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馬世明講述711的近況:“南方製冰公司近期正在進行多元化擴張,佈局全美的超市,地產,金融項目。”

“不過,南方公司的多元化戰略受到北美資本打擊,地產,金融項目損失慘重,正在瀕臨破產的邊緣。”

南方製冰公司是南美的一家大公司,最早靠供給食品冰塊發家,後轉做牛奶,食品供應,最早創立“圖騰店”,即插一塊牌子作為標誌的連鎖店,八十年代初期正式確立連鎖便利店品牌。

711可以說是曆史最早的連鎖便利店,但可惜南方製冰公司高層決策失誤,導致最後公司破產。

最賺錢的711品牌被變賣給日本,日本繼承711品牌越做越強,目前南方製冰公司幾近窮途末路了。

張國賓記得711是日本品牌,卻不知道最早是源自南美公司,聽完商業情報轉念一想就明白前因後果。

當即決定:“收攏資金,準備買下711。”

馬世明勸道:“b0ss,711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五百多家門店,亞洲範圍內就有七十六間,日本有二十間,香江也有十一間。”

“目前仍舊是南方公司最賺錢的業務,現在收購價碼恐怕很高,不如等過兩年南方公司申請倒閉再進行收購。”

作為義海集團的行政總裁,他有職責提出商業建議,張國賓卻覺得等到南方公司正式申請破產未免太晚了。

日本資本是比香江華資更強勢的一個亞洲資本,在排除掉內地支援的情況下,香江華資想要在最適合的時候跟日本資本拚抄底是很困難的事情。

何況,收購711的日本資本“伊藤洋華堂”在1920年代就在經營零售商店,是日本最大的零售集團,世界第五大的零售企業,在《財富》雜誌世界五百強中排名前兩百。

目前,財富雜誌還冇有找張先生做過專訪呢,義海集團在香江排名前二十,距離世界兩百強卻還有一段距離。

用超額金錢去跟日資搶機會,補足義海集團商業短板,

長遠來看是最劃算的買賣。

張國賓武斷的道:“買下711是集團第二季度的戰略部署,集團各部門都要進行配合。”

“我會簽發總裁令的。”

馬世明麵露不忿:“boss,你應該聽從最專業的建議。”

“商場如戰場,冇有一塵不變的法則,我的建議不一定最專業,卻是最有權力的。”張國賓並不覺得被冒犯,揮手說道:“我會簽署總裁令。”

“你如果願意負責執行的話,可以繼續履職,不願意,我會安排人接手711的收購項目。”張國賓用馬世明還是非常順手的,不出意外,不打算換掉馬世明。

不過,義海集團聘請洋大班數目不少,很多都是在大洋行出身,找幾個人負責項目不難。

馬世明更非不可或缺。

“我願意負責711項目,但我依舊堅持自己的意見。”馬世明說道:“集團的資金流並不充裕,勤儉是個好習慣。”

“多謝你,管家婆。”張國賓開著玩笑,馬世明拿著檔案離開,離去前勸道:“盯著義海集團的資本可不少,義海出手收購711一定會引來其它資本的阻擊。”

“特彆是英資。”

“冇有政府撐腰的資本就是紙老虎。”張國賓卻點上一支雪茄,深吸口氣:“起碼在香江是的!”

“何況…”他丟掉雪茄,吐出濃濃煙霧,聳起肩膀玩味的笑道:“鬼佬就是鬼佬,永遠想不明華人的信仰。”他對馬世明的戰績很是尊敬,同樣禮遇這位行政總裁,

可心裡一些話不可能掏出來講給鬼佬聽的。

說出來,鬼佬也不會明。

比如,711就算落入另一個華資手裡,也比落入日資手裡強,收購711的併購戰有問題,大不了引入胡生,包生,霍生的華資咯。

英姿就算了。

秘書穿著包臀短裙,端著一杯熱茶送進辦公室,彎腰露出一條誘惑的曲線,恭聲講道:“張生,飲茶。”

“多謝。”張國賓接過茶杯,低頭翻看檔案。

秘書站在旁笑道:“大老闆,需不需要給您摁摁頭。”

她露齒一笑,抬起指尖,輕點右側太陽穴,表情俏皮動人。

張國賓搖搖頭:“不用。”

“你今天怎麼還有安排特殊服務?”

秘書笑道:“我前兩個月特意找師傅學按摩了,大老闆有空試試。”

“ok。”

“有空再試。”張國賓現在冇有心情,隻是舉杯飲茶。

收購711是很重大的戰略。

因為,便利店想要做大供應鏈跟管理模式都很重要,

711不僅品牌效應很好,在國外還有很完善的供應鏈。

張國賓直接在香江抄襲頂多做亞洲小範圍的生意,還要麵臨“伊藤洋華堂”的競爭,拿到711卻可以做全世界的生意,

不斷複製其管理模式,擴大供應鏈就行。

鋪設供應鏈的同時還能鋪設快速物流。

馬世明都不懂他的決心,這令他感覺有點鬱悶,他喝完茶,抬起視線的時候,卻瞄見小潔裙襬下的絲襪驚現極端拉絲,原本若隱若現的大腿根部更為誘人。

他並不藏起視線,反而很坦然的掃過部位,用手指指,

笑著說道:“小潔,你絲襪壞了。”

“往後每個月多批你兩百塊買絲襪啦。”

秘書欣喜的鞠躬:“多謝老闆。”

“請問老闆喜歡什麼款式的?”

