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83 請將令!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年關將至。

張國賓趁著佳節喜樂上台唱首歌玩,無傷大雅,人生嘛,玩玩咯,開心最重要。江湖上,爛仔們一樣玩的熱火朝天,賭檔,馬欄,夜總會迎來最繁忙的時刻,警察,市民,商人,老闆,同樣來往於人群當中。

一片普天同樂的氣氛中,記,新記,和義卻是暗流湧動,記的行事非常低調,以情報科摸清一間間地下賭檔,蓄勢待發,和義四麵動兵的局勢,卻足以令人嗅到一絲不對勁的味道。

新記。

義安集團,總裁辦公室。

一盆清新翠綠,挺拔優雅的君子竹陳放桌麵,襯托著四角綠蘿,牆頭吊蘭,顯得整間辦公室有種朝氣蓬勃,生機盎然之感,茶幾上飛馬像,壁櫃裡古董,牆上的關聖神龕,每一樣皆是出自大師的手筆。

斧頭俊進入恍然一新的辦公室內,腦海裡就浮現出大師“陳琅”的批言:“馬踏飛燕,水聚財緣,主事業騰飛”。

段龍一身舊式的黑色西裝,手腕戴著一串翡翠珠子,坐在茶幾前擺弄著茶具,兩隻手臂青筋凸起,滿是雞皮,有一股沉穩下來的彪悍之氣,又彷彿7年代的大佬,染著揮之不去的腐朽味道,倒也跟辦公室的環境相差無幾。

“總教頭。”斧頭俊抱拳打了個聲招呼。

”嗯。”

段龍輕輕點頭,端出一杯茶,擺在前方,攤手道:“阿俊。“

“飲茶。”

“多謝教頭。“

斧頭俊行了一禮,放鬆坐下飲茶。

段龍是從最底層的江湖靠打出身,一步一險,刀口舔血,十幾年才坐上新記實權派總教頭的位置,最後又乘勢掌握新記大權,與林氏兄弟最大的差彆就在於,段龍非常的信命,每年都要供奉大師數十萬港幣,做一次風水局更是上百萬之巨…

不過香江信奉風水的江湖大佬數之不儘,越大牌大佬,商人越信奉水風大師,就連政客都不乏虔誠信徒。

這算不上什麼毛病,兄弟們還更加支援,希望能沾點運道…

段龍知道斧頭俊肯定有事要說,不疾不徐的舉杯飲茶,斧頭俊飲下口茶後,坐直身體,恭敬的說道:

“總教頭,底下兄弟們傳來訊息,昨夜,和義海在中環的地下賭檔,雀館,外圍投注全部都關停,銅鑼灣五百多號馬仔全部藏進夜總會,酒吧,馬欄,“

“和義海狼子野心啊!”段龍把玩著茶杯,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斧頭俊接著說道:“和義勝、和義忠、和義信三間社團有樣學樣,將南區,西區幾條的地下賭檔,雀館,外圍投注關停,我懷疑和義是在四麵藏兵,伺機而動,總教頭不可不防!”

“前幾天才同我做完生意,年還冇過完呢,轉眼就要對我新記動兵,嗬嗬,看來我搶了和義海的財路,義海龍頭記了我一筆賬。”段龍目光冷冽,語氣平靜的述說道:“冇錢的時候給我伏低做小,忍氣吞聲,現金流纔剛回過氣,連一個好年都不給我過!“

“哼!”段龍重重把茶杯嗑到桌麵,語氣忿恨的說道:“那些和義的撲街仔,打著慶祝長紅大會的名義放假,實際上卻暗地裡盯著新記的地盤,靠這點小手段都敢晃點我,真以為我腦子裡是大便啊!“

“要不讓兄弟們也歇業準備做事?“

斧頭俊建議道。

和義四麵都有人手準備,把賭檔,馬欄的場子停一停,調集兵馬玩一場大的正好。

段龍卻說道:“不用!“

“讓兄弟們的賭檔,雀館,外圍投注,馬欄,夜總會,拆粉繼續做,大過年的有錢賺為乜不賺?“

“特彆是賭檔那一塊,既然和義海要歇業備戰,那我地就多多攬客,把那一份也給賺了,到時打的和義海找不到牙,順便奪回銅鑼灣!“

斧頭俊若有所思的點頭道:“明白。“

段龍上位用一年多時間便已經徹底掌握新記大權,接下來正需要一戰來重整新記雄風,博取巨大聲望之後就可以考慮謀朝篡位,正式登上新記話事人的位置,改一改新記的姓。

雖然,在新記這種父傳子,子傳孫,代代相傳的組織當中改朝換代是件很困難的事,如同反賊一般名不正,言不順,受到各路大底反對,但恰有千載難逢的機會,新記話事人入獄,反對派又被清空,在能夠保證下麪人利益的前提下,也許就會水到渠成的事情。

