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愛德華死了?“張國賓有些許驚訝,但旋即恍然大悟:

“回祖家刺探最高機密,就算有王儲罩著,一樣有逝世的風險。”

試試就逝世。

說的就是愛德華。

但一個情報訊息就奪人一條命,張國賓飲下杯茶,心底還是有些驚訝:“王室還是有點份量的。”

“而且夠狠!”

照他的估計,頂多就讓愛德華的政途受挫,讓愛德華送命著實出乎意料。

更想象不到祖家多少人為此送命。

港督還得喝藥。

港督又不是大郎,威得很,不可能這麼衰!

不過,愛德華既然都能死,估計港督政途也是危在旦夕,嘉道理家族的向左靠攏就很合理。

香江華資可以大展一番手腳了。

張國賓放下茶杯,感歎道:“真是天妒英才,愛德華先生去的早啊。”

嘉道理板著一張臉,紳士的點頭:“多虧了愛德華先生。”

“敬親愛的愛德華。”張國賓舉起茶杯。

嘉道理舉手敬茶道:“敬親愛的愛德華。”

飲罷。

張國賓舒爽問道:“嘉道理先生還有什麼指教嗎?”

嘉道理用白毛巾擦擦手:“我同花旗銀行的關係不錯,如果張先生在商業發展上有資金需要的話,嘉道理家族可以為您擔保融資。”

“哈哈!”

張國賓大笑。

送上門來的融資渠道,等於是送上門的金錢,又怎麼有拒絕的理由?

何況,他近期正有擴張產業的打算,確實有融資的需要,當即就欣然應許:“多謝嘉道理先生,有需要我會派人聯絡你的。”

空口白牙的靠攏毫無誠意。

這條融資渠道就是嘉道理家族拿出的誠意,不需要出真金白銀,僅需要擔一點點風險就能轉換立場。

作為一位精明的猶太裔華商,嘉道理家族深諳此道,張國賓更不會把一個盟友推向對立麵,笑著收下好處,幫香江華資集體交了個朋友。

張國賓回到和記大廈,馬世明早已久候在會客區,聽聞大老闆抽空見麵,在秘書的帶領下進入辦公室。

張國賓舉著茶杯,站在窗前,低頭喝著熱茶:“馬先生。”

義海集團,行政總裁馬世明鞠躬說道:“boss。”

“彙報下第一季度的財務報表吧。”

“是,boss。”馬世明翻開一份檔案,簡略說道:“義海集團第一季度淨收入為七千三百五十六萬,其中夢工廠收入占據173%,亞視收入占據6%,國賓建築占12%,義海地產

11%,占國賓證券占7%,國賓酒業,國賓服裝,國賓鞋業占

12%,7%,5%…”

這全部是正行收入。

剩餘的和義公寓,千年珠寶,義海紅酒等項目都屬新投項目,近幾年回報率微乎其微,特彆是玉礦、碼頭項目,全屬於巨大重資產項目,碼頭暫時不用提,就算香江千年珠寶門店開始盈利,但是光瑞麗玉石城項目就還冇回本。

帕敢的玉礦銷售則是計入社團賬目,盈利率極高,已經超過承包玉礦的保證金,但由於屬未納稅的境外資產,資產都算在另一個賬本裡。

不過,從幾樁生意的占比可以看出,整個義海集團的發展趨勢。

國賓建築在進入內地承包基建後,淨收益頓時開始迅速攀升。

僅此於香江最紅火的電影業。

“集團現金流還是頗為匱乏的。”張國賓在沙發座位坐好,翹起二郎腿,沉著的道:“光靠一箇中環的公寓項目,一定程度補足了現金流,可對於和義海當前的體量而言。”

“這點現金流遠遠不夠。”

張國賓出聲道:“馬si,你去國際市場上找找超市,零售等高現金流項目。”

“李老闆就是靠屈臣氏補足現金流短板的。”

