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和興茶樓。

九指華卑躬屈膝,阿諛奉承的討好道:“百裡伯,您是和記總盟的大掌櫃,和記兄弟能夠找大水喉借到錢發展,全都是您的功勞,勝義也在您手上越做越強,最近和旺遇到點困難,不知阿伯能不能放點款子給我。“

百裡伯身穿藍色長衫,坐在一席太師椅上,慢悠悠品著茶香,眼神瞟向他道:“喔?“

“和旺前段時間不是才找貴利強借一筆賬嗎?“

九指華唉聲歎氣:“阿伯,差人簡直是討債鬼來著,不交罰金不讓保釋。“

“貴利強那筆債給差人交完罰金就冇了。“

“這麼貴?”百裡伯眼神詫異,九指華拍著大腿:“皇家警察照貨品價值百分之十來罰,七百萬的貨就要罰七十萬,我把貨全銷出去都不一定能賺七十萬。“

“那你投資的盜版工廠全打水漂了啊”百裡伯恢複老神在在的態度,手指輕輕輪擊著桌麵,九指華又重重歎出口氣,滿臉衰樣:“唉…“

“這個月銀行貸款都要還不起了。“

百裡伯望著他道:“你借錢就是為還貸款?“

九指華點點頭:“先把貸款還了吧。“

彙豐放下來給社團字號的貸款,確實可以破產清算,但是和旺名下有地產,有酒樓,到時地產,酒樓被拿去抵債,底下的兄弟,大底會先舉刀把他這個坐館砍死!

九指華可不想死在馬仔的手上。

百裡伯眼神盯著他看,斟酌著道:“那你想要多少?”

“四百萬。“九指華舉起右手,伸出全部手指,打出手勢:“一年期,先息後本,點樣?“

先息後本就是前十一個月隻還利息,最後一個月還上所有本金加利息,是所有借貸裡利息最好,風險最大的一種選擇,看來九指華借四百萬港幣不僅是要還銀行貸款,還準備再想辦法提點錢。

不得不說,九指華帶領社團做大做強的心一直未變,是一個負責任的好坐館,也就運氣差了些些。

百裡伯沉吟不語,思量片刻才點下頭答應道:“可以,江湖規矩,九出十三歸,下午去我的財務公司拿。”

“謝謝阿伯,謝謝阿伯。”九指華連忙放下茶盞,站起身連連彎腰道謝,低三下四到了極限。

百裡伯冇有去仔細詢問九指華打算繼續做乜野生意,又同九指華談了兩句,便讓夥計送九指華離開。

下午,九指華拎著皮包走出的勝義財務公司,第一事就是去彙豐銀行還上貸款,接著再乘車回到荃灣搞事業。

茶樓裡,姚啟文來到百裡伯麵前,出聲說道:“阿公,九指華那個衰佬,衰神傍身,借錢給他容易血本無歸啊。“

百裡伯渾不在意的沏著茶:“還不上錢,就拿命還咯。“

真到和旺破產的那一天,有效財產肯定先被銀行清算,高利貸能夠拿到個屁。

“九指華的命值幾個錢?”姚啟文撇撇嘴,滿臉不屑。

百裡伯卻道:“九指華的命是不值錢,和旺六百多個爛仔湊在一起,倒是值一點點銀兩,勝義在和記內部總歸要養幾個鐵桿,待到要用命的時纔有人上場。“

“嗯…”姚啟文認同的沉吟道。

彙豐銀行。

九指華把包放在櫃檯上,遞出一份貸款合同:“我來還錢了。”

“嘿嘿嘿。”

耀哥派人把一麵錦旗送往總署,公關科對錦旗欣然笑納,放在辦公室合照留影,再轉交到記掛在牆頭。

亞洲星唱片贈。

這幾個字,好似也冇那麼紮眼,要比義海集團強。

耀哥把訊息帶回公司,坐在辦公室裡,坐館聽完卻麵帶笑意,出聲講道:“一麵錦旗怎麼夠表心意呢?”

耀哥琢磨著道:“又快要到給警隊捐錢的日子了。“

張國賓麵帶笑意:”一年給警隊捐贈一次建設基金,今年警察幫了這麼大的忙,和義海應該多捐一點聊表心意。“

“這個冇問題。”耀哥點下頭。

這都是和義海的慣例操作。

光明正大的用正行集團名義來捐錢,並非是私下通氣,勾連警察,以和義海如今的體量而言警隊,江湖都無話可說,著紅鞋?這叫回報社會,為市民謀福利,為兄弟謀發展。

但耀哥還是有所顧忌的道:“賓哥,給警隊的錢不宜過多,否則體現在社團賬目上容易被人嚼舌根,

若是賓哥要捐超過兩百萬的數目,我就讓底下的人做做賬。“

“不需要啦。”張國賓甩甩手:“我去外麵收點數回來。”

“夷?”

耀哥表情驚訝:“誰欠你的錢啊?“

張國賓含笑道:“欠我銀紙的人可多了。“

等到耀哥離開辦公室後,張國賓拿出大哥大,撥通tv邵老闆的電話:“喂?“

“邵先生。“

“我是張國賓。“

邵毅夫接到張國賓的電話比較意外,坐在辦公室裡,拿著電話說道:“張先生,溫我有什麼事嗎?”

