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27 共識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老晉回到香江的頭一件事,就是帶著洋大班來向坐館彙報。

“賓哥,寶馬,奔馳的代理權已經標到手了。”

張國賓把桌麵一杯熱茶推到晉立民麵前,接過一份檔案開始瀏覽,滿意地點點頭道:“兩座金山已經到手,剩下兩個繼續標,有機會就彆放過。“

晉立民穿著灰色西裝,打著領帶,捧起熱茶喝了一口,模樣風塵仆仆,神情卻很激動:“下個月,內地城市的展廳,車行就會開工,三個月內完工,第一批車會三個月抵達香江港,津門港,連成港幾個碼頭,第一批打算蓋十三間車行,其中奔馳七間,寶馬六間。”

“好!”

“若需要錢再跟公司張口。”張國賓輕輕額首。

做車行目光不能侷限在沿海地區,南北通吃,吃整個內地市場,十三間車行蓋在目前內地主要城市,往後一年年滾雪球就行。

這個內地代理圈起碼能滾到合資廠開工,到時再去內地合資工廠拿代理圈,和義海有先前佈局的那麼門店做網絡,合資廠絕對不會拒絕。

這條財路算是打通了晉立民考慮到堂口賬目的情況,乾脆答應道:“好。

其實,晉立民標下兩個品牌已經有些吃力,要繼續標剩下兩個牌子,肯定需要社團支援。

其他堂口有興趣分一杯羹的話,自可以在社團大會上提出來,出錢支援大興集團擴張,等於進行一輪內部融資。

拿上全部堂口資金去賭各品牌汽車代理不現實,各堂口大底都會考慮到資金風險,還有投標能否成功的問題。

兩名洋大班退出辦公室,晉立民搓搓手,笑道:“賓哥,聽說左手惹事了?“

“冇有啊?”張國賓靠著沙發椅,手指輕敲桌麵,好似很驚訝般問道:“替社團做一點點事怎麼叫惹事?“

“左手成長了不少,將來也能為公司出力了,到時我有生意交給他管。“

“嗬嗬。”

晉立民憨笑:“左手該謝謝你。“

”一家就彆談謝不謝。”張國賓揮揮手,坦然道:“和福最近為了水車生意跟屯門堂口一直在鬥。”

“我打算解決掉和福。“

晉立民點點頭:“我在國外也接到過電話,瞭解一些情況,現在我回國可以替公司把和福的打垮!“

“不用你帶人動手。”張國賓慢條斯理的拉開抽屜,取出一盒雪茄,分出一支給晉立民:“我原本打算把國內代理權拿出來作禮,帶著和福一起開車行提水,現在和福這麼不上道,我就打算讓和福連屎都冇得吃!“

“賓哥。”

“你想點辦?“晉立民接過雪茄,試探道。

“把和福那塊蛋糕拿出來給彆人吃。”張國賓啪嗒蓋上雪茄盒:“提錢總要出點力。”

晉立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張國賓的決策一直都是和和氣氣,一起提水。

有機會發財就帶上人一起咯。

偶爾有些項目,一口氣吃不下,還可以用和記的渠道貸款。

總之,就是不打架,一起發大財,久而久之,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多,支援義海的字號越來越多和記總盟不攻自破。

警方也抓不到手尾。

這就是跳出擂台!

但他發現和記大小字號現在是擴張勢態,頗有些要做大做強,艱苦奮鬥的感覺,以前觀塘的夕陽社團都敢跳起來同義海爭生意,無非就是仗著有和記總盟撐腰。

這些人都是畏威不威德的。

必須殺雞儆猴!

接下來才能好談!

怎麼抹掉一個字號,

則要講究方式。

觀塘。

五福記,茶餐廳。

和福一群大小頭目,十三號人坐在桌邊,眾人穿著t恤衫,打扮隨意,手裡拿著杯飲料。

草鞋榮單膝盤在椅子上,一拍餐桌,大聲喝道:“坐館!“

“老晉回屯門不到三天。

“水蛇就被人當街放了十幾槍,槍槍都打在胸口,整個人胸口都被人打爆了,

做白事的人說逢都冇得逢,連做法事法師都說要超度,多收兩百塊錢!“草鞋榮豎起三根手指,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和福的紅棍被人打死。“

“和記總盟是不是該出手開戰了?“

施畢先坐在一張餐桌旁,喝著涼茶說道:“水蛇被打死的事情江湖都傳開了。

“水蛇跟左手大大小小打了六七次。“

“水蛇也有占到便宜的時候…“

施畢先目光一掃四周麵孔,咳咳兩聲,繼續道:“和記冇有掃我們觀塘的場子,冇有派人來曬馬。“

“總盟的人很難派人來幫手。

“這就不是互保,而是主動跟和義海宣戰了。”施畢先低聲道:“到時警方找上門來,一大群人都落不了好。”

波仔田挑著牙簽,盯著施畢先道:“丟!“

“等和記派人來掃場子,觀塘那七八百個爛仔守得住嗎?”

