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80 1985年春

-

[]

掌數大爺耀哥找到張國賓說道:“坐館,下月二十就是春節,按照習俗將要舉行長紅大會,本次大會預計邀請三百多名同門參與,正式名單已經擬好,請坐館簽字。“

這時,已經是85年的一月,香江天氣依舊帶著寒意,經過一週的商業程式,兩間誠心食品廠正式轉交到新記手中,三千五百萬港幣打入和義海賬戶,繳納保證金後,剩餘一千萬港幣。

張國賓很大方的拿出五百萬份額,讓社團大底們都入了一點股,往後還將拿出五千萬的份額允許大底入股。

不過,那都是過幾個月碼頭開工建造時的事,那時社團現金流早已緩過氣來,允許大底入股完全是看兄弟情義。

警方也最終敲定貳戰行動第二階段目標為新記段龍!

張國賓打開名單審閱一番,每位賓客都按照身份,輩份羅列好板塊,閱覽起來非常方便,台北堂口,

北美堂口,緬北保衛營中大底,頭目也會回港參加長紅大會。

張國賓匆匆瀏覽一邊卻放下名單說道:“如今和義海已經是和義領袖,舉辦長紅大會怎麼能不邀請各小字號坐館,大底參加?“

“你去同和義各字號商量一下,各字號長紅大會組在一起辦,和義都是一家人,往後就拍一條長紅。

耀哥心頭一凜,鄭重其事的抱拳道:“是,舵主!“

各個字頭的年終酒席,長紅大會,對年末的香江餐飲業可是一大刺激,每間字號都會包酒樓請馬仔吃流水席,小字號也會在鄉下祠堂,圍村擺盆菜大宴,讓和義字號一起擺過年宴冇什麼必要,但一起拍條長紅卻可以增加和義各字號的凝聚力。

耀哥心中知曉坐館有大誌向,大氣度,既開口要拍“和義長紅”,那往後和義年年就隻能拍一條長紅!

“另外,讓會計事務所再覈對一遍堂口、叔父們的分紅,千萬不能出問題。這都是兄弟們年頭乾到年尾的盼頭,不要寒了上下同門的心,不然明年兄弟們可就冇衝勁了。“

現在義海集團獎懲有度,賞罰分明,倒也不用刻意去給兄弟們發紅包,公司該給多少,兄弟們心裡都有數,收入高分的還會多一些,再加上堂主,大底們一層層的“利是”,春節兄弟們保準都笑嗬嗬的。

“明白。”

耀哥爽快答應。

和記大廈。

一間會客室裡。

張國賓將一支雪茄遞給喪狗說道:“我把兩間食品廠轉手給新記。“

“你不會怪我吧?”

“嗬嗬嗬。”喪狗接過雪茄,坐在沙發上,幗瑟的說道:“賓哥講笑,兩間食品您都是最大股東,說要賣廠就賣廠唄。“

“我哪回生氣。

“我隻會開心啊!“

喪狗叫道。

“喔?”

張國賓麵帶微笑,翹起二郎腿坐下,詢問道:“說說看,你有什麼好開心的?“

“段龍真是個大凱子,收下食品隻不過給我們和義打工,他在香江辛辛苦苦的開工,派人去走私拉貨,實際上,什麼時候送貨,賣他多少貨,賺他多少錢,還不是全都由我們說的算?”

喪狗嗅著雪茄賤笑道:“我們掌控著上遊貨源,他一個打工仔又要擔風險,又要被我們削,真以為撿到寶了。”

和義結基本是和義海的下屬社團。

一個凍肉生意讓出來了。

讓的很乾脆。

當地的各類地下產業,卻是由他們自己運營,管理,不再關本港的事。

張國賓點點頭道:“對。“

“所以把肉食品的生意讓給新記,一點都不需要可惜,新記愛把貨往哪兒賣,就往哪兒賣,反正賣到不該賣的地方,記自然會教他做人。”

坑起新記張國賓半點都不留情。

“多出來的一千萬港幣,則按照股份給你了,往後,給新記供肉的生意,你分三成,和義福五成,公司兩成。”

“好好乾。“

“多謝舵主,多謝舵主。”喪狗連忙放下雪茄,站起身連連彎腰道謝,風險與收益總是成正比的,在國外出生入死,喪狗也該拿到屬於他的那份,最關鍵,他曾經為百裡伯張目的那一筆賬,算是在張舵主口中徹底揭過了。

至於段龍為什麼會接手兩間食品廠,喪狗心裡也有好奇,追問後,張國賓捏著雪茄,吐出口白霧,笑著道:“原因很複雜,第一點,段龍確實覺得食品廠有搞頭,希望通過食品廠來賺錢,第二點,段龍覺得我很缺錢,同我做生意有便宜占,所以,一口氣起吃下兩間廠子,第三點,段龍想緩和同我的關係,也許他在心裡,我跟他做生意是求他。”

“所以,他一口氣要吃我的廠子,斷我的財路,以為我要吃大虧,故意看我能不能吃這個虧,吃下去了。

“在他心底我就是低頭了。“

“往後兩家的關係就能好一些,哪個原因在他心裡更重要,嗬嗬,那我就不得而知了。”張國賓老神在在的吸上一口雪茄,譏笑道:“管他做什麼原因呢,出貨價先漲他一塊!”

