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04 鄉紳集團

-

[]

新界,陸氏祠堂。

二進院的四方建築,白牆青瓦,飛簷翹角,正堂天井中立著一口瓦缸,堂內一張八仙桌四角坐著張國賓,霍光泰,包鈺剛,陸存久四人,陸存久身著灰色西裝,兩鬢斑白,容光煥發,幾個年輕人在後廚忙碌。

霍光泰說道:“陸先生是新界士紳的魁首,受到新界一百多萬市民支援,這次華資對怡和的拆分戰若冇有陸先生髮聲,你我華資陣營怕是要失利而歸。“

港府吹風要停止發展九龍西的公共屋村,擺明就是要支援當前地價,幕後隱喻就是抗擊華資對怡和置地的拆分。

雖然,港府提出暫停公屋計劃必定會受到九龍市民不滿,但是港府隻為資本服務,吹風作為一種方式可以適當的時候收回,起到托住地價的作用便可,然而陸存久為首的新界鄉紳正式表態,直接以新界大片未開發的地幅為資格,摧毀股市對當前地價的希望,新界鄉紳背後戰的自然是另一股力量,香江政商界都心中有數。

張國賓恭敬的站起身,雙手端杯,敬酒道:“多謝陸先生仗義執言,這杯我代表義海集團表示感謝。“

陸存久冇有拖大,連忙起身道:“張先生客氣,和義海紮根九龍,但卻是新界走出的字號,實不相瞞,我當年同柴哥也是好兄弟。“

“陸先生,飲勝。”

“飲勝。”陸存久含笑把一杯酒飲下。

其實,香江是座發展很割裂的城市,中環九龍經濟發達,資本充滿活力,如同歐美的大型城市,新界南,新界北卻是屋村遍地,道路破舊,爛仔橫行,鄉族勢力龐大,形同中華的南方族係。

首先,香江是座港口城市,其次是座移民城市,兩種城市基因在不同轄區體現的淋漓儘致,新界地區市民多是由內地逃難遷徙,舉家舉族進行搬遷,一村一莊進行繁衍,互相聯姻通親,團結自保,史上新界曾對英軍的入侵進行過多次抗爭,全都是有組織有規矩的大型暴亂。

最近一次六七暴動距今不過15年,由最初的罷工、示威,發展至後來的暗殺、炸彈和槍戰、事件結果為51人死亡,超800人受傷,總計有七千多新界鄉民投身參與,本次暴亂為新界全部男丁殺出一個

“丁權”!

六七暴動上一次的雙十暴動死傷則更加慘烈,可以說,英軍想要進新界開發土地,首先要問過新界的鄉紳,港府警察不一定會為港府賣命,新界的兄弟姊妹卻一定會為老豆,爺爺,叔父們賣命,因為他們是一家人!

新界是香江最大的反骨仔,卻是祖國最有力的支援者,因為大部分新界市民都是內地移民。

港英政府為安撫新界鄉紳,還特意設立“新界太平紳士”頭銜,頒予新界具有實權的親族首腦。

陸存久顯然是內地的支援者,其發聲就是一種力量,市場交鋒進入到一定高度,便成為政策麵的博弈,金錢,槍炮變得次要,輿論,新聞變成主戰場。

陸存久飲酒下肚,溫言笑道:“這次新界鄉民全體願意支援你們,坦白的講,還是因為祖國承諾將來對新界的開發,能夠為新界鄉民創造利益。”

包鈺剛輕笑著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為親族創造利益為榮非恥,陸先生一向是站在我們華人的立場,就值得華人的尊敬。““

論跡不論心,論心無完人。

陸存久是一個利益集團的代表,自然是要為利益服務,否則地下的鄉民就會另選賢人。

“我與泰哥,剛哥已經商量好,拆分完怡和置地之後,三家公司會在未來十年內一起開發新界,同時可以支援新界鄉民開建丁屋,為有丁權無錢的鄉民提供借貸服務,利息同銀行相當。“

新界存在很多具有丁權,卻無錢修建丁屋的鄉民。

光是這個條件就能解決一大批底層鄉民的困境。

雙方可謂是一拍即合。

陸存久神采奕奕,麵露喜色。

張國賓、霍光泰、包鈺剛三人卻隻是提供一個渠道,又不是無償捐獻,就算有爛債出現也是合理範圍,完全是雙贏。

前世,張國賓對大名鼎鼎的新界鄉紳集團早有耳聞,許多電影都曾隱射過鄉紳集團,重生以來更是或多或少都聽過一些傳聞,這些鄉紳集團黑白通吃,隻為集團利益服務,當中無疑有不少愛國者,但更多是為私利進行活動,屯門堂口的晉立民其實就是鄉紳子弟出身,陸氏更是在新界繞不過去的一個姓氏,得罪陸氏英軍進不了新界,港警出不了新界。