張國賓眉頭一挑,訝異的問道:“這需要問我嗎?”

“公司批的經費,購買的就是工服,有需要征詢老闆的意見。”

“如果老闆給公司女職員都發經費的話,我想全公司的人都會遵循你的喜好。”

小潔笑道。

張國賓帶著笑意,故作無奈的說道:“你比馬世明乖多了。”

“不過,唔好意思,最近公司冇錢。”

“就你一個啦。”他拍拍口袋,空空如也。

秘書捂嘴輕笑,適時的退出辦公室。

“嘀嘀嘀!”

大哥大的呼聲響起。

張國賓拿起桌角的電話,摁下接聽鍵,出聲問道:“邊個?”

“是我。”

“大佬。”

溫啟仁穿著西裝,依靠在總署樓梯間的一個轉角,單腿撐著牆麵,指尖夾著香菸,拿著一部大哥大。

“細佬。”“有空回屋企喝湯嗎?”

張國賓問道。

溫啟仁麵色嚴肅,一看就是遇見大事,乾脆的道:“有啊。”

“想約個時間同大佬見麵。”

“來銅鑼灣。”

張國賓講道。

“好。”

溫啟仁張口答應。

張國賓很乾脆的掛斷電話,轉而撥出趙雅之的號碼:“之姐,有空嗎?”

“有啊。”

趙雅之坐在化妝間裡,穿著戲服,一身古裝造型。

她坐在椅子上,接著電話。

化妝師目光認真,替她擺弄著髮梢。

張國賓說道:“那就上街幫我買點鮑魚,瑤柱,排骨,晚上我會過去住。”

趙雅之在銅鑼灣購置了一間住宅,為了方便在中環辦公的男人過夜,張國賓有時太晚放工懶得回斧山道,就會直接在之姐的房子裡過夜。

隨著義海集團搬遷到和記大廈,有時去藝人公司確實太遠,阿寶在中環淺水灣地段也購置了一棟海景豪宅。

張國賓大概患了富貴病。

名下公司有再多的樓,再多地,賬戶裡有再多的錢…

都懶得去想著買豪宅享受。

一切享受的事情,自有公司安排,房子?他女人買。

他負責睡就行。

多到住不完啦。

今天。

他就是打算借用之姐的樓,煲個湯。

“好呀。”

“冇問題。”

趙雅之張口答應。

化妝師還未把頭髮弄好,她便順勢摘掉耳環,急匆匆的站起身,找到監製梁家書。

“唔好意思。”

“我上街幫男人買份菜。”

這個月,亞視投資了一部神話電視劇《觀世音》,請了之姐,任達樺做主演。

梁家書一時冇回過味來,楞楞道:“之姐,你要上街買菜?”

“唔好意思。”

“唔好意思。”

趙雅之提著裙子,連連點頭。

梁家書剛想要追問,任達樺卻抬腿踢到他屁股上:“監製,晚點開工啦!”

任達樺坐在椅子上,抬腿才能碰到梁家書,梁家書轉過頭看見一直眨眼睛任達樺,腦袋靈機一動,忙叫道:“停工!”

“停工!”

“快給之姐卸妝,安裝車送之姐上街買菜!”傍晚。

七點。

銅鑼灣,星意大廈。

張國賓穿著西褲,白衫,戴著袖套,裹著廚裙,站在廚房的燃氣麵前,認真把焯好的排骨放進煲鍋。

排骨用水焯一點才無腥味。

張國賓以前獨居時有做過飯,卻冇有煲過湯,來到香江更冇做過這種雜事,可不會就學嘛。

為此,剛剛還請教了之姐一番,很多食材都是之姐幫忙處理,不過之姐在收到獎勵後,洗了個澡,已經回片場上工了。

招待兄弟嘛。

冇什麼不好意思的。

“嘭!”

張國賓打燃廚灶,摘掉手套,拍拍手掌。

男子漢大丈夫。

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張國賓在口袋裡摸出一支雪茄,低頭想要塞進灶火裡點燃,發現雪茄太粗,乾脆兩隻手拎起砂鍋再低頭點菸。

“呼…”

他重新擺正砂鍋。

“答應給細佬煲湯來著,那就要好好的煲,不說賽廚神,

起碼要好過阿豪吧?”

阿豪其實纔是兄弟當中煲湯最好喝的那位。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