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96 衝撞

-

[]

中環。

藥監會。

一輛平治轎車緩緩駛向辦公大樓,道路兩旁,眾多市民舉著抗議牌,拉起橫幅,冒著烈陽,大汗淋漓。

龐迪讓坐在車內,望向路邊佈滿的市民,攢動的人頭,神情變的肅穆起來。

一路駛來,起碼一萬多位市民站上街頭。

由於眾多市民需要上工,中午其實是抗議活動人數最少,情緒最低沉的時候,然而市民們一言不發就緊緊盯著他。

那一雙雙想要吃人的眸子足夠駭人!香江市民比他們想象的有骨氣!逼得美國醫療資本代表不得不出麵澄清!

他們知道香江華人的滿腔熱血,靠冷處理,冷不下去!

靠小恩小惠,滅不下去!

病人家屬的憤怒,靠幾款藥物更熄不掉。

於是藥監會不得不向社會迴應,將在大樓門口召開媒體會,向市民說明最新情況,而當平治轎車停在辦公樓門口後,第二輛,第三輛車陸續停下,藥監會十一名委員全部抵達現場……

龐迪讓跟幾間大公司總裁併肩登上階梯,tvb,亞視,星島,十幾家電視、報紙媒體記者扛著長槍短炮,站在大樓門口瞄準藥監會委員,在藥監會委員們落地的那一刻起,再到委員們整齊的站在台階上。

哢嚓,哢嚓,閃光燈頻繁亮起,幾乎冇有停止過一刻,大樓門口幾千抗議市民在無聲間站起身,朝著大樓門口聚攏,每一個人的眼神裡都充滿敵視,不善、憤怒。

龐迪讓望著人海般的抗議隊伍,喉嚨也不禁嚥了口水,宛如看著一隻憤怒的雄獅正站起身,下一秒就要向他撲來。

“尊敬的各位市民,我是藥監會會長泰勒,很抱歉,近期有關藥監會修改法例的事情,引起了港島廣大市民的關心,對市民們的熱切關注,我代表藥監會表示感謝。”英國鬼佬擔任的藥監會長第一個進行發言,發言完畢深深一鞠躬,一排藥監會委員都鞠躬表示感謝。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道謝時說點冠冕堂皇的話,人人麵子都好看一些。

藥監會長隨後說道:“接下來有關藥監法例修改的事情,有請主導者藥監會,副會長龐先生為大家說明情況。”

龐迪讓穿著西裝,表情鎮定,再度鞠躬後,往前兩步站到話筒前開口說道:“各位市民,我先以強笙集團,香江負責人的身份向各位道歉,藥價高昂是件不爭的事實,但藥企為了研發新藥,投入幾千萬,幾億美元的資本……”

“這些資本都是需要收回成本的,否則,醫無可醫,藥無所藥,專利期藥物的保護政策是世貿條款,為全世界人所遵守,仿製藥的危害顯而易見,已經有人為仿製藥付出生命。”

“我聯合了多間醫療公司代表,正在為各位市民爭取專利藥的優惠條款……”

市民們都沉默著望向醫藥公司代表,因為老生常談的理由,無法令市民們吃得起藥。

這些話他們信嗎?

信!

有道理嗎?

有!

能讓他們吃上藥嗎!

不能!

“降低專利藥的價格!”

“讓我們吃上藥!”

有人舉起拳頭高呼。

“對!”

“我們要吃仿製藥!”

“我們不否認專利藥的成本,也對專利藥的價格冇有意見,但是,我們要吃藥!”

“你不能禁止仿製藥!”

更多人舉起拳頭。

冇有一個人否認專利藥的價值,可每一個都希望這座城市能留給底層市民們一條活路,一個病患老者坐在輪椅上,穿著發黃的白衫,老淚縱橫:“我們,我們也想活下去啊!”

“老闆,留條活路給我們吧?”

“不要禁,咳咳,最後一條路不要禁……”

龐迪讓無法理解市民們的情緒,明明公司都答應降價了。

明明道理都說清楚了。

還要怎麼樣?

“愚昧的人!”龐迪讓臉露慍色。

“刁民!”

這個世界凡事都講道理的話,要槍做什麼?

人潮角落,一個身影穿著襯衫,戴著鴨舌帽,把手藏在腰間,伴隨著情緒高漲的市民們開始衝擊大樓,這個人也一步步闖進人群,在擁擠的人群裡向前邁步,很快,幾名記者跌倒在地上,軍裝警察開始維護藥監會成員後撤,戴著鴨舌帽的人衝出人群,拔出手槍,瞄準前方:“嗙!”

一記明亮的槍聲驟響。

龐迪讓後背綻開一朵血花,直直撲倒在前方的地麵,其餘的鬼佬們一陣驚恐,抱頭向後方鼠躥。

軍裝警們回頭望向殺手,望見的卻是洶湧民意。

袁信超一槍命中,再上一步,再度扣下扳機:“砰砰砰!”

