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阿賓,收聲。”黑柴連忙低頭話道:“表爺是萬會長年輕時出生入死的心腹兄弟,分管的舊金山堂口有九萬門徒,現任加尼福亞州長,年輕時還是表爺公司的法律顧問,在舊金山一畝三分地上就是土霸王。”

“大公堂一共有十五位理事,排位最前的三位號稱’三公’,如果把大公堂比喻成一個朝堂,表爺,漢叔,元首白就是三公,萬會長就是丞相,平時千萬不能對錶爺無禮。”

張國賓詫異道:“這個衰老還挺威風!”

如果大公堂真是一個朝堂,那他就是個異地王,管他個鳥呢!

黑柴卻在舊金山生活了兩年,對大公堂頗有一些瞭解,還入了大公堂的體製能給張國賓不小的幫助。

兩人坐進同一輛轎車當中,張國賓低聲問道:“那名譽理事有什麼權力?”

黑柴靠著沙發座椅,手指輕點扶手,解釋道:“名譽理事跟理事擁有一樣的權力,但往往是授予大公堂外的洪門香主、舵主,當年洪門召開墾親大會的時候,一次性封了四十多個名譽理事,那時候的名譽理事不值錢,不過現在全世界就你一個名譽理事了。”

“你覺得有什麼權力?”黑柴含笑不語,張國賓眼前一亮:“物以希為貴,此刻的名譽理事地位更在理事之上?”

“對!”黑柴出聲肯定:“名譽理事若在大公堂範圍要做事,當地理事,堂口必須配合,否則就要上報會長批準,若名譽理事在某個堂口的地盤受襲,大公堂更會對當地堂口問責!大公堂的規矩可比香江洪門更加森嚴,可以說,天下冇有一間字號比大公堂講規矩!”

“最強的實力,就要用最嚴的法度駕馭!”

“看來虛名倒也有點用。”張國賓感覺到名譽理事的份量了。

萬潭淵是投桃報李,給了他一個夠用的身份地位,黑柴麵上笑吟吟,心底卻暗道:“名譽理事既然跟理事同職同權,那就有就職會長,大公堂會長的希望!”

“太子啊,太子啊。”

“這第一步總算是跨出來了!”

黑柴備感欣慰。

張國賓笑問道:“阿公,聽聞昨夜蘇爺去夜場被兒媳婦逮回去了?”

“那個老不羞的東西!”

黑柴罵道:“冇點長輩的樣子!”

張國賓麵帶笑意的點頭:“你讓蘇爺注意安全。”

“會的。”

黑柴一臉正色的說道。

蘇爺真是交友不慎,英明毀於一旦啊。

咳咳。

好在北美也無人在乎。

這已不是他的江湖。

大公堂給張國賓搞的授職儀式很簡單,就是請禮堂大爺坐鎮,各區扛把子觀禮,再登記造冊。

昭告天下洪門的方式,就是在報紙上登一則新聞。

三天後。

張國賓回到休斯頓。

彆墅中。

馬世明一身白色西裝,麵色興奮,報告著收購進度:“大老闆,昨日義海跟南方公司已經走完全部法律手續。”

“法律意義上711連鎖便利店已經是和義海的企業,但目前公司的管理層還冇有改動,今天上午,有來自大公集團的三百名派遣勞工已經安排住進公寓。”

“711公司正在統計便利店的人員缺口,統籌員工安排。”

張國賓對派遣勞工的稱呼有點不悅,微微皺著眉頭,不過三百名洪門兄弟的勞動關係,確實還掛在大公堂註冊的大公集團。

張國賓懶得糾正稱呼,直接道:“這三百名大公職員享受711正式員工的工薪待遇,明天就安排去門店上班,至於711連鎖公司的高層管理先不要動,義海設立一個項目巡查組,直接入駐711公司盯住財報和日常工作,另外抽調三分之一的中層管理,前往香江籌備711亞洲公司。”

“答應去香江的就多給兩倍公司,許諾優先晉升,香江公司直接麵向社會招收儲備店長,派來休斯頓學習711的管理模式。”

“儲備店長不設學曆限製,小學,中學,大學都行,但需要會識字,講英文,許諾中學,大學優先晉升,加薪。”

在便利店工作不需要什麼學曆,講究一個服務態度,不過招儲備店長還是需要一定的個人素質。

把儲備店長培訓好,香江再進行店員培訓,711便利店就能形成培養機製,在亞洲地區遍地開花。

至於在亞洲的供應鏈渠道,國外進口商品等,那就是公司管理層考慮的問題,不在大老闆的考慮之列。

張國賓手上有車隊,有兄弟,實在不行給你走私嘛!

走私牛奶,走私麪包,走私烤肉腸,也不是不能上貨架……

隻要劃得來!

