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國賓拿著一份名單,找到柳文彥,將名單遞給柳文彥說道:“柳辦,這份名單裡第一頁是中電集團的電力安全工程師,第二頁人員當中有軍情六局的人員。”

柳文彥麵接過檔案,麵色慎重:“核電站項目的情報安全很重要,感謝張先生支援。”

從大亞灣核電站立項開始,內地就做好充分的安全準備,包括情報安全。

每有重大技術項目就會各國間諜的影子,是國際交鋒上的常態,內地對此冇有半點驚訝。

張國賓感歎道:“這份名單我花了很大精力拿到手,請柳辦一定好好招待他們。”

一週後。

中電安全考察團進入內地,一行三十多人大半是鬼佬麵孔,其中十七名工程當天就被送進工地進行技術支援。

剩下十五名隨行人員被安排住進招待所,接下來吃喝玩樂,按摩洗腳一條龍。

粵省核電投資公司公關經理秦先生收到招待隨行人員,絕不會允許隨行人員進行核電工地的訊息。

當晚就帶著一班下屬跟鬼佬飲白酒,一頓海喝將鬼佬放倒。

某個夜晚。

秦先生扶著醉倒的鬼佬進門,聽見鬼佬提出明天要去核電站考察的訊息,當即笑吟吟的答應。

半夜。

鬼佬房間內陸續響起前台電話,酒店服務員熱切推銷著按摩服務,想到前天晚上跟當地華人的按摩時光。

一些鬼佬們放低警惕,叫了上門服務,幾天的熱情招待當中,他們根本不瞭解內地有禁黃法規。

快樂到一半的時候,一隊穿著綠色警服,腰間配槍,戴著證件的派出所警察進入招待所。

“噠噠噠。”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開門!”

“開門!”

一名青年警官用木棍敲著房門,大聲怒喝,二十六名警員分成十三個小組,兩人一組佈滿整條走廊,策略性極強的進行執法行動。

一位中電管理正在揮汗如雨,辛勤勞動。

猛的聽見叫門聲。

嚇的驚慌失措。

青年警官卻一肩撞開大門,舉起警棍怒吼:“趴下!”

“趴下!”

十幾名鬼佬有的裹著浴巾,有的穿著短褲,有幾個穿著西裝都被帶出門外。

“警官!”

“我們是清白的!”

一位精通中文的軍情處間諜,穿戴整齊,爭辯的道。

青年警官用警棍頂頂帽簷,冷笑一聲。

“清白?”

“我看你長的倒是很白!”

“現在我懷疑你們是團夥犯罪,進行多人活動,按照《治安處罰條例》罪加一等!”青年警官業務嫻熟,拿警棍指向鬼佬,一張國字臉正義凜然。

……

香江,半山豪宅。

嘉道理還在向港督之子彙報考察團入粵事宜,這幾天考察團在電廠裡加班工作,派遣考察團的效果非常好。

至於軍情處人員是否有進入電廠,唔好意思,他不是職業間諜,更不是軍情處成員,報告裡根本無需呈現相關因素。

愛德華希思聽聞考察團已經進入電廠,眉宇泛出喜色,嘉道理趁機問道:“殿下,請問你是否知道《倫敦橋計劃》?”

“《倫敦橋計劃》”愛德華表情疑惑,出言反問:“這是一項什麼計劃?”

“不知道,隻是聽聞跟皇室有關,似乎跟王儲殿下有關。”嘉道理點到即止,不敢冒進,愛德華沉吟道:“那我需要致電詢問王儲殿下。”

嘉道理表示認同。

“計劃的口令是倫敦橋踏了。”他在張國賓口中聽到《倫敦橋計劃》,並且獲得口令,有些擔心愛德華殿下受到懷疑,乾脆就告知口令。

他從張先生的反應來看,隱隱覺得《倫敦橋計劃》跟香江有很大關係,詢問清楚可以對香江局勢作出有利安排。

愛德華點下頭。

待到同嘉道理的會麵結束,他撥通王儲通訊室的號碼,報上身份預約通話時間。

第二日,上午十點。

愛德華按照時間再度撥通王儲通訊室號碼,電話很快被轉接進王儲殿下的衛星電話,此時王儲殿下正穿著西裝,端坐在一間醫院走廊,麵無表情等待手術結果。

許多醫生跟侍從在走廊處腳步匆匆,來來去去,不少王室成員同樣守在走廊,幾名上議院成員,下議院代表都在門口等待。

女皇殿下最近身體不行,醫生診斷為腎結石,需要進行腎結石手術,算不上很嚴重的疾病,但礙於女皇殿下的身份,該表示王室品德的要前來儘孝道,該表示內閣尊敬的要前來作慰問,君主立憲製國家王室還是在民間具有不俗的影響力,特彆是一代傳奇女皇。

王儲殿下在侍從官手上接過電話,語氣從容,語態高貴的問候道:“你好,愛德華希思。”

一個城的無冕殿下在整個聯邦的王儲殿下麵前卑微到像個小醜。

愛德華希思恭敬的說道:“殿下,午安。”

“有事請說。”王儲殿下說道。

愛德華希思答道:“請問殿下是否知道《倫敦橋計劃》?”

“唰!”王儲殿下忍不住在座椅上站起,引來四週一片王室、議員、內閣代表的目光。

隻見,他麵色嚴肅,努力壓抑著情緒,眼眶裡泛出淚華,嗓音卻乾澀的有些沙啞:“口令!”

“倫敦橋塌了!”愛德華希思如願報上口令。

王儲殿下抬頭望向手術室門口正在進行的燈牌,心頭一股悲傷湧現,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

聯邦如今的情況失去母親大人,國際影響力還能維持下去嗎?

《倫敦橋計劃》始創於1970年代,為全聯邦最高機密,詳細描述聯邦女皇逝世後的安排細節,旨在為聯邦的一個時代做好完美序幕,在保證英聯邦國際形象的同時,將王室號召力順利過渡到新君身上,計劃還包括新君的君權交接儀式,每年都會經過數次更改,一年進行一次彩排,僅有首相大人,各國外長,各地總督,警察,軍方,情報,儀式負責人知曉,剩下知道的人就隻有女王和王儲二人。

這種最高等級的保密計劃根本不可能泄露,一旦對上暗號就是真正要啟動計劃,港督確實是《倫敦橋計劃》的知情人,來自愛德華希思的情報很可能證明……

“倫敦橋塌了!”王儲低頭拭去淚水,帶著哭腔低聲說道。

王室當中,腎結石不一定是真的,手術中也不一定是真的。現在首相大人可能已經在籌備電視演講了吧?可為什麼要繞過他!內閣跟王室的爭端已經激烈到如此程度了嗎!

“女皇逝世了。”王儲殿下掛斷電話,一位剛剛抵達現場的內閣代表眉頭一跳,不可置信的說道:“殿下,你講什麼?”

“哈裡斯,你還要瞞著我嗎!”王儲抬起頭,麵色氣憤的喊道:“我作為她的兒子,難道還無權知曉她的生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