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診樓。

一百七十幾名病人及病人家屬擁擠在門口,眾人在義海仔們抵達現場後,漸漸就平複好情緒,開始冷靜的控製行為,期望能跟和義海談判。

肚皮文拎著鐵棍穿過人海的樣子,更是驚得不少人縮頭縮尾的退去,對病人家屬而言光聽說和義海有多強不夠用,真真切切見識到和義海的人馬之後,病人家屬纔會恢複理智。

因為,在病人家屬看來醫院是收錢看病的地方,是受法律保護的地盤,卻忘記這裡是和義海的產業,也是和義海的地盤!

何況,急切的需求最易令人衝動,此刻,還有幾名家屬推著輪椅,將老豆老母擺在前麵,鼓著膽道:“文哥是吧?”

“為什麼你們先前答應賣的藥,突然不賣了?”一個年輕人黑眼圈很濃,熬紅了眼睛,長期照顧生病的父親,令他整個人都染上一絲朽氣,他吼道:“救命的藥,說不賣就不賣,你知不知道這是殺人!”

肚皮文舉起貼棍,指向年輕人,非常拽的喊道:“殺人又點樣!你當我不敢嗎!”

站在前排的義海仔臉上都浮現出不屑,輕蔑,凶色,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裡,隻要大佬敢發命令,今晚就有人要留下小命,年輕人也不禁咽嚥唾沫,一百多人對上義海仔們充滿殺意的目光,無人再敢叫囂。

肚皮文望向冷靜的人群,情緒好了很多,腦袋恢複理智想起大佬講的一句話,挑起嘴角不屑道:“不讓我們賣藥的是鬼佬,你來醫院鬨算什麼本事,有種去找鬼佬鬨啊!”

“這段時間鬼佬在報紙上刊登的新聞,你們冇看見呀?是看不見還是裝瞎?”

許多病人家屬露出膽怯之色,肚皮文卻毫不在意的拆穿他們:“我看你們一個個都是窩裡橫,隻敢對我們賣藥的叫囂,卻不敢去找醫藥公司聊天,你把推著老豆來醫院的功夫用在跟鬼佬抗議上,鬼佬早就把廉價藥免費你們了!”

“看你這麼有孝心的樣子,你應該不是孬種吧?”肚皮文麵帶笑意,年輕人麵紅耳赤,一聲不吭。

肚皮文吼道:“我就一句話,藥我可以不賣,錢我可以不要,但是孝心我不能讓你們丟!”

“夠種的,去找鬼佬把命搶回來!”

能夠替父母想辦法搞心臟病藥,再為藥來醫院抗議的人,其實已經是一個有孝心的群體。

跟他們講什麼都不如講一個孝字,中華傳統“百善孝為先”,孝心兩個字搬出來足夠砸垮很多人。

或許,他們有的懦弱,有的狡猾,有人呆頭呆腦,但誰敢說自己不孝?

“去跟鬼佬把命搶回來!”

“禁止廉價藥,就是要病人的命!”

“對!闊佬吃正版藥,我們吃仿製藥,我們必須站出來!”

相比於年老的心臟病患者,幾個年輕的心臟病人率先站出來喊道,肚皮文見人心可用,大為點頭,他撩起手錶,看一眼時間:“好!”

“明天早上八點來醫院門口集合,我派大巴送你們過去,來一個我送一批藥,正好倉庫裡還有一批庫存。”

“我貼錢給你們送免費藥,差人總不至於來抓我吧?”

病人聽見有免費藥可以領,就像被點著柴火,情緒馬上高漲:“明天八點!”

“八點啊!!!”

肚皮文把鐵棍丟給馬仔,轉身離開醫院大門,抽著雪茄上車回家。

“明天,有好戲看了!”

贈送免費藥對病人、老人而言可是一記絕殺,深得二十年後內地傳銷之精髓,做黑的能做成大佬,腦子果然都不會差。

第二天。

早上。

十輛滿載的大巴車帶著病人及家屬來到藥監會大樓,三百多人陸續下車,轉眼間就堵滿藥監會的辦公樓入口。

病人家屬們齊齊打出橫幅,標語跟招牌,準備周到,組織有序,一看就有人帶頭。

抗議隊伍冇有找各間藥企,而是找到行政委員會,直接找準職權部門。

當天,諸多藥委會的職員都被通知休息,藥監會內直接無人開工,以沉默回答民聲。

藥監會會長,副會長,委員會一群人更是留在藥企辦公,躲在辦公室裡吹著冷氣,抽著雪茄,喝著紅酒。

需要去傾聽市民的聲音嗎?

藥監會做出的舉動就是打電話報警,要求警署疏散抗議人群,中環警署派出五輛軍裝警車,前往現場去維持秩序,出於各個角度講,警隊深知最好的做法就是什麼都彆做,不然火上澆油就不提了,還很可能引火燒身!

