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中環的電價還要再便宜?”陸誌輝麵露驚訝。

“中電集團不希望廉價電進新界,破壞他在新界的供電市場,我一個人的力量肯定打不過中電集團。”張國賓指指天花板,意有所指。

陸誌輝年輕麵容當即露出憤恨,激動萬分:“那我們新界怎麼發展?”

“看中環,九龍過大都市生活。”

“我們做一輩子的鄉下人,上市區打工,永遠抹牆灰,做服務生嗎!”三個地區的發展不平衡早已埋下種子。

階級撕裂更是香江的一塊傷疤。

年輕人最為痛恨。

因為,他們看著中環一步步繁華,望著新界日漸落後。

鄉下又點樣?

往前數三十年。

中環一樣是鄉下!

張國賓喝著茶,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年輕人冇有經曆過曾經的困苦,眼裡隻有憧憬的未來,心底是不會滿足的。

為何赴湯蹈火,勇於犧牲的永遠是年輕人?

因為年輕人心裡有團火。

有年輕人,民族就有未來。

張國賓隻是坦誠相告,不利用任何人,有的隻是互惠互利,既然光靠陸誌輝一個人成不了事,那就等陸誌輝有一群人的時候再說。

其實大亞灣核電站建起來,勢必要通過新界走電,但是商業角度上看,是否輸電進新界屬於兩可之間,因為把電力留在中環一樣能給賣錢。

中環同樣電力緊缺。

李家城收購港燈的案例在前,冇有拿到大亞灣核電站,中環電價十五年七連漲。

瘋狂撈金數百億。

各個大廈不照樣乖乖交錢?

因為大廈主們有錢啊。

張國賓個人覺得可以複製李家城的漲價路線,可以供平價電給中環,但很難放棄輸電進新界。

因為,大亞灣核電站是新界人的發展機遇,標得大亞灣核電站項目的同時,就等於承擔起新界人的發展責任。

把港燈做到香江第一大,跟供平價電給香江發展並不衝突,估計香江政府也不會坐視電力能源浪費。

協會談判結果,最大可能就是中華電力入局,單獨對大亞灣結算電力能源,給核電站賺,不給港燈賺。

張國賓可以賺一手,不能賺兩手。

這個互相妥協的過程,張國賓理智上也可以答應,心裡卻不願答應,如果港燈直接輸電到新界,一方麵港燈市價會飛速飆漲,一方麵新界電價會被人多賺一手。

要是新界人願意扛起旗搏一搏,他正好可以試試鬼佬的斤兩。

陸誌輝急切的想要為新界創造發展視窗,得不到張先生的承諾,卻得到張先生指出的明路。

他回到新界工地繼續乾完工,晚上,便召集一班族兄弟商討對策,很快,眾人都達成一致。

隔天。

上午。

陸誌輝換了一身得體的西裝,再度進入和記大會,不過這一回卻在茶水間足足等了三個鐘頭,中午時分,張先生才帶著幾名洋大班路過茶水間,望見陸誌輝表情還非常驚訝:“阿輝?”

“張先生,我同幾位兄弟來找你,是想求你為新界通電。”陸誌輝帶著幾名小班主站起身,滿臉殷切的說道。

幾名小班主更是目光期盼,神色堅定,清一色的都是年輕人。

張國賓給幾名洋大班打過手勢,獨自靠近陸誌輝,望向他們鄭重說道:“阿輝!這可是跟電力行業對著乾。”

“說不定有生命危險,你要考慮清楚。”

陸誌輝卻笑道:“張生,電力行業不是還有伱嗎?”

“隻要張生答應支援我們,我們死也要為新界搏一個未來!”

張國賓眼神嚴肅的兜過一圈。

陸誌輝背後的五位小班主神色振奮,重重點頭,臉上都有一往無前之色。

新界工業發展起來不僅薪水會高,機會更多,樓價,地價都會水漲船高,很大一批新界鄉民搖身一變就會成為包租公,樓哥,房叔。

還可以在家門口開飯店,做排檔,上工。

什麼是美好未來?

這就是!

“你們進來同我講話。”張國賓放下手裡的檔案,低頭吩咐一句,領著六人進入辦公室,洋大班見老闆有事要談,各自回去開始處理公務。

張國賓讓秘書給六人遞來茶水,站在辦公桌後,端起茶杯望著六人,語氣平靜的說道:“新界要通優惠核電辦法不多,風險最小,收益最大的辦法就一個。”

“悄悄的把電路接通,趕在有法例條規釋出前,造成既定事實。”

“這樣一來港府也不好強行斷你,你們稍微鬨一鬨事情就會解決了。”張國賓不怕六人知道,開誠佈公的說道:“這件事情其實對港燈也有大利,既然你們想通了,我肯定會支援你們。”

“我將其譽為《新界鄉村振興計劃》。”

陸誌輝帶人靜靜聽著。

張國賓遞出一支雪茄:“我會派地主帶公司員工,配合你們搶鋪電網,具體施工方案會有專人跟進。”

陸誌輝接過雪茄,保證道:“張生,我一定會兄弟們鼎力支援,有什麼要動手的事情交給我,新界人能扛!”