“義海一個大底一個大底的殺。“

波仔田拿出牙齒裡的竹簽,指向眾人道:“和福有多少人夠他殺呀?”

“嘭!”

施畢先突然一拍桌麵。

“水車生意的好處各位都拿到了。“

“現在和義海殺我們和福的紅棍,和福自然要打回去,到時做掉一個義海大底,和義海肯定發兵,和記總盟就會撐我們,和義海若是不敢開戰我們就贏了!

“不過馬上又有一批貨要到港口,不把貨先銷出去就開打,到時貨邊個去賣?”

“你,你,你,還是你?”施畢先點了幾個人名。

幾人低下頭去。

巴士強道:“坐館!

“現在是和義海要打我們,不是我們要同和義海開戰,和義海兵強馬壯,幾時開戰由我們說的算嗎?“

還是有認清形勢的。

施畢先卻笑道:“放心。

“太子賓絕不想開戰!”

“這是我們大佬間的共識。“

巴士強挑挑眉頭。

沉默下去。

江湖上,不敢有多少兵馬,若是冇有開戰的勇氣,那麼就是被人拿捏的軟腳蝦,觀和義海近年來的動作卻是跟坐館說的一模一樣,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和義海不想再打大仗,出大風頭。

這就會變成其他社團的底氣。

兵馬,要敢打仗,能打勝仗!

會議散去。

和福內部達成一致意見,決定先把要到港的貨銷完,再去找老晉把場子找回來。

找場子既是為泄憤,

報複,

爭一口氣,

實際上,

也為爭水車的銷路。

和福一班頭目們都嚐到水車的好處,絕不肯定放棄交易中心的分銷市場,原以為一點小生意,不會觸動義海的核心利益,自不會招來和義海的打擊,未想到,和福做的太過火,交易中心直接清退和福的車,導致兩家社團開戰。

事到如此。

和福也隻能賭一把。

西區。

一座高檔公寓。

“阿公。”

“上午和福坐館來找過你?“

一名大底踏入房間。

百裡伯笑道:“來過。”

合忠雙花紅棍姚啟文皺起眉頭:“和福是打不過義海的。

“試一試。“

“看看義海敢不敢打。”

百裡伯語氣平淡。

“不敢打最好。

“打了也好。”

他說道。

和福紅棍波仔田回到屋內,忽然發現家裡鐵門開著,內心深起慌張,快步跑過走廊來到家門口。

隻見,老婆正在廚房內做飯,鐵鏟炒鍋聲伴隨著菜香味飄出。

客廳,孩子正在跟一個大人玩甩。

大人身穿黑色西裝,彎腰著表情和善,用一輛賽車玩具逗弄著小孩。

小孩玩的非常開心。

幾名保鏢站在房間四周,戴著墨鏡,腰間鼓鼓,身子板正的盯著他。

“誒?”

“田先生。”

“你回來啦?”

張國賓放下手中的玩具車,站起身摸摸小孩的頭,把玩具車交給小孩。

波仔田臉色瞬間倉白,張開嘴道:“張先生。”

“江湖事同老婆孩子無關。

張國賓探手在西裝內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順勢整整西裝衣領,邁步朝他走去,

遞出名片笑道:“田先生在說什麼?“

“我是義海集團總裁張國賓,想要邀請您帶著團隊參與一個項目。”

波仔田接過名片:“什麼項目?”

“去內地投資代理車行。

張國賓笑的很開心:“義海集團剛剛標到兩個大品牌在內地的代理權。“

“奔馳,寶馬。”

“我記得田先生開的就是寶馬?“

波仔田皺緊眉頭。

“田先生如果有所懷疑的話,我這裡有一份內地汽車市場的調研報告和數據分析,您可以仔細翻看一下。”

“啪!”張國賓打出一個響指。

一名保鏢遞上檔案。

波仔田遲疑接過。

張國賓笑道:“現在田先生的公司也有涉及汽車銷售。“

“我看中的就是田先生的工作經驗!“

”張先生。”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波仔田拿著檔案,冇有打開看,隻是盯著張國賓。

張國賓笑道:“田先生隻要知道。”

“這項生意絕對賺錢就ok!”

“天下哪有送上門的財路。“波仔田冷笑一聲。

“老公。”

“吃飯啦。”一名長相不錯的婦女過來。

張國賓笑道:“田先生考慮考慮,我就不打擾田先生用餐了,走!“

他頭也不回的帶人離開。

波仔田拿著檔案,扭頭朝老婆罵道:“你找死啊!“

“放太子賓進門!“

老婆嘟喃道:“張先生是大明星來著“

“我好喜歡張先生的戲。

“對了,你點會認識張先生,能幫我要個簽名嗎?”

波仔田氣得腦袋發脹,丟掉檔案夾,抱起小孩上桌,罵道:“靠!下回他冇拿槍頂著你的頭,你就彆放他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