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馬王咳嗽兩聲,放低水杯,聞言答道:“林長樂是83年大開山門拜入社團的,79年就在江湖混,最早在九龍拳擂放債,跟唐廷威的馬仔小刀文混,後來小刀文死在城寨血並當中,林長樂就正式拜入義海。”

“看來背景挺乾淨的。”張國賓微微頷首。

“不過,林長樂的父親林懷善曾是長樂社的第三代坐館。”馬王又講道:“長樂社在63年成立,期間跟義群一起做白粉,賭檔的生意,68年最巔峰的時候有三千多號人,盤踞在中環南區一帶。”

“後來到72年義群出事,長樂社緊接著麻煩連連,一麵是警方的圍剿,一麵是江湖中的覬覦,最後長樂社在77年被抹掉字號,江湖除名。”

“長樂社的地盤大半被號碼幫吞併,坐館林懷善在一次警方圍剿中被槍擊,那時候林長樂已經15歲了。”

張國賓麵色玩味的問道:“這麼看來林長樂還是江湖家族出身,拿著趙氏孤兒的劇本啊?”

馬王笑了笑:“有兄弟們將他叫作樂少,但是要說什麼江湖家族就算了,長樂社一共就14年曆史,雖有過威風的歲月,但字號做的也不算很大,阿樂以前在城寨混得可不怎麼樣,一日三餐都成問題,在公司做出了點名頭來,有冇有前途。”

“還要等賓哥的一句話。”

張國賓不假辭色,語氣平靜的道:“有能力,又肯為公司出力,公司正需要這樣的年輕人。”

“老闆,林先生到了。”女秘書推開玻璃門,穿著包臀裙,鞠躬說話。

“請他進來。”張國賓朗聲答道。

一個穿著灰色運動褲,藍色牛仔衣,頭髮亂糟糟,眼角還帶著點點眼屎的後生仔走進門,望見坐在辦公桌背後的人影,當即抱拳喊道:“和義海四九林長樂見過阿公!”

張國賓望向年輕人,目光讚許:“馬王,你的馬仔不錯,看起來很乾練啊。”

馬王站在旁,笑道:“賓哥,過獎啦,小心年輕人翹尾巴。”

林長樂眼觀鼻,鼻觀心,靜靜抱拳站好,和義海內部等級森嚴,早已遠勝普通江湖社團,絕不會出現小社團裡四九仔同阿公嬉皮笑臉,打打鬨鬨的場麵,張國賓個人倒是一向待人隨和有禮,可等級製度早已被堂主,大底們自發的維護起來。

林長樂則並不高大,頂多一米七的樣子,身材也有些瘦弱,但一雙瞳孔非常深邃,眉峰很高,五官也非常俊朗。

不過,他臉上有著比同齡人更多的滄桑,皮膚曬的黝黑,眼袋泛著淡淡青色。

這樣一副帥氣威嚴的長相,第一眼就給人不尋常的感官,麵頰的滄桑易使人心生憐憫,看得出來林長樂過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艱苦時期,少年人就染上風霜。

張國賓知道這種少時就經曆過大起大落的人,往往常人更意誌堅定,是容易成事的人,但往往也不好駕馭,有著心高氣傲,獨斷專行的特征。

好在,張國賓根本不需要尊重林長樂的意見。

“你叫阿樂是吧。”他站起身走到會客區的沙發座,招招手,叫馬王,阿樂過來坐下。

分出一支雪茄遞給阿樂,阿樂連忙鞠躬致意,雙手接過。

“我聽馬王講,你在英皇書院讀過書?”張國賓詢問道,目光帶著考校與打量,阿樂規矩的答道:“秉阿公,我在英皇書院讀過兩年書,肄業。”

“誒!有冇有畢業不重要,學曆又不代表能力,關鍵是有冇有替公司做事的心。”

“你把地下拳擂經營的很不錯,聽說一場拳賽的投注額已經過五百萬港幣裡?”

阿樂謙讓道:“那場比賽是頌拉哥給麵子,親自下場跟西洋大力士打,最後打翻國外的金腰帶冠軍,一舉爆冷!”

這場比賽中其實拳擂莊家有偷雞,比如,不宣傳頌拉在社團裡“泰拳教頭”的名聲,大肆宣傳西洋大力士的全美金腰帶。

雖然給頌拉冠以“拳霸”的名號,但頌拉卻是以挑戰者出場,先前都在地下拳擂打過比賽,和義海的兄弟們認“拳霸”的名頭,口稱“教頭”,可社團外的賭狗們可不認!

怎麼分析都是西洋大力士更強。

拳擂比賽用“華人”挑戰“西洋大力士”的噱頭,迄今已經一百年冇變過了,相信一百年之後也不會變。

民眾就是熱衷於見華人武師跟西洋大力士開打,打的越狠越狠,發展到現在是不是華人武師都不重要了。

錘西洋大力士就行!

