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李成豪挺起胸膛,豪氣乾雲:“警隊邀請商界賢達參與副處長委任儀式,作為義海集團副總裁的我,在香江商界頗有薄名,恰恰好也是一位賢達,所以,大老。”

“嘿嘿嘿,我來幫你開車。”

張國賓望著兄弟滿臉賤笑的樣子,舉起請柬拍了他腦門一下:“走啦,賢達,記得講禮貌。”

“見到阿sir們。”

李成豪摸著腦袋,趕忙跟上:“我是去作客的,又不是去開戰的,怎麼會帶傢夥呢?不過賓哥啊,警隊不知道玩的哪一齣,我害怕是場鴻門宴,讓兄弟們都把傢夥拿了。”

“警隊裡一有槍響,號碼幫,大圈幫,和義眾門徒都會前來救駕。”

張國賓叼著支雪茄,走進電梯,正對梯門扭動領帶,不屑道:“警隊裡那麼多條槍,輪得到你動手?”

“不過也好,今天要是鳴槍了,非要他們見識一下,華人上下團結一心的樣子!”

李成豪麵色一正,眼神堅定:“就知道是場鴻門宴!”

五輛平治車緩緩駛出淺水灣豪宅區,沿著皇後大道抵達軍器場街,五輛車在出示邀請函後,門口崗哨立正敬禮,車輛停在泊位區。

張國賓,李成豪一行人推門下車,七名刑堂兄弟守著車門,張國賓跟李成豪使過眼色,兩人一起走向廣場前的儀式區。

陳子榮的委任儀式就在總署大樓,門前廣場舉行,行動副處長畢竟不是港督,不夠資格在維港海邊的會展中心舉辦千人就職慶典。

就連署理港督都不夠格辦大慶典,警務處便在大樓廣場上設了一個禮台,擺了一百多人的觀禮位。

整個委任儀式預計時間為三十分鐘,流程比較簡單,僅邀請警司級以上人員,保安局副局長,政務司秘書長,數位商界賢達參與。

區區一個行動副處長就職想要多大擺場,有商界賢達來算是給麵了。

這時廣場上已經站滿了許多警司級長官,相關人員幾乎都已就坐,張國賓跟李成豪遞過請柬,便在公關部警員帶領下進入會場,在第一排的位置右側坐下,旁邊則是幾名洋行老闆,劉建文站在背後正同夥計聊天,忽然望見前方有一道熟悉的人影坐下,恍忽間都覺得有些眼花。

他再度確認後。

“郭sir,張生怎麼來了?”

郭偉明向前方投去目光,很自然的喔了一聲,笑道:“張生年年給警隊捐助建設資金,夢工廠同警方也有良好的合作關係,為了把儀式搞正式點,自然要邀請張生這樣的大老闆位臨。”

他湊近了悄聲道:“你知道的,張生手底下有亞視,所以張生能來很重要,想霍生,包生,發了請柬也不來。”

“張生還是支援警隊啊。”郭偉明歎道。

“這樣啊…”劉建文目光閃爍。

郭偉明待人處事八麵玲瓏,滴水不漏,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句風都透不出嘴。

……

“大老。”

“旁邊那個是馬會董事局主席‘李錫澤’。”

李成豪靠在大老的耳邊竊聲說道,張國賓卻很是不耐的拍下他手,教訓道:“說就說,不要拿手指人家,我說過了,講禮貌。”

“我知道。”

“我知道。”

李成豪囔囔的放下手。

張國賓側頭望了右邊一眼。

李錫澤眯著眼睛,銳利的目光穿過眼鏡,正直勾勾盯著他們。

張國賓乾脆露出笑意,文質彬彬的低下頭,淺淺對李錫澤打了個招呼,李錫澤也回以微笑,禮貌的收回目光,旋即側頭跟旁邊的鬼老交流。

李成豪在正式的場合裡感到非常不舒服,坐在椅子上時不時扭動肩膀,脖子,口中還抱怨道:“我怎麼感覺一個個都是笑麵虎來著,喜氣洋洋的慶典下,好像有著殺氣。”

他鼻頭輕動,嗅了嗅。

張國賓眼神在四周遊離著,他發現會場內站崗的軍裝警每一位都肩上帶花,表情嚴肅,嚴正以待。

便衣警看不到肩上軍銜,可個個腰間鼓鼓,掛著槍袋,看年紀跟形勢估計也都是督察級起步。

《仙木奇緣》

韓禮榮,陳子榮,前任行動副處長高sir,管理副處長修sir,蔡sir。

一行人都聚在一起聊天,滿臉歡笑,虛與委蛇,高級長官們的笑聲掩蓋了底層瀰漫的殺機。

張國賓頓時明白:“蔡sir要我來觀禮,果然是要在委任儀式上動手,夠狠!有果決!”

“陳sir。”

“時間開始了。”蔡錦平低頭看了下表,站在陳子榮麵前提醒道,陳子榮輕輕點頭,扭頭道:“韓sir。”

“好。”一哥韓禮榮點下頭,整理一番儀容,穿著處長製服大步邁上紅毯禮台,站在立式話桶前,言簡意賅的講道:“今日,高士林行動副處長將卸任回國,警務處經過一致投票決議,將由陳子榮高級助理處長擔任行動副處長之職,陳子榮副處長將成為香江皇家警察的首位華人副處長。”

“這個決議是港府與祖家對華人警員的最大信任,望各位警員繼續堅定守護香江的城市安全,請陳子榮副處長上台。”

“啪!”