畢竟,當今是80年代的現代社會,相比於字號姓什麼,賬戶上錢多不多更加重要,冇有多少人願意做忠臣,假如是能戰勝和義海,奪回銅鑼灣,更能夠擴大底下人利益,露出雄主之資,肯定會大受支援,向家該跟不上時代就淘汰吧。

“阿俊,不要驚,和義海既然選擇讓三個小字號聯合銅鑼灣堂口一起發兵,就代表張國賓冇有想同整個新記大戰,僅僅是一個區的小鬥而已。“

“這一戰,他是要用來凝聚和義之心,順便看看有無人想反對他,想來今年拍和義長紅也是一個意思,一統和義自是要掌權的。”段龍久經江湖,一雙慧眼看遍恩仇,一語道破天機:“他心裡有著算計,而我們卻是非戰不可,必須打贏,這是我們改朝換代的良機!“

“你在堂口裡多集結些兄弟,準備好傢夥,軍火,真打起來,一定要比義海凶!”段龍語氣豪氣:

“不要怕把事情鬨大,該拿槍就拿槍,新記十幾萬人,我們不驚他,他就得驚我們!“

斧頭俊立即意識到此戰的重要性,當即起身抱拳:“是,教頭!”

“唯一的一點。“

“不要打過界,兵不出中環。”段龍說道。

新記到底是當年的第一大字號,就算如今聲勢被和義超過,但人力,財力,絕對有開戰的勇氣,何況,僅限於一個區的惡鬥,就算搞出槍擊案也兜得住,打完之後再與跟和義海握手言和,一起吃新年盆菜都可以,江湖,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段龍望著斧頭俊離開。

手中盤著一串翡翠玉珠,暗暗念道:“陳伯說我命格有紫薇星象,主帝王星命,可惜出身時亂世已過,但龍入江湖,也有一幫之主可做,明年就是我的化龍之機,可龍戰於野,其血玄黃,還有一關要過才能成功。“

“原以為我的成王之難是向家小兒,現在看來還是義海狂龍啊!“

哼,不就是稍微截了你一個財路嗎?又不是冇給你錢,說翻臉就翻臉,果然是狂龍一條!

段龍到底不是傻仔來著,很快就讓新記暗中做好準備,抽調出許多精銳打仔替換掉看場馬仔,場子裡刀槍棍棒,一應俱全,快槍都有幾把,打一場江湖大戰足夠了。

“元帥。”

“銅鑼灣,和義勝,和義忠、和義信,四麵兄弟都已經準備完畢。“

旺角。

江記大排檔。

大頭坤,許叔,生菜,大聲勇四人坐在對麵出聲稟報,李成豪獨自一人坐在一麵低頭喝完奶茶,拂拂手道:“一共有多少人馬?”

“銅鑼灣三百七十二人,和義勝兩百四十九人,和義忠一百八十人,和義信兩百七十人,總計:一千零七十一人,皆是擅長惡鬥的精銳打仔。“

“嗯。“

李成豪對人數很是滿意的點點頭,特彆是看三個字號的出兵數目,基本上將社團的精英都全數調出了。

好。

“我去找賓哥彙報。“

李成豪站起身,突然止住腳步,回首道:“新記有冇有動靜?”

“冇有。“

四人都是搖頭。

“新記忙著搶奪我們賭檔讓出來的客源,看起來完全冇有察覺。“

李成豪嘿嘿一笑:“被金錢迷花眼了,活該撲街,你們回去約束好兄弟,我先去跟賓哥彙報。”

“畢竟,社團的規矩,動兵之前必先要得龍頭將令。”

李成豪做事從來不會忘記規矩。

如果冇有規矩是一回事,

但有,

賓哥的規矩就是天!

是。

“元帥!”

大頭坤,許叔,生菜,大聲勇都是抱拳答應。

和義海的規矩已經是和義的規矩,不僅十二區堂口需要龍頭將令才能動兵,就連各個字號在義海狂龍的凶威之下都開始默契遵守紀律。

待潛移默化幾年,不知不覺就會奉義海規矩為主,隻要做事做的足夠凶悍,某些事情連開口都冇有必要。

現在,他們是被裹挾著去打新記,若是有半點不乖巧,那就是被和義內部處決。

“狂龍之名。“

“凶威赫赫。“

“十幾萬人的新記說斬就斬啊

許叔望著李元帥邁著步伐,去請將令,感慨萬千的歎氣道。

李成豪乘坐轎車很快來到義海大廈,找到正好在義海辦公的話事人,求見後進入辦公室裡,單膝跪地,拱手大聲呐喊:“大佬!“

“銅鑼灣堂口,勝義信三間字號,一千零七十一人兄弟都已準備完畢!“

“請舵主將令,兵發中環!“

張國賓剛剛閱讀完亞視的年終報告,坐在辦公椅上,猛的一抬頭:“阿豪!

“給老子站起身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