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一週後。

張國賓向寶禾電影公司推薦關佳慧拍攝《五福星》係列第三部《夏日福星》。

寶禾公司本身在遴選新戲角色,資方大老闆開口,洪晶寶在電話裡欣然應允,近乎冇有進行思考。

張國賓在影壇內的影響力,靠著人情友誼,日漸達到獨樹一幟的境界。

這與帳下的人馬,刀槍無關,純純是個人魅力。

關佳慧得到參演千萬票房钜作的機會,同樣是一個名利雙收的結果,《五福星》第一部《奇謀妙計五福星》,第二部《福星高照》票房都在一乾萬以上,與新藝城的《最佳拍檔》係列為目前香江最紅火的兩檔喜劇,新藝城背後站著嘉禾,寶禾背後現在則是張先生控股操作總之,各有收穫,求仁得仁。

李成豪卻在三天前就協理好證件,驅車進入內地考察市場,同行的隻有六名刑堂兄弟,兩位千年集團行政總裁,一正一副,負責市場調研,寫報告。

六名兄弟拿著職業保鏢的證件,負責保護集團二路元帥安全,其餘人馬冇有派進入內地。

二路元帥權力大幅度下降,李成豪對此不太開心。

一行人剛入深城,內地方麵立即就有招商辦人員上門,對義海集團的副總裁登門拜訪。其中一人隨行前往滇西瑞麗,一路陪同李副總裁一行人到自治市進行洽談。

千年集團行政總裁,由新聘請的洋大班組成,總裁中文名“李強”,曾經長期在美國珠寶公司工作,

五年前來到香江創辦珠寶設計公司,現被收購公司入職集團。

李成豪進入深城時感觸不大,出身新界的屋村仔見慣郊區,但來到滇西地區卻立即深刻感受到當地人的貧困,許多人冒著生死危機穿越在緬中交界做生意,但卻僅能靠著一些邊角料賺取微薄利潤,真正的大料都在公盤上要重金投標,現實世界裡玩法不存在“賭石”,商業操作都會儘量避免“賭性”,

礦區老闆多得是手段評估玉料價值。

現實世界裡貧窮的原因很多時候並非懶惰,愚昧,可能就是因為貧窮,因窮而窮!

李成豪徘徊於瑞麗街頭的攤位,按照大佬的要求進行調研,身邊常常有政府人員陪同,但依舊感覺當地阻力很大。

晚上。

李副總裁跟當地招商人員在市區飯店一通亂侃,回到酒店房間裡,掏出大哥大撥出打電話:“嘟

嘟…嘟“

張國賓正在場子裡泡腳,靠著按摩椅,接起電話道:“阿豪是吧?“

“賓哥!”

李副總裁喊道。

張國賓吸著雪茄笑道:“猜都猜得到是你!

“有什麼訊息嗎?”

李成豪眨眼間進入內地已經一週,一週時間足夠摸清當地門路,得到有參考價值的訊息。

李成豪望著窗外狹小街道,出聲道:“最新訊息就是當地辦事人不希望我們投資玉石城,更希望我們投資蓋一家大酒店!“

這個世界上冇有會拒絕金錢。

可是對於金錢的用法卻各抒己見。

張國賓當即會意,破口大罵道:“撲街!“

這擺明是要搞形象工程嘛!

同樣是賣地把地拿來蓋交易中心,跟蓋大酒店是兩種概念,前者能盤活經濟,後者隻能博個麵子。

當地又交通不便,冇什麼旅遊業,說不定過幾年就荒廢了。

但這也不能全怪那邊的辦事人,恐怕有深層次原因影響。

李成豪道:“賓哥彆生氣,這邊的人還是很熱情的,洋大班已經做好交易中心的選址,就在市郊一個山頭旁,距離邊境跟市區都很近,交通方麵,麵積夠大,關鍵是當地已經有一些自發的交易區。“

“這些交易區主要是由攤位連成一片,分佈在街道附近,但冇有店鋪,不夠規範。“

交易中心並非是一棟樓的問題,蓋起交易中心就要蓋貨倉,要組建物流團隊。

瑞麗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玉石交易文化悠遠,蓋起交易中心能夠直接盤活整個市的民生經濟。

張國賓早知道當地有自發貿易地,對此並不意外,問道:“這些交易區的情況呢?“

“這些交易區需要上交攤位管理費,衛生費,服務費,雜七雜八一共五六種費用。“

“嗯?”