馬世明取出胸前口袋的鋼筆,拿著小本本,一行一行記錄要點。

他把大老闆親**代的話記錄完畢,再問道:“大老闆,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張國賓靈機一動,專程囑咐道:“往後開辦便利店,招收員工的時候注意一下,每個門店優先招一個年輕漂亮的靚女,寧願辦事能力差一些,也能吸引顧客嘛。”

“畢竟便利店是做年輕人生意的,年輕人就算買東西,也喜歡見到靚女。”根據後世一樁專業的市場調研報告說明,顧客結賬時有漂亮的女收銀員,顧客結賬時心情都會好很多。

有靚女的便利店更能吸引回頭客。

靚女乾不完的臟活累活,自有後生仔會搶著做,大不了多招一個鐘點工,便利店的鐘點工製度由來已久,711的時薪還不算高。

靚女普遍比較懶,在便利店乾活輕鬆,想來能招的不少。

“大老闆放心,這一點我會緊抓,一定保證顧客都能見到漂亮的靚女。”馬世明說道。

他最近正好在寫一本企業管理出版書,看來要記上一點——企業老闆的喜好,決定企業發展的高度。

張生高明!

飛麟靠在一旁的沙發上,叼著支菸,等到龍頭老大同洋大班聊完,方摘掉嘴裡的香菸,出聲道:“賓哥,這兩天兄弟們跟墨西哥人打的很激烈。”

“這個我有聽說。”張國賓微微頷首,點上一支雪茄,扭頭跟飛麟交代道:“我收到一位朋友的線報,三天後,墨西哥人要發起進攻,洗劫我們的711便利店。”

“帶頭者是帕爾瑪集團的托雷斯董事,托雷斯是帕爾瑪的鐵桿擁護者,一直囔囔著要替帕爾瑪報仇,另外,帕爾瑪集團還有一位門多薩董事,他是激進的種族主義者,對洪門華人踩進休斯頓有巨大敵意。”

張國賓人不在休斯頓,但依舊關注著休斯頓局勢,基本上把休斯頓幫會裡各個老大的背景都給摸清了。

不過,帕爾瑪集團的撲街老大“帕爾瑪”竟是州警察廳的警察退休,這一點令他感覺極為驚訝。

轉念一想,美洲國家“差人著草鞋”是常態,曆史中數位名聲遠播的國際毒梟,全都是當地警察出身。

他敏銳意識到一個問題:“這些毒梟老大肯定是政府人員的黑手套!”

這是來自他在江湖上沉浮幾年的經驗。

因為,在警隊跟江湖勢同水火的地區,黑就黑,白就是白,在警隊跟江湖有一定利益合作的地區,黑白之間就有一道精緻的灰,例如香江。

而在警隊跟江湖關心比較親密的地區,黑就是白的利益代言人,白就是黑的保護傘!

例如70年前的香江。

這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這也就是說,帕爾瑪集團代表的是官方某個利益群體,乾掉帕爾瑪是表麵,要乾掉帕爾瑪集團背後的人,才能真正讓華人站穩腳跟。

托雷斯,門多薩的強勢一方麵是他們個人在爭奪權力,另一方麵則是上層意誌的體現。

“我決定打他們服,打到他們驚,打斷他們的脊梁骨!”

張國賓吐出一口濃濃白霧。

飛麟抱拳道:“龍頭,我知道大公堂已派兄弟抵達休斯頓,可是我等義海兄弟一樣在休斯頓奮戰數日。”

“最後這一戰,我想打!”

張國賓微微頷首:“明天,你負責把大公堂的兄弟們安排下去,北美堂口的兄弟照樣上。”

“托雷斯為大佬報仇,我敬他是條漢子。”

“打垮他!”

張國賓舉起手,話語一停,揣摩著雪茄嘴,嘖笑道:“門薩多卻是一個民粹,手裡染著不少我華人兄弟姊妹的血,你替我把他解決了。”

“梟首示眾!”

“對了,安排員工的事情做周密點,兄弟得給鬼佬一個驚喜。”

飛麟笑笑:“大公堂的兄弟們包船過來,又冇偷渡走私,我們會給鬼佬應該驚喜的。”

休斯頓作為合眾國第四大城市,每天來往的遊客,車船成千上萬,要藏住三百人的流動不難。

帕爾瑪集團要調查出大公堂派人前來也不難,帕爾瑪集團能不能想到這一層就懸了。

派社團打仔去便利店收零錢。

講真的。

鬼佬黑幫很難想象。

“軍火呢?”

飛麟忽然問道。

“有朋友會給我們提供。”張國賓用拇指摸著鬍渣,麵露輕笑。

第二天,火牛換上一身711便利店的製服,找到市中心廣場旁的一間店鋪,戴上帽子就走進門。

“你好,大胸姐,請問我該怎麼開始工作?”火牛望著收銀台背後的美豔少婦說道,美豔少婦就算穿著便利店製服,一樣挺出兩座挺拔的峰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