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程龍回到攝影機前,觀看起剛演的畫麵。

場助遞給他一瓶礦泉水,他先伸手遞給豪哥,再接過下一瓶水,

擰開蓋子,喝著水越看越覺得奇怪。

怎麼主角被一個配角壓著打?

“阿龍。”

“我演的不行嗎?”李成豪看出情況不對,上前詢問,他頭一回拍電影,也是很關注電影效果的。

程龍苦笑道:“豪哥,你演的黑幫大佬太勇了,我氣勢被壓過一頭,打戲倒是比預想中更精彩。”

“可是電影效果呈現出來就不好了。”程龍儘量保持著專業性,耐心解釋道:“雖然,靚眼的配角很加分,但是,觀眾的視覺畢竟是跟著主角走,讓觀眾感覺到主角太糗,主角肯定不買帳。”

夢工廠藝人同阿豪關係都很不錯,程龍主動邀請豪哥來拍電影,

便是在酒吧撞見豪哥,多喝了兩杯酒,主動邀約。

能夠請豪哥來拍電影是一件好事,往後成家班在江湖上也多兩分薄麵,眾人都知大波豪跟成家班一起拍片。

隻要不想得罪和義海就不會為難成家班,可《警察故事》是夢工廠投資的年度大戲,在電影質量跟討好豪哥之間,程龍還是選擇專業性,起碼不能影響電影票房。

否則,張先生問起來更加麻煩。

李成豪很大氣的揮手,說道:“那我按照你設計的動作來,被你打倒好了。”

程龍心裡癢癢的,語氣糾結:“但是我覺得剛剛的打戲很漂亮,輕易剪掉實在太可惜了,觀眾就喜歡看精彩打戲,越真實越好。”

“你的拳腳裡有一種拚勁,莽勁,江湖氣,武行演員不具備的,得想個辦法保留下來。”

這種鐵血之氣難能可貴,放進電影裡肯定賣座!

可他是真的打不過豪哥,設計一個露出破綻的動作又有放水之嫌,觀眾們看出來不會買賬。

拍戲難就難在拍出想要的感覺。李成豪卻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他:“傻仔來的,這有什麼難?”

他把手朝伸向旁邊的馬仔,馬仔自覺的摘下腰間手槍遞倒大佬掌中。

李成豪握著槍扭頭道:“你打不過我,一槍崩了我就得了,你可是差人,什麼年代了?光會用拳腳打人,軍裝警都比你強!”

程龍眼前一亮,鼓掌道:“好辦法啊,豪哥!”

“你可真是天生的演員。”

李成豪拱手抱拳,謙讓著道:“冇有,冇有,第一次演戲,過譽了。

“拍戲的感覺還不錯。”

“豪哥。”

程龍忽然目光往下移,眼神有些不對勁的說道:“我們片場有道具槍的,你的傢夥收收,不要嚇到武行的小弟們。”

“道具!”

“道具人呢!”他回頭怒吼。

演員火星跑上前道:“龍哥。”

“槍在這裡。”

他手裡抓著點三八。

大波豪一眼就看出是假貨。

程龍又跟阿豪在片場拍了兩遍打戲,場記拍板收工,程龍導演上前誇道:豪哥,你一身功夫做武行都能出頭。

李成豪瞥他一眼;“武行?”

“武行很威風嗎!”

“風裡來雨裡去,每天就賺那麼一點,你啊,作為大哥要為兄弟們賺些錢。”

程龍連忙答應道:“豪哥說的是,我要多幫兄弟們一些,向豪哥,

張先生學習。”

“豪哥,有冇有空一起去夜總會喝兩杯?”

“阿仔,曼鈺,小梅都有去。”

至於《警察故事》裡飾演莎蓮娜的王菹賢卻拍完戲就收工,很少在香江進行社交活動,有限商業活動外,大部分時間都跟朱寶藝,趙雅之等姐妹外出逛街,喝咖啡,多人運動和睡覺。

李成豪聽聞是藝人間的聚會活動,不感興趣,搖頭拒絕道:“算了。”

“晚上我還要去巡場子。”

“那好。”

“豪哥,我送你上車。”

程龍不敢強求,送豪哥上車。

原先就定好的朋友聚會,臨時帶上李先生會玩不開,若李先生開口答應又是另一回事,冇人會拒絕同李先生打好關係的機會,李先生一句話足夠捧紅一位香江明星,更可以讓一個明星冇戲可拍。

既然李先生冇興趣一起來玩,朋友們間一起玩也玩得開些,彆看程龍是拍電影出身,但香江藝人都是多元化發展,一座城就是一個圈,歌星,影星玩的很熟,常有歌星客串拍戲,影星發專輯。

將來的四大天王更是個個唱歌,跳舞,拍戲。

樣樣精通。

程龍出名早,交友廣,收入高,在圈內以大氣聞名,出手闊綽,

買金錶送程家班的兄弟,向來都是人手一支,帶女仔去逛街更是封店,封街,一車兩車的名牌服裝送人。

朋友聚會更彆說了,冇機會買單也會帶上幾瓶好酒開給大家喝,

作為一個從底層爬起的動作巨星,他身上有著一股洗不掉的市井氣。

按照他的說法,班裡的兄弟逛街看見塊金錶,作為班主不能視而不見,肯定要買給兄弟啊!可買總不能隻買一塊吧?到時候,讓彆的兄弟看見,還以為他厚此薄彼,那就隻能一人都能買一塊了。

奢侈品店的店長聽見他要來逛店,特意封店光招待他一位客人,

雖然,他隻想買一條皮帶用,總不能真的帶隻一條皮帶走吧?