“嗯。”張國賓飽含深意的望他一眼,頗為欣賞的講道:“新界鄉村能否振興就看你們了。”

陸誌輝深吸一口:“一定不讓張生失望。”

六人走出辦公室,細佬陸誌濤問道:“輝哥,為什麼大佬們都喜歡釋出發展計劃啊?我感覺都是忽悠我們的。”

陸誌輝朝走廊垃圾桶呸了一口唾沫,罵道:“港督的《新界市鎮發展計劃》也配同張生的《新界鄉村振興計劃》比?”

“港督就是樂色,要是有的選,我選張生!”

“我也選張生!”陸誌濤跟隨道。

張國賓在辦公室裡暗想:“這個年輕人很勇啊。”

他記住陸誌輝了。

當天,他就派地主調集建築工人,挖機,準備開鋪電纜,同時通知港燈派出工程師協助。

陸誌輝帶著新界工程班進工地,開始聯絡鄉民進行配合。當晚,電力工程對就開始進行勘測,爭分奪秒的跟鬼佬搶時間。

陸存久收到陸誌輝帶頭搞電力鋪設的訊息,冇有出聲阻止,還讓陸氏家族進手協助。

隻有在寂靜無人的黑夜,他纔會暗暗惋惜:“年輕人就是容易被騙,又錯過一個撈錢的機會。”

“張生白嫖我陸家啊!”

……

“張先生,港燈董事局在協會上全力發聲,堅持要將核電輸入新界,理由是大亞灣核電可以平抑全港電價,對促進全港經濟都有巨大利好,不能因電力公司的區域壟斷影響全港經濟藍圖。”馬世明站在辦公桌前,回報首次電力協會的會議進程。

張國賓很是欣賞的說道:“董事局找的理由真不錯。”

鬼佬果然最懂鬼佬,掰扯法律是冇用的,直接談錢纔有用。

“結果呢?”張國賓打斷長篇累牘的彙報,蹙眉追問道:“我要聽結果!”

“本次電力協會並冇有商定是否輸電進新界,因為會議開到一半,港燈董事局成員亨利舉椅子砸翻了中電集團主席’嘉道理”的發言台,中電集團副主席麥恩在呼叫安保的時候被港燈董事局成員邁克扯下了假髮……”

張國賓腦袋裡都有了畫麵。

“會議不得不開到一半就中止。”

張國賓舉手鼓掌:“乾的好啊,乾的好啊,真是聰明的政治智慧。”

雖然,鬼佬很講究紳士風度,但是,在會議開到一半,對己方不利的時候,采用打架方式可以中斷會議,為己方爭取時間,是一個拉下臉皮的狠招,鬼佬能為港燈搏到這個地步,可見對第一大電力集團有多心動。

他派鬼佬去打鬼佬,冇想到,鬼佬真去打鬼佬了!

不過動手的董事局成員,估計要被踢出電力協會,得換兩個代言人上場。

馬世明又道:“港燈在新界已經完成工程勘探,昨晚工程隊正式開始施工,目前新界已經鋪設出五百米線路。”

“接下來到扛住壓力的時候了。”

張國賓抽著雪茄,心頭沉甸甸的。

工程一旦進行就不可能完全遮蔽中電集團的資訊,因為,中電集團會定期檢修電纜,維護線路,破土動工動靜也不小,新界警署會有察覺。

這個資訊差打不了太久,能在開工後被髮現就是勝利,關鍵是工程被髮現後能拖多久,戰爭有時候拖住就贏了。

施工隊完全可以獨自施工,為什麼要他這個大老闆?他這個大老闆就是用來頂住壓力的。

“讓工程隊二十四小時三班倒搶鋪!”張國賓果斷下令道:“總共就十三公裡的電路,我不希望一條路都走不完。”

“張先生,是不是派一個人去督工。”馬世明問道,張國賓語氣疑惑:“地主不是在現場嗎?”

“現場需要一個港府出麵也可以斡旋的人。”馬世明屬意派港燈董事局的亨利,張國賓卻聽懂了暗示,眼神奇怪的望向馬世明:“這個鬼佬學壞了啊!”

“你通知李副總裁去現場吧!”張國賓飲茶道:“你話他知,為了新界鄉民的福祉,一定要把這條路打通。”

馬世明覺得大老闆決心要派心腹出場,也不好再提出其它人選,答道:“好,我會去轉達。”

新界,

風雲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