“冇問題,舵主。”喪狗眼裡也泛起笑意。

而肉食品廠的生意,一時半會冇必要透給警察,一方麵是有個長期財源,還有一方麵是等於捏著一個定時炸彈。

隨時可以陰段龍一手。

新記同義海的恩怨,可不是區區一次合作可以解開,當然,隻要新記安分守己,張國賓並不打算輕易跟新記開戰。

畢竟,光陰與他作友,歲月以他為朋。

他可不是矮騾子,段龍自以為踩他一腳,往後必要段龍付出代價!

春節前。

蔡錦平與張國賓見麵。

“張先生。”

“警隊近期將在中環展開一次大規模的掃賭行動,主要是針對地下賭檔,電話投注,雀館等。”

在中環展開的行動,豪不誇張的說,完全就是針對新記的行動,不過,和義在中環也有一些字號,堂口。

春節時期,正是賭檔倡獗的日子,為了避免警隊內部有人說閒話,肯定是要連帶著銅鑼灣,和義勝等字號一起掃,但有行動總指揮的提前通知,和義自是可以早做安排,張國賓摸著咖啡杯,當即就笑道:“多謝蔡si通知,我一定提前讓兄弟們準備。“

“那就好。“

蔡錦平含笑道:“既然警隊定下目標。“

“那就該做出點成績。”

這場掃賭隻是序幕。

恐怕,明年新記的日子都不會好過,直到新記內亂一波,勢力大減,達到江湖和警隊都樂見的情況。

“聽海關那邊說,新記近期走私行動多了起來,好像是開辟了什麼新路線,派出得力乾將李育天負責,張先生有冇有收到風聲?“

張國賓沉吟著道:“我去收收風。“

新記五虎之下還有十傑,號稱新記五虎十傑,不過本世界十傑之名早被義海揚威,李育天等人就算自稱十傑都冇有人認,乾脆就被稱為十大頭目。

李育天作為打仔出身,自是從跟教頭一係,現在被提拔為新界堂主,負責兩間新界工廠外加食品走私線蔡錦平微笑道:“拜托了,張生。“

“冇問題。“

張國賓回到公司,叫來兄弟:“阿豪。“

“春節前一週讓兄弟們收收心,中環的賭檔,馬欄,電話投注全部歇業三天。“

李成豪麵色錯愕,但還是抱拳答命:“是,賓哥!“

雖然,春節正是幾樁生意可以大撈一筆的時候,但是相比於被警察掃場的損失,關門歇業三天算不了什麼大事,和義海又不是停業三天就會破產,就算關上三十天也無所謂。

李成豪卻嗅到不一樣的味道,張張嘴,詢問道:“賓哥,中環是不是要出事了?”

“嗯?”

張國賓眉頭一跳。

被看出來了?

為了掩人耳目,為了不讓段龍也察覺到風聲,他特意交代道:“你跟大頭坤,南區,西區幾個和義字號的龍頭都通一個氣,先不要對兄弟們走漏風聲,等到我下令的時候,你們再一起行動。”

李成豪雙目一驚,大為詫異:“賓哥,你剛剛同新記做完生意,怎麼一轉眼就要對新記動手了?”

“咦?“

張國賓眼神閃爍不定的望著大波豪,感覺大波豪腦子是越來越聰明,乾脆歎氣道:“江湖上,爾虞我詐,過命交情的兄弟之外,冇有真正的朋友,隻有永恒的利益,新記真能忘記我命人殺進山門的事嗎?“

“更彆提豬頭細,陳耀星的死,向言入獄,總之,人在江湖,絕不能對敵人手軟,該狠就要狠!“

大波豪深有領悟的點點頭,大喊著支援道:“大佬話的對!在江湖就要做個狠人!比彆人狠,混得才能比彆人好!”

“我先去跟阿坤,南區,西區的幾個字頭通氣,一定讓兄弟們準備好,到時大佬一聲令下就行!“

張國賓揮揮手道:“去吧。”

今年和義要集結二十四位坐館拍和義長紅的訊息,早就已經傳遍整個江湖,全江湖都覺得和義海是要展露一統和義的威風。

和義弟子們卻一個個津津樂道,八卦風傳,暗猜第一年的和義長紅能拍出多高的價格。

整個江湖都在矚目和義長紅大會,因為,這將會是全香江最大的長紅大會。

李成豪卻私下將大頭坤,生菜,許叔,大聲勇等幾名大佬叫進有骨氣開會。

這場會很重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