最後,大包小包買一堆帶回家,帶回家衣櫃放不下又隻能送人。

這可以說他好麵子,但這正是程龍可愛的地方,有錢,卻還有小市民的市井氣。

香江演員們都未被神話過,收入全靠演戲,家裡冇菜就買菜,坐地鐵方便就坐地鐵嘍,人生的靚還不能讓彆個看啊?

“火星。”

“強泉。”開車一起帶我去中環。

程龍喊上兩人。

其餘劇組成員留在片場收工。

中環。

銀星夜總會。

這裡位於金鐘街區,是香江目前商業最發達地區,毗鄰上環,銅鑼灣,四周都是摩天大樓,玻璃大廈。

常居在中環的明星藝人,商界富豪,平時公務繁忙,真得閒想要去玩,相比於過隧道去油尖旺,體蘭街,更喜歡呆在中環附近玩,優點就是交通更省時間。

程龍乘車來到夜總會門口,嫻熟的拿出一張港幣遞給泊車馬仔,

轉身就帶著兩個朋友進入夜總會大門。

泊車仔們對於明星見怪不怪,鞠躬道謝就收錢開車。程龍穿過一條走廊,目光掃過幾個短裙辣妹,落到遠處一個VIP包廂區的人群裡。

夜總會裡,燈光昏暗,煙霧瀰漫,舞台上的彩燈閃爍,男男女女,

摩肩接踵,洗手間內,深入淺出。打扮斯文,西裝革履的老闆,描龍刺鳳,麵目凶悍的大佬,工薪階層,酒保馬仔,道友妓女,形形色色各種人都有。

張幗榮肩膀上披著一件棕色皮夾克,裡麵穿著一件白色T恤,指尖夾著一支香菸,正輕輕依靠在沙發一角吞雲吐霧,望見程龍的身影立即舉起手臂揮揮。

程龍看到張幗榮招呼麵露笑意,興奮的帶兩人邁過台階,走向包廂區,彎腰笑道阿仔,小梅。

小梅正在跟張曼鈺劃拳,輸了一場舉起酒杯飲下,聞聲扭頭催促道:“龍哥,快來坐。”

程龍抬腳邁過阿仔的雙腿擠到梅豔方身旁坐下,阿仔連忙扭身讓了位置,香菸不小心掉在腿上,連忙用手撣去菸灰,張曼鈺眉開眼笑,

伸出拳頭搖一搖,開心道龍哥,劃拳嗎?

演藝圈裡愛玩的人不在少數,很多工人壓力過大連粉都食,喝酒,泡妞,消費都算是小事,不違法就行。

程龍當即就笑著伸出手,露出衣袖裡的勞力士,在音樂中喊道:

“來一局。”“冷氣啊冷氣,下水管啊下水管。”

現在,張曼鈺早被夢工廠簽下培養,算是夢工廠的女藝人。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圈內是冇人敢碰夢工廠女藝人的,導致夢工廠女藝人處於在一個薛定諤的安全之中,除去那一人外冇人敢打主意,程龍跟張曼鈺就是很普通的朋友,還是因夢工廠定張曼鈺為《警察故事》

女主才熟識起來。

火星,黎強泉兩位近期備受程龍看重的成員則找到角落坐下,火星手中還拿著一瓶龍哥後備箱裡的紅酒。

號碼幫紅棍堂主黃維朗坐在VIP區角落的包廂裡,親眼看著程龍找到一個位置坐下,手中捏著雪茄指向前方說道:“佰年,程龍跟朋友在那裡玩啊!”

黃佰年是黃佰鳴細佬,一樣在電影圈裡廝混撈錢,但是冇有拍出什麼經典作品,簽不進夢工廠拍戲,隻能在外麵拉投資,黃維朗便是黃佰年正在拉攏的投資人。

香江有夢工廠作一麵旗幟,黑金資產在電影圈非常活躍,回報率也確實非常可觀。

黃佰年手中端著威士忌玻璃杯,一身白色西裝,聞言笑著道:“是程家班的幾個人跟張幗榮,梅豔方,還是一個姓張的女藝人。”

黃維朗意外道:“梅豔方也在?”

梅豔方82年選秀冠軍出道,83年第一張專輯就拿下五白金銷量,

年初剛發一張同名專輯,主打歌《似水流年》紅透香江,華星照片特意找目前香江最紅服裝設計師劉培基造成梅豔方“男兒漢”的舞台形象,用西裝加上墨鏡和寬墊肩給人以豪邁的感覺,打破了傳統女性的溫婉印象。

這位堂主可是梅豔方的歌迷啊。

黃佰年頓時抓住機會,討好道:“黃先生,我和梅豔方認識。”

“一同去打個招呼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