陸氏子弟陸興強理著寸頭,身穿白衫,外麵裹著一件廚兜,端著一盤白斬雞走進祠堂,笑嗬嗬的招呼道:“霍先生,包先生,張先生,阿公,嚐嚐這盤白斬雞。“

“好啊。”

“霍生,你們先試試。”陸存久拿起筷子,招呼道,四人開始用餐,一頓飯吃下來,張國賓感慨道:

“什麼九龍城寨抗拒執法,打鬼佬,說的威風赫赫,香江威還是這群土霸王威,跟新界鄉紳一比那群蟑螂屁都不算。“

晚上。

半島酒店。

張國賓,包鈺剛,霍光泰三人離開新界,進入半島酒店一間包房當中,霍光泰躺在沙發上:“根據內幕訊息,怡和集團已經打算對怡和置地進行重組,我會派人去談收購事項,怡和的地二位要怎麼分?

“泰哥,剛哥。“

“兩位先選。“

張國賓輕輕搖晃著紅酒杯,一身西裝立在廳中。

霍光泰點頭道:“中環加列山道三幅地塊歸我。”

“勿地臣街的地塊歸我。”包鈺剛道。

加列山道是中環太平山的核心地段,價值位居全港前列,勿地臣街則位於銅鑼灣繁華地段,將來時代廣場就該在此處。

張國賓頷首道:“那怡和街的地塊歸我吧。“

怡和街是港英政府為紀念怡和洋行,以怡和集團之名命名的街道,位於銅鑼灣區繁華地段,兩位大亨擺明不想出那個風頭,把出風頭的事交給年輕人……

“那怡和大廈呢?“

霍光泰問道。

包鈺剛麵露微笑。

張國賓明白二人的意思,搖搖頭,笑道:“將來香江冇有怡和大廈,隻有義海大廈了。“

“哈哈哈。“

霍光泰朗聲大笑。

怡和大廈可是一座高達52層的摩天大樓,亦是全港第一座摩天大樓,70年代一度為全港最高建築物,後來被胡老闆的和合大廈所取代,占地麵積53,000呎,為中環填海區地王,當年怡和置地出價二十一億五乾八百萬港元投得,打破當時香江地價紀錄,由怡和集團旗下的金門建築所打造,但隨著

84年地價血崩,現在出價十億都無人敢買。

既然資本戰場勝局已定,何不抄底抄個痛快?

待到怡和大廈改換招牌的那一天,整個香江都要為之轟動。

張國賓不怕出名,就怕名氣不夠大!

怡和置地剩下的地幅則要歸於胡映廂等華資老闆,這場勝利並非是張國賓一個人的勝利,瓜分怡和的饕餮盛宴當中洋溢著喜悅,半個月後,怡和置地重組的訊息震驚全港,同時怡和正式出讓旗下地塊,

物業,大廈。

香江商報白紙黑墨寫著《這是一場華資對英資的入侵》。

張國賓望見報道卻皺皺眉頭。

“賓哥。”

辦公桌對麵。

李成豪站在叼著煙道:“外麵都的兄弟都傳你發大財,成為大地主了,點還有點不開心?“

“嗬嗬。”

張國賓輕笑道:“算什麼發財,我隻是替兄弟們討點血債回來,我是討債,不是入侵。“

李成豪目光瞥向商報,立即會意:“賓哥,要不要我去教教他們怎樣寫新聞?“

“算了。“

“你回油麻地練拳吧。”張國賓輕笑。

“知道了,賓哥。”

李成豪摸摸腦袋,麵帶不爽,離開辦公室報紙小編寫新聞稿永遠是浮誇,博眼球,為了賣銷量嘛,不寒顫,愛怎麼寫怎麼寫,人還是有評論自由的,彆指名道姓點到他就行,幸好小編腦子不傻,否則真要被豪哥教教寫稿。

大圈彪坐在椅子上,望著報紙,嘖嘖稱奇:“彆個混社團都混到跟霍大亨,包船王一起宰英國佬,我們還在想著怎麼打打殺殺,低級!太低級了!“

“彪哥,打打殺殺也不錯啊?”潮州鄒道:“我們可是拿下新記在北區的三條街,一個月多賺兩百萬,兄弟們好開心!“

“所以才說低級,將來大圈幫賺錢也要按億算。”大圈彪穿著白衫,拿起旁邊的電話,撥出一串號碼:“嘀嘀嘀。”

“搭!”

“嘟”一陣等待音響起,對麵很快回以一個和煦的聲音:“彪哥,好久不見,溫我乜事啊?”

“張生,恭喜恭喜啊。”大圈彪站起身,喜氣洋洋的道:“恭喜張先生髮大財,有件事情想跟張先生談談。”

“喔?”

張國賓躺在辦公室裡,麵露詫異,很感興趣的問道:“彪哥竟然要找我談生意?“

“好好好。“

“我最喜歡跟人談生意了。“

小潔穿著黑絲,脫掉高跟鞋。

正跪在沙發側麵替大老闆捏腿。

(=)-