屈臣氏看起來是一家美妝店,實際上,便是采用零售店模式。

李家城收購屈臣氏,看起來冇有多威風,其實卻是一步妙棋,近兩年,李家城除了投資內地地皮,剩下就在著力發展屈臣氏的業務,目前香江已經有五十幾家屈臣氏連鎖店,

遍佈中環,九龍,新界。

屈臣氏都已經開到新馬泰,台日韓等地區,並且建立了倉儲物流中心,正在搭建物流分發渠道。

這種物流分發渠道跟義海中港,碼頭對城市物流不同,

是更細節的倉儲中心直配門店模式。

發展連鎖零售業的好處,便是可以同時搭建物流渠道,

為00年代的快遞行業打基礎。

義海中港是依托大件貨運輸盈利,主要是運送碼頭貨櫃,隻要海運還是世界經濟命脈,義海物流都會屹立不倒。

可這不代表張國賓需要放棄未來最大的一個盈利行業。

並且,快遞行業具有不俗的運轉能力,關鍵時期,或許就可以給一座城市輸血,承擔起社會責任。

發展現代,謀求未來,是最好選擇。

馬世明深知大老闆從不恥於向對手學習,有時候甚至就是明著搶,當即就答道:“項目投資部一直都在分析國際市場上的零售行業,經過分析,當前國際上最優質的連鎖店投資項目為兩家,一家為麥克唐納快餐店,一家為肯塔基州炸雞,還有一個備選項目為美國南方製冰公司的7-eleve

“這三家店聽起來都有些耳熟。”張國賓麵帶輕笑的問道。

何止是耳熟。

這三家店,他都是老顧客了。

當然,目前這三家店在大中華區都是剛剛興起,具有一定的投資屬性,特彆是7-eleve

馬世明卻對肯塔基州炸雞很感興趣。

“boss,這三家店都已經開始佈局大中華區發展,其中麥克唐納快餐是美國第一間連鎖炸雞店,起源於最早的公路商店,在美利堅非常受歡迎,目前已經在香江開設了三間門店,經營狀況都很好。”

“我派人前往美國總公司去談了投資,可惜,被麥克唐納公司拒絕。”

香江作為資本主義製度,自由經營是製度底線,m記經營的好自然不會允許外人投資。

往後就會走擴張路線。

內地是因為要發“特許經營牌照”,纔有內地資本加入的機會,最終內地公司還被國內收購。成為單獨的金拱門集團。

看似m記,實則金拱門。

很多連鎖企業看起來興盛幾十年,是屹立不倒的大企業,實則背後已經易主多次。正是這種處處都有機會的年代,纔有新興大亨崛起的機會。

例如,目前麥克唐納公司實際上已經跟麥克兄弟沒關係了。

張國賓還知曉香江記,初期也經營不善,香江人還不適應美式炸雞快餐,更偏愛餐車,茶樓,冰室。

不過m記采用人性關懷策略,如:“不僅不會驅趕店內消費很少,甚至冇有消費的顧客,還儘量為這些顧客提供私人空間。”

才慢慢培養出香江市場,打入大中華區,近兩年方盈利頗豐。

“肯塔基州炸雞在四年前就進入香江市場,一共開了七間門店,不過由於經營不善,兩年前就全部停業,據投資部訊息,肯塔基州炸雞有決心迴歸亞洲市場,模仿麥克唐納快餐的經營模式。”

“可惜,鑒於上一次在香江的失敗經曆,肯塔基州炸雞決定先前在越南,大馬開設門店,對於我們而言這是一次機會。”

張國賓彷彿在聽見馬世明問他:“你要不要做炸雞大王?”

不得不否認,投資肯德基是一個優秀的項目,可惜,香江市場過於狹隘,容不下m記、肯德基兩家西式快餐。

一起開店當然冇問題,但註定收入不大,打著開店圈地的名義也不現實,在香江圈不了幾塊地。

m記具有先發優勢,肯德基是很難追上的,可以說,肯德基在進入內地前,一直都是m記的小弟。肯德基的巨大市場在內地,曆史上,肯德基也是靠進入內地的先發優勢迅速做大。

張國賓出聲講道:“你派人去跟肯塔基州炸雞繼續談,不僅要談香江的代理經營權,還要談內地的代理經營權。”

“內地?”馬世明眼前一亮:“我明白了,boss。”

肯德基在內地的特許經營牌照,光靠和義海一家是很難拿下來的,要想複製肯德基在曆史上的成功,首家店就必須開在京城,那種轟動一時的廣告效應,其它城市根本無法取代。

北上。

很難!

得找合作夥伴。

“7-eleve

的情況呢?"張國賓還是最鐘意這家便利店,

事實上,快餐廳與便利店都是起源北美的公路文化,但一片區隻能開一家快餐廳,一條街就能夠開一家便利店!

快餐廳的優勢在與現金與圈地並行,圈地皮甚至一度成為m記,肯德基的最大盈利點,但論起現金流。

冇什麼比得過便利店!

超市、大賣場!

想要收購知名超市,大賣場難度很高。

拿下7-eleve

是最優解。

7-11可以在80年代搖身一變成日本品牌,為什麼不能搖身一變成為華資品牌?

這個世界充滿奇蹟。

在中華大地上遍地開花的便利店,就該是中華資本的企業,就像中華大地上勤奮勞作的人們一樣,每一分錢都傾注著血汗和信仰。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