖之意。

這就是“名”的重要性!

如今,張國賓真的坐上天下洪門山主之位,怕是穩坐香江百年第一把交椅,名聲比“陳近南”都要紅。

載入江湖史,數百年後,亦為人樂道。

原先和義海麵對的很多問題或許都將迎刃而解,不僅“和義”上下傾力支援,號碼幫,大圈幫,新記都遞來拜帖。

直言:願鼎力相助。

張國賓也冇想到天下洪門山主的位置,除去大公堂本身的權勢,竟在天下江湖還有如此聲威。

名利名利,名果然在利前。

張國賓又跟台北堂口知會一聲,便打算乘飛機直奔台北,臨行前,黑柴設宴送行,酒桌上,他言辭真切:“阿賓,台島洪門實力不強,但涉及黨爭,背後網絡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

“據我瞭解,台島自成立統領府以來,全島戒嚴四十年,黨禁森嚴,無人可插手一家之天下,但許多受到國外支援的人在民間活躍,要求解禁,當黨外人士彙聚在一起,實則便為同黨!”

“此同黨勾結內外,不容小覷,靠普通手段不可能輕易搞定。”

張國賓舉著酒杯,沉吟道:“多謝阿公提點,我已經派銀紙帶著兄弟們提前出國,半路轉道前往台島就位,舊金山用不上的兵馬台島可以用,我對付洪門奸賊就兩招,一招叫懷柔,一招叫清洗。”

有人說:“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過去的我們太驕傲、太自負了,現在起,不能再跟從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