”當地收的?”張國賓出聲問道。

李成豪笑道:“屁呀!“

“是一家清潔公司收的!“

李成豪得意洋洋:“我觀他們的把戲好熟悉,擺明就是社團嘛裝模作樣,冇意思。“

張國賓嘴角揚起弧線:“我就說內地是有玉石交易稅的,怎麼還會對攤販收這些費用。“

“看來最重要的矛盾找到了。“

“其它次要矛盾呢?”前往內地邊境做交易中心其實是複雜的大投資,必會遭遇一重重難關,可張國賓有足夠實力促成投資,成功關鍵就在於找準每一步的對手。

複雜的問題一步步拆解,就會變成一個個簡單的問題,事情亦會變得簡單起來。

李成豪思索道:“剩下就是當地市民生活比較艱苦,玉石走私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些辦事員害怕我們港資剝削市民,看我們跟妖魔鬼怪似的!

“總歸有支援我們的。”張國賓道。

“那倒也是。”

“那就多走走關係。”張國賓語氣沉重。

他覺得爭取地方辦事人支援首要一點就是爭取當地民眾支援,玉石交易中心可以是一項商業投資,也可以成為一個扶貧項目。

若是能夠作出保證拿出一筆錢立項扶貧,當地辦事人就冇理由拒絕了。

80年代講究先富帶動後富不假,可卓越的眼光何必拘泥時代,盤活當地經濟造就許許多多的“小康”,當中必然就會出現“先富”,二者間並不衝突,終將與義海集團的交易中心形成互補優勢。

靠幾個大老闆養玉石城是不現實的。

李成豪又問道:“賓哥,那當地社團怎麼解決?“

“派點人進來吧是!

張國賓享受著按腳服務,乾脆閉上眼睛:“你是香江著名集團的副總裁,作為回國投資的港商有政府特殊保護,碰見當地社團就報警解決啊!“

“這種事需要我教你嗎!

“撲街!“

他可是在李成豪回去前就反覆交代過,未想到李成豪賊心不死,還想著從香江調撥人馬。

李成豪聽到大佬教育,屈服的道:“我知道了。”

“那賓哥。“

“好多商販店鋪裡都藏著傢夥…

“能不能調幾十把槍過來保護我,我現在很害怕被人乾掉啊!”李成豪端著電話,脫掉西裝外套,一米八六的大塊頭說著鬼話。

“這就是你的調研報告嗎?“

“害怕就去派出所呆著!“

“撲街!“

張國賓當即掛斷電話。

“嘟…

李成豪喃喃自語道:“內地邊境果然跟你說的一樣可怕,大圈幫的狼人多,這裡的狼人更多,我就在內地啊!”

第二天,上午。

張國賓在辦公室裡跟兩名進內地的洋大班通完話,更細節的瞭解完商業麵訊息,最終決定投資一百五十萬港幣在瑞麗創辦一所玉石雕刻技校,請香江的玉石雕刻師父前去上課,以技術扶貧的方式搞定地方辦事人,解決當地目前的困境,將來當地人可以在本地開店做工,優秀的人可以來香江總部就業。

瑞麗作為一個玉石貿易史很長的地區,改開後不可能長期貧困,該扶就扶一把,雙贏的結果對大家都好。

義海考察團在對當地辦事班作出投資技術學校的承諾後,班子裡接受投資的聲音就開始占據上風。

雖然少民自治區班子裡多為少民出身的辦事人,但是考察團調研下發現滇西地區民族矛盾並不尖銳,

各民族相處的很友善,可能有傣族民眾人口過半具有壓製性優勢,邊界地區需要國防實力保護,及一係列曆史原因,但總歸是件好事。

年以後,前來瑞麗做玉石生意的漢人,將反超傣族民眾,終歸是有錢賺的地方就有人。

三天後。

李成豪已經收到辦事班子批準修建玉石城的風聲,具體決議將會在下週一的招商會上公佈。

技術學校則將在兩年內建成。

基本與玉石城同步進行。

晚上。

李成豪剛剛在街頭吃完一碗麪,打算啟程回到飯店休息,一輛工地皮卡車卻停在路邊,一個司機推開門,後鬥十幾個人就先跳下車,蹙擁著司機來到李成豪麵前:“李老闆,我們大哥想請你去吃頓飯。

六位藏龍安保的兄弟,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當即守在二路元帥身前,李成豪上下打量著麵前穿著民族服飾的傢夥,鎮定的頷首道:“你們大佬是邊個?

他知道本地社團的人遲早會找上門。

管他正行偏門,是生意都想上來咬一口,很正常啦。

岩剛回頭看向一個兄弟。

“香江佬在說什麼?”

兄弟狐疑著道:“他說我們騙他。“

“我岩剛在瑞麗的山山水水裡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請你吃飯怎麼會騙你?”岩剛伸出手接過小弟遞來的一把鳥銃,舉著鳥銃示威道:“李老闆!“

“你總認識這個吧?”

李成豪略顯驚訝的縮頭道:“這種容易走火的東西彆用啦,下次來香江找我們進點貨,我給你打個九折啦!

“二哥!“

“這傢夥害怕了!”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