現在,亞視,夢工廠的合作都有黎大偉和相應的行政人員去談,張國賓已經很少會親自去聯絡邵毅夫,邵毅夫感覺驚訝很正常,張國賓卻笑容和煦的說道:“邵先生,最近華星唱片銷量不少吧?“

“我有點內幕訊息要透給你。“

邵毅夫被切中心思,調整一下坐姿,出聲道:“好啊,張先生,晚上有空一起吃飯嗎?“

“冇問題的啦。“

“半島酒店包廂見咯。”張國賓抽著雪茄。

“ok!

邵毅夫掛斷電話,立即派人預訂包廂,安排晚宴。

晚上。

張國賓來到半島酒店,邵毅夫,鄒懷文,雷覺坤三位演藝圈大老闆都已坐在茶室飲茶,見到張國賓在幾位保鏢護送下進入包廂,當即在茶桌前站起身,笑著招呼道:“張先生。

“張先生。”

張國賓很是熱情的朝邵毅夫握手,笑道:“六叔,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邵毅夫握著手。

鄒懷文滿臉恭敬。

張國賓卻朝他點點頭。

“三位老闆既然都已經到了,那就先上桌有再聊吧,今天的事關乎各位老闆發展,尤其重要啊!”張國賓抬手指向餐桌,邵毅夫,鄒懷文,雷覺坤都是身穿西裝,抬起袖口:“請!”

“請!“

四位香江影視圈話語權最大,產業最大,投資最多的老闆坐上酒桌。

幾杯紅酒飲入腹中,飯菜用了三分,張國賓才舉著酒杯說道:“想必六叔同鄒先生,雷老闆都有聽聞警方掃除盜版的行動,三位老闆最近多賺不少吧?“

“唉,其實這個行動是我花費重金攛掇警隊的一次行動,光是前期消費就給警隊捐了五百萬港幣。”

邵毅夫麵色驚詫:“是這樣嗎?“

“怎麼冇聽報紙說過?“

張國賓抬起手壓壓:“低調。“

“低調。”

“說警隊拿錢辦事未免太過張揚,警隊自然是要保密的,可是街道上盜版仔成百上千,抓完一批有冒一批起來,不拿點好處警隊怎麼有乾勁去捉人?”

雷覺坤若有所思:“原來裡麵有這種隱情,難怪警隊突然開始抓盜版,我就說盜版仔們在街道賣了十幾年,之前警察一直裝瞎子,怎麼突然開始動手了。

“說到底,還是錢啊。“

邵毅夫將信將疑的問道:“張先生,你走哪條門路,怎麼連警隊都能…“

鄒懷文用筷子夾起一瓣魚肉,忽然感歎道:“張先生的手段向來驚人,天下就冇有張先生走不通的門路!“

邵毅夫扭頭望向他,鄒懷文搖搖腦袋,低頭吃飯,不再交談,雷覺坤完全相信張先生的言辭,等待著張先生的下一席話。

張國賓飲下一口紅酒,手掌把玻璃杯放低桌麵,憂心忡忡的說道:“可是這種行動不能靠一時之力,

否則過段時間盜版仔又跟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我同警隊的人協商過,往後每年給警隊捐一筆錢,警察就會幫我們打擊盜版。“

“幾位想必在這段時間也體會到打盜版的好處,能否幫我分擔一些些經濟壓力,今年你們的捐款還冇到位呢。”

邵毅夫扯扯嘴角,心裡暗罵:“tmd,這是收保護費啊!“

雷覺坤卻連忙站起身,舉起酒杯邀酒,俯身說道:“張先生,請您放心,麗聲院線的捐款一定會按期到賬。”

“雷先生,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警隊那邊的捐款其實不多,每年也就兩百萬港幣。“

“叮噹。”

二人碰杯。

張國賓飲下紅酒,麵帶笑意。

鄒懷文立即放下湯匙,拿起酒杯,敬酒道:“張先生,嘉禾也不會讓你難做的,不知打盜版之餘能不能再打打黃牛?“

“那些黃牛在戲院門口賣黃牛票,很影響影院口碑。“

張國賓沉吟道:“這個我再問問,說不定要加錢。“

邵毅夫覺得兩百萬港幣也不多,起碼打了盜版,收益遠遠不止兩百萬。

他乾脆也站起身,敬酒道:“張先生,邵氏這一份一定不會少。“

“謝謝三位老闆。”張國賓舉起杯子,彎腰感謝。

三個人加起來就是六百萬港幣,嗯,足夠在警隊那邊搏一個大麵子了。

撐一撐蔡sir的績效。

邵氏、嘉禾、麗聲院線在打擊盜版的事件中也收穫不小,畢竟,打擊盜版是對全行業有利的事情,讓他們出的錢怎麼了?

張先生要去警隊那邊搏點臉麵,憑什麼要花錢?一毛不拔纔是老闆本色,不摳一筆就算品德高尚了。

事實證明,張先生是位品德高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