數槍命中目標。

早已中槍倒地的龐迪讓抖了兩下,徹底失去所有力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袁信超丟掉手槍。

一組軍警上前將他扣住:“撲街!”

“你在攪事啊!”

“誰派你來的!”一位督察大聲怒斥。

大樓前,市民們聽見槍聲之後冇有產生慌亂,而是爆發出巨大的憤怒,幾百人已經開始衝撞藥監會大樓。

警方不得不將大樓門鎖緊,按下肩頭的呼叫器,數名警員連連喊道:“總部,藥監會大樓請求支援。”

“藥監會大樓請求支援……”

亂了。

徹底亂了。

一頂鴨舌帽落地,

露出槍手麵容。

督察望見通緝令上的人影,震驚的喊道:“袁sir!”

袁信超低著頭,眼神平靜:“我不是阿sir了。”

一名藏在大樓裡的記者察覺到有大新聞,連忙舉著話筒跑上前,大聲喊道:“袁督察!”

”你為什麼會在商場內槍擊家人,在大樓門口槍擊藥監會委員,連續兩場槍擊案幕後到底有什麼利益糾紛。”

袁信超望向記者,大吼:“藥監會副會長唆使我家姐推倒,摔死我父親,我隻是來報仇的!”

“我父親不是被假藥害死的,是因資本為了利益被害死的!子報父仇,天地人倫!”

大樓裡,一群軍裝警默然,記者更是滿臉驚愕,這個新聞可比想象當中要更加勁爆,當記者想要再度詢問的時候卻被軍裝警勸開,不過記者已經拿到足夠的猛料。

當晚。

中環遊行抗議衝撞完藥監大樓的活動,在警方出動防暴部隊勸離之後平息,抗議市民跟鬨事的古惑仔不一樣。

古惑仔不在乎防暴部隊,可市民們卻會恐懼,同時,一位醫藥集團負責遭人槍擊死亡,足以讓市民們迴歸冷靜的狀態。

亞視,晚間新聞則報道了抗議遊行的全程發展及袁信超的親口供詞,可以說,袁信超的一句話瞬間讓輿論呈現兩極反轉的勢態,整個社會麵都開始反對藥監會新增條例。

美國佬——終日打雁,終被雁啄。

港府官方多位大佬出場,反對藥監會的一意專行,袁信超也從一個人人喊打的弑親者,成為市民們廣泛同情的對象。

隻因,為父報仇是每個人子的責任,為錢弑親方是要亂刀斬死的逆子。

何況,袁信超在槍擊仇人之後冇有濫殺無辜,選擇向警方丟槍投降……

張國賓在辦公室抽著雪茄,聽著彙報:“賓哥,袁sir收押在荔枝角羈留所,公司同兄弟們打過招呼,兄弟們都會善待袁sir的,據說,袁sir在羈留所裡可受人尊敬,是羈留所裡最有聲望的明日之星。”

肚皮文穿著西裝,拿著檔案,規矩的講道。

張國賓吐出一口白霧,翹著二郎腿,靠在皮沙發上反問道:“怎麼?”

“現在羈留所裡們也要評職級嗎!”

肚皮文嘿嘿一笑:“評職級是冇有的,不過分大小是一定的,現在大家都知袁sir歸我們義海罩著。”

“未來的年頭肯定好過啦。”

張國賓笑著,講道:“以後每年的減刑名單裡,加上袁sir的姓名吧。”

“這件事情他做的足夠聰明,給我們增加了很大的便利,值得為他多花些錢。”

肚皮文答應道:“冇問題,賓哥。”

他麵帶得意:“現在美資在港的話事人死著,藥監會在全城反對之下已經中止新增條例的表決會議,看來我們已經跟美資劃分完市場的蛋糕!”

張國賓皺皺眉頭:“現在我們確實取得了全麵優勢,但必須小心美帝主義捲土重來,如果我們真正把美帝打到服氣,他們會跟我們走上談判桌的,可現在美資代表根本沒有聯絡我們。”

“彆忘記,我們是開了一槍打出的勝利。”他麵色嚴肅,語氣沉重的講述道:“美資的槍炮可是鋪天蓋地的猛烈,一點都不比我們弱小。”

肚皮文緊張起來,問道:“賓哥,那該怎麼辦?”

張國賓輕輕一笑:“我有刑堂兄弟貼身保護,至於你嘛……你自己出門多帶些人馬,現在藥可以繼續賣了。”

“讓為我們出過力的市民們安心,告訴他們,有義海在,就有藥吃!”

肚皮文點頭答應:“是!”

“賓哥!”

“你去吧。”他揮一揮手,低頭看著三份資料,權衡著誰上誰下,他在提筆給三份資料都填上三個數字後,便打電話叫來了禮堂大爺:“海伯。”

“按照這個準備紮職儀式吧!”

他抬手遞出檔案。

------題外話------

明天早更新無,要晚上,今日更新畢。

吃完飯偷溜回來碼字,現在哈啤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