張國賓也喜歡看!

而賭狗跟觀眾還是有區彆的,各種技術分析下來,壓西洋大力士的往往更多,經過專門統計,每次拳擂“中西”開打,壓西洋拳手的人,超過中華武師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可見戰火與曆史早已讓華人骨子裡對西洋產生一種“恨”,同時,西洋的“強大”更成為一種刻板印象。

所以,光靠擂台上打贏洋人是冇用的。

不過,每次“中西”開打賭場都能賺大錢。

這是從九龍拳擂時代就延續到現在的鐵律。

張國賓抽著雪茄,認可的說道:“商業操作,我懂,很正常啦。”

“國外的拳賽更過分,不過有得賺就行,今天叫你來是通知你一件事,地下拳擂彆辦了。”

蔡錦平隻說風聲緊,要場子的兄弟們注意點,張國賓卻決定直接關掉地下拳擂。

雖然,他完全可以做到辦一場,換一地,繼續把地下拳擂辦下去。

但是,他有必要嗎?

地下拳擂在他腦海裡最初的設想,就是要搬到電視螢幕上去的,隻是亞洲冇有辦拳擊比賽的經驗,乾脆先讓林長樂辦辦地下拳擂積累經驗,現在拳擂既然能夠做紅,就代表林長樂有這個才能。

恰好遇上風聲緊,那又有什麼猶豫的?

關門歇業!

馬王率先嚇了一跳,震驚的道:“賓哥,現在拳擂可是所有地下賭檔裡最賺錢的一間,匆匆關掉是不是太過可惜?”

“每年拳擂最少可以給公司賺四五千萬港幣的,風險也不高,就算被警察捉一次也就損失十幾號人。”

“是不是有警察要找麻煩?”馬王意識到不對勁。

張國賓手指輪番撥動,輕擊沙發扶手,敲著二郎腿,吐出煙霧道:“我說不開地下拳擂,冇有說不繼續開賭,首先一點,地下拳擂半年來冇打死過人說的好聽,但是地下拳擂玩的就是拳頭!”

“是暴力!”

“我敢斷定,繼續開下去,兩年內必定死人,五年內和義海的地下拳擂跟九龍拳擂不會再有任何區彆!”

“我答應你們開拳擂的那天,就從來冇有想開成九龍拳擂,那種拿拳手命去換錢的地方,隻是城寨裡的蟑螂老鼠才玩的出來,我張國賓玩不出來,更不屑去玩。”他覺得拳擂要是開成那樣,無疑是對他**裸的侮辱!

明明有一個更高級的玩法,你偏偏選擇一個最低級的,身上的西裝都要被你搞臟。

“其次,地下拳擂隻是賭的一種玩法,賭要做大,最好的辦法不是傍大水喉,是讓越來越多的人來賭。”

張國賓說道:“我打算把地下拳擂搬上亞視的無線頻道,在晚間成人時間免費向港、澳、廣地區發送信號,到時候不僅香江人能賭,濠江,深城,台島的人也可以玩。”

“把,把,把拳擂搬上電視節目?”馬王語氣驚訝,感覺不可思議。明明是做地下生意來著,怎麼能搬到明麵上來呢?

張國賓卻笑著教育道:“為什麼不行?你同我現在都是正經商人來著,我們手上有電視台,有拳手經紀公司,啪!加在一起是什麼?”

“是電視拳擊啊!”

風靡歐美的wwe即“世界摔角娛樂公司”早在1955年就在美國成立,各項格鬥比賽在國外也屢見不鮮,不過,目前大部分拳擊比賽還聚焦於線下,電視拳擊比賽要在80年代末,90年代纔開始風靡,wwe也還冇後世那麼紅火。

因為,各地經濟水平不一,電視普及率不同,拳擊節目在內地最早要在00年代纔開始,代表者就是ufc模式的《武林風》。

香江經紀水平及電視普及率在亞洲算是遙遙領先,86年完全可以開始玩電視拳擊。

“高級的不玩,你去玩低級的,混一輩子都是個試鐘佬!”張國賓罵道:“所以,我關掉地下拳擂有冇有問題?”

“冇有問題,賓哥!”馬王在聽見“港澳台深”都可以開賭的時候,眼睛已經迸發出光芒,跟遍及三島一城的大生意相比,地下拳擂是什麼?

是樂色啊!

張國賓點頭道:“冇問題就得,電視節目我會讓亞視的人進行策劃,你用電話投注進行收碼,阿樂!”

“拳手經紀公司交給你負責人,就叫作義海格鬥娛樂公司,辦的好,兩年後,許你一個紅棍!”

張國賓拾起麵前的茶杯,飲下口茶,話語非常霸氣。

這跟馬會一樣,不搞博彩,隻是搞點節目給市民娛樂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