陳字榮一步步邁著英式軍步,步伐有禮的踏上台,麵向台下的警官們立正敬禮,再向韓禮榮處長立正敬禮。

“嘩啦啦。”

台下早響起熱烈的掌聲,總署眾多部門警員都在高樓上,趴在窗戶前望向下方的委任儀式,中低層警員們不能參與儀式。

卻同時能看見儀式的進行。

韓禮榮胸前掛著兩排勳章,禮服十分莊重,立正向陳子榮回禮,轉身在一名女警手中的托盤上取來肩章,上前一步,雙手替陳子榮佩戴肩章。

肩章剛剛繫上一顆鈕釦,一行穿著西裝的便衣警官就踏出大門,快步流星的直直闖入會場,一行人來勢洶洶就是像一柄利刃,直插敵人心臟!現場眾多警官們一下意識到不對,扭頭望去:“安sir。”

“安sir?”

大樓上方的警員們在窗戶前看的更加分明,可不等警員們作任何猜想,安佳友便走到禮台前,舉起一張拘捕令,出聲吼道:“**官簽字,o記警司劉建文涉嫌瀆職,凶殺,違反《警隊職務條例》,《警隊臥底條例》等多項罪名,內部調查科警員捕了他!”

“yes,sir!”

五名穿著西裝,腰間配槍的內部調查科督察一擁而上,直接將劉健文押翻在地,劉建文過程試圖反抗一行人直接撞翻數張椅子,幾名警司在旁猛的起身,眼神極度震驚的望向地上。

安佳友見狀繞行登上禮台,收起拘捕令,舉起胸前的證件名牌,對準陳子榮講道:“陳sir,你涉嫌在覆海行動中指揮手下殘殺臥底警員,包庇手下毀壞臥底警員檔桉,不好意思,請你配合我回去接受調查。”

陳子榮肩膀上的副處長肩章剛繫上一半,韓禮榮的動作就被台下亂局打停,一張金髮碧眼的鬼老麵孔,望著安佳友滿臉都是不可思議。

安sir的話通過台上話桶響徹總署大樓。

整座總署刹那間風雲變幻,三千多名警員震撼無言,一個個呼吸沉重,麵色緊張的望向台下。

衝鋒隊警員們二十四小時持槍待命,站在駐地休息室內,握著槍卻成為一尊尊凋像。

陳子榮隻覺得尊嚴,榮譽,地位都被人踩在腳下,瞬間從天堂跌落地獄,攥緊拳頭,咬著牙到:“你是邊個?敢這樣同我說話!”

“內部調查科,高級警司,安佳友!”對麵的人手舉證件,巍然不動,身後八名警官手搭槍袋,排成兩組,每個人都緊張到顫抖,精神處於最亢奮,最激動的狀態。

萬眾矚目,捕了他!

從此以往,邊個敢看低內部調查科?

“衝鋒隊!”

“軍裝組,把他們抓起來!”陳子榮咬牙切齒,一聲令下,總署大樓裡數個部門總算反應過來,現場的o記,重桉組警員試圖上台捉人,強撐長官,會場周邊二十多位刑事處毒品調查科,情報科,支援科督察及軍裝督察同時全部解開槍袋,拔出武器,雙手舉槍,動作利落間把衣角掀起。

這個動作一出現,現場警官們馬上鴉雀無聲,就連o記,重桉的人都停住腳步,一群參與長官儀式的警員根本冇有攜帶傢夥,作為全港市民安全的守護者,香江警隊就該是最安全的地方。

陳子榮扭頭望向四麵八方,視線裡彷佛出現重重虛影,他都認不清誰是誰,隻覺得天璿地轉,置身夢中。

韓禮榮額頭間都不禁浮出虛汗,擲地有聲的朝著安佳友喊話:“你馬上把劉建文帶走!但調查行動副處長需經警隊檢察委員會批準,冇有警隊檢察委員會批準,任何檔案都不具有效力,就算是總督簽字也一樣!”

“you,馬上回去!”

安佳友手裡舉起一個放音器,遠遠靠著話桶,放下播放鍵……

“你要我去死啊?”

“冇有退路了!”

“你跟我都冇有選擇!”這段錄音讓趕來的衝鋒隊,軍裝警員都緩緩放慢腳步,待到整段錄音放完,眾多荷槍實彈,裝備齊全的警員們都守在會場外,如蠟像般一動不動,任由場內的內部調查科做事,因為……

他們在等一個解釋!

安佳友對警務處長的解釋卻是:“檢察警隊,職責所在,形式嚴峻,通權達變,唔好意思韓sir,這回我遵的是天公地道!”

“這樣人作警務處長官,我寧死也不屈,帶走!”

四名警員虎撲而上,張國賓坐在觀禮台下,拿出一支雪茄,低頭用打火機點燃:“呼…”

吐出一口白霧。

李成豪對麵前的形勢看得目瞪口呆,扭頭望了大老,又回頭看看蔡sir,二人神情都令人琢磨不透。

不過,當差的就是有文化哈,造反的都講這麼好聽,丟雷老母,不像三合會裡的那群撲街,動不動就是我鏟你全家!

------題外話------

晚上丈母孃來家裡了,更新晚了點。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