這一幕看似是警察對民眾的幫助,實則是迫不得已的狡黠,民眾的利益卻往往在各方的聰明之間來回往返,飄於空中盤旋,久久落不了地。

張國賓派人給抗議的民眾拍了相,登了報紙,播了亞視新聞……亞視新聞自是完全站在大老闆的角度看待問題,花重金請了美籍專家,讓美國佬來跟美國佬唱反調,言語間讓社會正視仿製藥引起的民生問題。

藥企主導下的輿論環境開始發生偏移。

強笙集團。

香江分公司。

總裁辦公室。

龐迪讓身穿西裝,雙手揣在胸前,右手握著一支紅酒杯,正抬頭看向辦公室裡的一台電視。

電視節目,正播著藥監會辦公樓門口所發生的抗議活動。

另外,幾名鬼佬坐在沙發上,叼著雪茄,翹著二郎腿,麵色凝重盯著電視。

這時利來公司總裁出言說道:“龐sir,民眾抗議活動開始了,果然冇有出乎你的預料。”

“跟合眾國的市民相比,香江市民的抗議,已經來得太晚。”龐迪讓笑著舉杯,品嚐了一口酒,出聲道:“我差點以為他們不會來了。”

默沙東總裁忽然出聲:“也許,他們本該不會來的。”

“是。”

龐迪讓點頭道:“這樣敵人的才讓人尊敬!”

“不過三百多人的小抗議,先放著不用管,等我們幾家公司再降一批藥價,風波自然就會解除。”

美國藥企對上萬人,十萬人,十幾萬人的抗議遊行,乃至一個國家的反對都有解決之道,對抗議可謂是熟門熟路。

畢竟,藥物價格,藥物實驗,製藥汙染,藥物副作用…

每一項都可能引起抗議,但醫療資本從未倒下!

幾百人,幾千人都是小意思,根本冇放在眼裡,何況四間藥企聯手定了一個降價清單,打算針對五十幾種進口藥物及器械降價。

這些或是臨近專利過期,或是早已收回成本……

不過要等港府為了平息事態,而主動來找到美資藥企的時候,再宣佈降價清單,以此跟港府談判一些新藥減免關稅的問題。

香江既不是美國佬的殖民地,香江人更不是美國佬的同胞兄弟,美國佬對香江亂成一鍋粥絲毫不心疼。

他們永遠喜歡在亂局中謀取利於,火中取栗,水不渾都要攪渾,現在纔剛剛開始!

可事態發展很快就超出美資藥企的預料,因為抗議遊行的隊伍,短短一週內,迅速從數百人擴張到數千人,一萬,兩萬,三萬……

“賓哥,出街的人越來越多了,那些病人家屬們都坐在街上,睡在路邊,昨天太陽大,有些市民中署暈過去了。”

和記大廈。

李成豪坐在總裁辦公室裡,搖晃著白色皮鞋,出聲道:“我心不忍啊,想帶兄弟們出們做做義工,聲援下街頭的市民們。”

張國賓夾著雪茄,手指指向李成豪,警告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注意,收心啦,兄弟!”

“你以為美國佬怕你們亂嗎?”

“搞笑,它巴不得你亂,這就是它的習性!我原以為事情做到這一步差不多了,又不是冇給它們留飯食,亮出手腕,各賺各的,麵子上都過得去,所以,我把子彈壓在彈倉裡。”

“現在看,它是希望你越亂越好,篤定我們,港府,市民都不敢撕破最後一層臉,跟他在規矩裡好好玩,真是世界一哥的風格呀!”張國賓麵帶譏諷:“霸主來著!”

李成豪撓撓頭。

“賓哥。”

“乜意思?”

張國賓嗤聲道:“我跟它講文明,它跟我講弱肉強食嘍。”

李成豪聽明瞭,臉上獰笑,藏著殺意:“那就看看世界霸主,夠不夠資格霸住香江!”

“阿豪,你讓兄弟們給市民提供些帳篷,水,收拾收拾垃圾,但切記不要參與遊行,這次遊行冇有江湖人加入,就讓遊行純粹一些。”張國賓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展現出過強的社會影響力,這種最深的底牌一定要藏到最後,哪派是用地下手段都比打出底牌好。

“我知道了,賓哥。”李成豪答應道。

張國賓又道:“對了,蘇聯那邊有一批軍火已經談好價了,你親自跑一趟基輻把貨跟船運到北美。”

“這是阿公親自交代的事情,切忌不可馬虎大意,至於家裡的事不用擔心。”

張國賓用手開了一槍,裝著吹氣道:“有子彈,就能開槍!”

李成豪點點頭:“放心吧,我馬上啟程,帶上人,帶上錢,一船運貨而已。”

“對了,北美要打仗啊?”

張國賓搖搖頭:“可能吧!”

李成豪心裡泛著嘀咕:“那可得多支援阿公一些。”

“怎麼了?”張國賓問道。

李成豪搖搖頭:“冇事啊,賓哥,我就是想知道怎麼參加遊行的人這麼多,比我想象中多好多。”

張國賓輕笑一聲:“鬼佬還是把底層市民想的太有錢,降價?降那點價有屁用!吃得起的不差這點錢,吃不起的,降價也買不起,仿製藥就是他們最後的活路。”

“藥監會堵住法律漏洞,就是堵住底層市民的活路,商鞅變法,車裂而亡,這條繩索會勒死人的!”

“何況,人人都會生病。”

------題外話------

py一本朋友的書。

書名:神詭洪荒時代

簡介:第一紀元,西遊之後,魔祖羅喉重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二紀元,域外混沌魔神入侵,天道破碎,聖人隕落,仙界崩裂,天庭墜落。

第三紀元,破碎後的洪荒,規則已顛倒,一切數據化。

我們的故事從地球人族發現破碎後的洪荒開始

本書又名【破碎洪荒】【神詭洪荒】【最後一個混元聖人】【資本主義修仙】【論如何在階級固化的時代改變命運】【何以長生,唯有開掛】

關鍵詞:洪荒,蜀山流(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